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灵粮 >

祷告与争战

时间:2015-01-09 09:4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所有的祷告应当都是属灵的,不属灵的祷告,并不是祷告,也没有祷告的效果。如果今日地上所有的祷告都是属灵的祷告,就今日信徒的属灵成功,也不知要有多少!属肉体的祷告是何等的多呢

属灵人(中册)  卷四 灵
 
第四章 祷告与争战
 
属灵的祷告
 
所有的祷告应当都是属灵的,不属灵的祷告,并不是祷告,也没有祷告的效果。如果今日地上所有的祷告都是属灵的祷告,就今日信徒的属灵成功,也不知要有多少!属肉体的祷告是何等的多呢?祷告里的“己意,”叫祷告没有属灵的用处。现今信徒好像是以为祷告是成功他们意思的助手;他们如果多有一点知识,就应当知道祷告不过是人向神道出神的旨意是怎样而已。肉体是应当钉死的,不论这肉体是在什么地方;就是祷告里的肉体也是不许存在的。神的工作里并无人意夹杂在里面的可能;就是存心美好,工作甚为益人,神总不愿意人来发起什么,叫他去跟从。信徒除了作神所指示的之外,他并没有权柄去指示神作什么。信徒除了跟从神的引导之外,他并没有能力贡献什么给神的工作。出乎己意的事工,无论如何祷告,神是不作工的,并且叫这样的祷告,成为属肉体的祷告。
 
当信徒真进入属灵的境界时,他就看见他自己是怎样的虚空,没有什么是能给人生命的,也没有什么是会攻击撒但的,他就天然的以神为他的根源。祷告就变为不可少的。真实的祷告,就是表明请求者的虚空,和听闻者的富足。如果肉体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使之变成“真空,”祷告就果有何用,也有何意?
 
属灵的祷告,没有别的,就是这祷告不是从肉体出来的:不是信徒自己所思想的,也不是信徒自己所喜好的,也不是信徒自己所定规的,乃是照着神的旨意而求。属灵的祷告,就是在灵中的祷告,意思就是他的祷告是在直觉里明白了神的旨意而后求的。“在灵里多方祈求祷告,”(弗六18,直译,)乃是圣经的命令。我们如果不是在灵里祷告,我们就是在肉体里祷告。我们不应当一到神前,就开口要求。我们应当先求神要我们明白什么,怎样祷告,然后再祈求。我们从前已经很用工夫去祈求我们所要的,我们现今为什么不祈求神所要的呢?这里完全没有肉体立足的地位。不是你所要的,乃是神所要的。不是真属灵的人,就不会有真属灵的祷告。
 
所有属灵的祷告,都是出乎神的。神叫我们知道,我们所当祷告的,就是叫我们看见了需要,而在直觉中觉得为这个需要负担。直觉的负担,就是我们祷告的呼召。但是,在许多的时候,我们因为漫不经心的缘故,以致直觉中有许多微小的感觉被我们忽略过了。我们不会祷告过于我们直觉中的负担。灵没有发起或感应的祷告,都是出自信徒自己的,属乎肉体的。
 
所以,信徒如果要他的祷告在灵界里发生效力,要他的祷告不属乎肉体,他就应当承认自己的软弱,不知如何祷告才好,(罗八26,)而求圣灵指教;然后就照着圣灵所指教的而求。如果神应当赐给我们话语以传道,神就也应当赐给我们话语以祷告。后者的需要,和前者是一样的。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软弱无能,才能够倚靠圣灵在我们灵中运行,发出他的祷告。倚靠肉体的工作如何是虚空的,倚靠肉体的祷告,也照样是无用的。
 
但是,我们不只要用灵祷告,也要用“心思祷告。”(林前十四15。)祷告的时候,必须有灵和心思同工方可。信徒是在灵中得着他所应当祷告的,在心思里明白他所得着的。灵得祷告的负担,心思将之一句一句祷告出来,灵和心思这样工作之后,信徒的祷告,才算完全。在许多的时候,许多的祷告,不过只是心思的思想,并没有灵的默示,所以,信徒自己就成为祷告的发源地。真实的祷告,必定是发源于神的宝座,在信徒的灵中觉得,在信徒的心思里晓得,藉着圣灵的能力而祷告出来。人的灵和祷告是不可分开的。
 
不过信徒若要在灵里祷告,他就应当先学习在灵里行走。一人断不能整天都是随从肉体而行,当他祷告时就能在灵里祷告。祷告时的情形,断不能和生活的情形差得太远。多人灵性的情形表明他们没有资格来在灵中祷告。人祷告的性质,是随他生活的光景而规定的。属肉体的人怎能有属灵的祷告呢!然而属灵的人,却不一定都有属灵的祷告,因为他若不儆醒,就要陷入肉体里。但属灵人若常在灵中祷告,祷告就要保守我们的灵和心思与神有合拍的音调。祷告是操练灵;灵是受操练而强壮的。如果祷告被忽略,灵就痿痹了。没有什么能够代替祷告,就是工作也不能。不少的人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以致没有多时来祷告,鬼就不能被赶出去。祷告是叫我们在里面先胜过仇敌,然后,再在外面对付他。凡在膝头与仇敌争战的,都要看见当他起来与他们面面相争时,他们已经失败了。属灵的人就是在这样的操练中逐渐刚强。
 
信徒如果常在圣灵中祷告,他灵的功能就要大大发展,叫他在属灵的事上有了极锐利的感觉,叫一切灵性上的昏昧,都能铲除。
 
属灵信徒现今的需要是学习察看他自己灵的知觉,知道仇敌如何攻击,知道神如何启示,然后藉着祷告将所知道的一一发表出来。信徒当迅速明白他灵中所有的转动,以致能立即在祷告中成功神所要他成功的。祷告是一个工作,因为神儿女们的经历,已经证明祷告所成功的,是比任何的工作都大。祷告也是一个争战,因为它也是与仇敌争战中的一个军械。(弗六18。)但是,惟有在灵中的祷告,才是有效力的。
 
对于进攻仇敌,以及抵挡他一切的诡计,灵中的祷告,乃是最有效力的。祷告会破坏,也会建设;破坏一切从罪与撒但来的,建设一切属乎神的。这样看来,祷告乃是属灵工作和争战中最要紧的一部分。属灵工作的成功,和争战的得胜,都是以祷告为转移。如果信徒在祷告上失败了,他就什么都是失败的。
 
属灵的争战
 
普通的说,当信徒未经历过在圣灵里的浸之先,他像以利沙的仆人一般,对于灵界的实在,是很迷糊的。(王下六15~17。)虽然可以得着经训,可以得着指示,然而除了心思上的明白之外,并无灵中的启示。乃是当信徒经历过在圣灵里的浸之后,他灵的直觉才变成非常敏锐;在他的灵中,好像另有一个属灵的世界开放在他的面前。信徒经历过在圣灵里的浸的时候,就是他与神超凡能力接触的时候,也就是他与一有位格的神接触的时候。
 
灵战就是在这个时候,才有实在的起始。因为(一)就是此时,黑暗的权势,要装作光明的天使,假冒圣灵的位格和工作。(二)就是此时,灵的直觉,才实在明白灵界的存在,才知道撒但和邪灵的实在。使徒们乃是在各各他之后,才蒙主讲解圣经;在五旬节之后,才看得灵界存在的实在。灵浸是灵战的起点。
 
当信徒经历过在圣灵里的浸,与有人位的神相接触,灵被释放,得自由,感觉到灵界里人物的实在之后,如果他有了知识,(我们应当记得:属灵人有知识,然而他的知识,也并非在一刻之中,就都得着的,有的乃是经过多少的试验,才明白的,)他就要在这个时候,与撒但交战;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知道属灵仇敌的实在,而与之交战。(弗六12。)这样的争战,并不是用血气的兵器的。(林后十3~4。)争战既是属灵的,兵器也就是属灵的。所以这样的争战,乃是人的灵与仇敌的灵的争战,这是灵与灵的争战。
 
信徒若未达到属灵的地步,就不能明白,也不能实行这灵中的争战,乃是当圣灵加增他灵的力量时,他才知道如何运用他的灵与仇敌“摔跤。”惟有当信徒属灵时,才看出撒但和他国度的实在,才知道如何以灵抵挡他而进攻他。
 
这样争战的缘故很多。仇敌的攻击和拦阻,可算作最大的原因。撒但对于属灵的信徒,常施其攻击的手段,有时攻击情感,有时攻击身体,对于信徒的工作,以及环境,就多有拦阻的事。灵战还有一个缘故,就是为着神而战。撒但在世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工作,在空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计谋,他的工作和计谋,都是为着反对神的。我们为着神,向撒但用灵力争战,用祷告的话来破坏他的计谋和工作,虽然在有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所打算的是什么,他所正作的是什么,我们也是向之作战,因为他无论如何总是我们的仇敌。
 
信徒除了上述的缘故,而与撒但争战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脱离撒但的欺骗,和拯救撒但所欺骗的人。(看卷八第三章,卷九第四章。)信徒的受欺,是因为信徒虽然在经历在圣灵里受浸时,得着灵敏锐的直觉了,但是,这并不足以保守他脱离仇敌的诡计。有了属灵的知觉,还应当有属灵的知识,如果他不明白灵的引导,而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就要作仇敌的囚虏。信徒最容易犯的毛病-在这时候-就是不随从灵中的引导,而反去随从那些反理性的感觉,或是经历,以为这乃是属乎神的。当信徒在圣灵中受浸之后,他就进入超然的境地。信徒若非明白自己的软弱,以为自己是不能与超然比较的,他就要受欺。
 
信徒的灵,是会受两方面的影响的:(一)圣灵;(二)邪灵。如果信徒以为他的灵,只能受圣灵的支配,而不至被邪灵所影响,就是大错而特错。信徒应当知道,除了从神来的灵之外,尚有一个“世上之灵”(林前二12)在。这就是以弗所六章十二节的属灵仇敌。信徒若非关闭自己的灵以拒绝,邪灵就能藉着欺骗、濛混、和假冒而盘据信徒的灵。
 
当信徒完全属灵的时候,他就会受超然世界的影响。此时最要紧的,就是他应当明白“属灵”和“超凡”的分别。混乱此二者,已经叫多少的信徒受了邪灵的欺骗。属灵的经历,就是信徒从信徒灵中所发出来的经历。超凡的经历,就不一定都是从人灵出来的。有的是在于身体的觉官里,有的是在于魂的境界里。信徒断不可以超凡的经历,作为属灵的经历。信徒应当查考他的经历,是从外面觉官进去的,还是从里面灵发出来的。从外面进去的,虽然是超凡,但并非属灵。
 
信徒切不可毫无疑问的接受一切超凡的。因为超凡的事,除了神之外,还有撒但会作。无论这经历的感觉如何,外表如何,“宣言”如何,信徒总须考究其来源。约壹四章一节的教训,是必须遵行的。因为仇敌假装的工夫,多是出乎信徒意料之外的。如果信徒肯谦卑,以为自己有受欺的可能,他就要少受欺。因为有仇敌这样的假冒,所以灵战就不可免。在属灵的争战中,信徒若不用他的灵,出外争战,仇敌就要进来,压制信徒的灵力。属灵的争战,就是信徒的灵,和仇敌的邪灵争战。如果信徒是已经受欺的,他的争战,就是为着自由。如果信徒已经得着自由得胜了,他的争战,就是为着拯救别人,和预防仇敌攻击自己和别人,并取讨伐的态度,反对撒但一切的计划和工作。
 
这样的争战,乃是灵的争战-需要灵的能力的争战。信徒必须明白如何用灵与仇敌“摔跤,”因为如果没有灵的同工,他就不知道仇敌如何攻击他,并神要他如何争战。他如果随着灵而行,他就要学习如何在灵中不止息的祷告工作,以反对仇敌。信徒的灵,经过一次争战之后,就强壮过一次。他如果明白灵的律法,就要真见他所胜过的,不只罪恶而已,并且连撒但也都胜过了。
 
刚强有能力乃是灵战中最紧要的部分,这个我们可从使徒在教训灵战那一段的圣经中看出来。他说,“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靠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弗六10。)再后他才说到灵战的问题。(11~18。)然而,应当在那里有能力有刚强呢?他已经在三章十六节里说过了:“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这乃是绝对的需要。里面的人就是人的中心,人的灵。灵如果软弱了,就无论什么都是软弱的。灵一软弱,就生出惧怕的心,这个叫信徒在邪恶的日子不能站立。信徒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强壮的灵。黑暗的权势所攻击的,就是人的灵。信徒如果不明白他争战的性质,他就不能在灵中抵挡那些执政的、掌权的。
 
多少的信徒当一切的事情都是顺利时,他的灵就非常轻快。当一有争战时,他的灵就被扰乱,生了恐惧、忧愁,而沉下来。但是,他尚不明白,他为什么失败了。信徒必须明白撒但在争战时的目的,才能得胜。他就是要叫信徒失去升天的地位,叫他的灵下沉,好让他上腾。地位是争战中的最要部分。信徒的灵一下沉,他的升天地位就立刻失去了。所以信徒必须保守他的灵刚强,不容让仇敌。
 
当信徒明白神怎样为他预备圣灵来加力给他的灵,他就学习知道与仇敌争胜的必需。就是藉着进攻的祷告、和摔跤,他的灵要逐渐刚强。在肉体上摔跤的人,如何在摔跤时肌肉要发展;照样,当信徒与仇敌争战时,他的灵力也要加增。邪灵的攻击要叫信徒的灵下沉;叫魂因之而受苦楚。如果信徒知道仇敌的计谋,在一切事上,不肯退让,而抵挡他,我们情感的魂就要受保护。灵中的抵挡,叫仇敌当取守势,而不能进攻。
 
抵挡是灵战中的最要工作。守的最好法子,就是攻。抵挡,在灵战中的抵挡,不只是要用意志的,并且是要用灵力的。抵挡的意思就是挣脱压制的能力。你若这样的从灵中“杀出一条路来,”仇敌就要溃散。如果你不抵挡仇敌,而让他攻击你;或者他已经攻击你,而你不抵挡他,你的灵就受压制而下沉,若非好几日,你很不容易恢复你灵的超脱。不抵挡的灵,常是受压制的灵。
 
我们的抵挡必须根据于神的话。这是圣灵的剑。当信徒接受神的话时,神的话在他身上就变为“灵和生命。”这样,他才能用它作为抵挡的兵器。属天的人知道如何有功效的运用神的话以攻破仇敌一切的谎言。这一种的争战现今在灵界里正在进行着,虽然肉体的眼睛并看不见,然而凡在灵中追求进前的,都觉得,也都证实。因受仇敌欺骗,而被仇敌捆绑的人,必须得着释放方可。除了罪和自义之外,信徒的被捆绑,多是因着超凡的经历。信徒只因其奇异,和感觉上快乐的缘故,便贸然受之。岂知这样超凡的经历,不过是使信徒骄傲,自以为是,而在生命的圣洁和公义上,并无所助,在工作上,也没有永久切实的效力。邪灵的欺骗一成功,它就得着一个地位在信徒里面,此后他就要逐渐前进,到了最末了,就随着肉体而行。
 
但是自己被捆绑的人,不能释放别人。乃是当信徒自己完全在经历上脱离黑暗的权势时,他才能打胜仗,拯救别人。现今信徒已经逐渐明白个人经历在圣灵里受浸的紧要,但是,危险就是在此。恐怕被邪灵所凭附的人,也要随经历过在圣灵里受浸的人,一天多过一天。现在的需要就是有一班得胜的信徒,知道如何争战,如何拯救人脱离仇敌的欺骗。如果神的教会,没有知道随从灵而行,和以灵与仇敌争战的人,她就要失败了!愿神兴起他所要用的人。
 
灵战中所当提防的
 
在信徒的生命中,每一层都有那一层的危险。新生命是不间断的向一切与它反对的争战。最初属体的时候,就是与罪恶争战;再后,属魂的时候,就是与天然的生命争战;最终,属灵的时候,就是与超然的仇敌争战。乃是当信徒属灵的时候,灵界的邪灵才会向他的灵进攻。所以才称为属灵的争战。因为是彼此用灵争战的。这样的危险,未属灵的信徒是没有的-起码少有的,少有。信徒千万不要以为如果我真达到属灵的境界了,就什么都好了,再没有争战了。须知基督徒一生都是疆场的生活,未到主面前时总没有放下军械的可能。属肉体时,有属肉体的争战和危险;属灵时,却也有属灵的争战和危险。在旷野时是和亚玛力人争战的,但是进入迦南后,就要和迦南七族的人争战。所以,前此没有撒但和他的邪灵向信徒的灵攻击,但是,当信徒属灵之后,这个都要来了。
 
因有仇敌如此的注意我们的灵,属灵的信徒就当保守他自己的灵在正当的情形里,时常使用自己的灵。一切身体上的感觉,都应当小心取缔。身体上感觉到超凡的事物,和过度感觉到天然的事物,都应当小心分别。思想要完全平静,不许其纷乱。身体的感觉也当完全平静,不许其兴起。反对一切叫灵失去安静的。运用意志反对推辞一切的虚假,全心只要随从灵而行。不然,就当我们随从魂而行时,我们在灵战上已经失了阵地了。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是灵战中所不可不全心注意的,就是保守灵不要被动。
 
我们说过,我们所有的引导,都是从灵中得来的,我们必须在灵里等候圣灵的引导。这自然是完全真实的,但是,我们应当谨慎,不然我们就要错误。在我们的灵等候圣灵感动,和我们全人等候圣灵引导的时候,我们的危险就是让我们的灵和人陷入被动的状态中。没有什么比被动的状态,更会叫撒但作工。在一方面,我们不应当用自己的力量来作什么,都当顺服圣灵;在另一方面,我们要谨慎,不要让我们的灵,或者全人的那一部分变成机械,陷入于被动的状态。我们的灵应当活泼的管理全人,并主动的与圣灵同工。
 
灵一有被动的状态,圣灵就没有法子使用灵,因为圣灵工作在人生命里的条件,和撒但的是完全两样。圣灵需要人完全活泼的,与他同工。他要人主动的与他同工。他并不抹煞信徒的人格。撒但需要人完全停顿,等他代作。他要人被动的接受他的工作。他要人变成他的机械。对于属灵的道理,我们必须预防极端和误会。在顺服主上自然是不怕极端的。在拒绝肉体的工作上,自然是去恶务尽,不防极端的。但是,最小心的,就是因误会而生的极端。我们已经很着重的说过,一切属乎人,和出自人的是何等的虚空,我们只当寻求神自己的工作。除了圣灵藉着我们的灵所作的工外,没有一件是有属灵价值的。所以我们应当在灵里等候神的启示。这完全是真理。信徒如果肯完全如此,乃是再好没有的;但是,在此却有因误会而生的极端的危险。许多的信徒如果误会的话,就要以为这样看来,我自己也不应当转动,心思应当变作“空白,”让圣灵代替我想;情感也不应当有所喜好,让圣灵将喜好放在我心里;主意也不应当决断,让圣灵代替我决断,无论何事都是既来之,则安之。同时,我也不应当活泼的,用灵与圣灵同工,就是被动的等候圣灵来感动。有了感动就是从圣灵来的了。
 
这些是完全的错误。神要除灭我们肉体的行为是不错的,但是,神并非要除灭我们这个人。神并不取消我们的个格。神并不是要我们变作死的机械,神要我们与他同工。神并不是要我们没有思想、喜好和意思,神是要我们思想、喜好、主张他所要我们思想、喜好、主张的。圣灵并不代替我们思想、喜好、主张;我们自己还得思想、喜好、主张,不过当合乎神的旨意而已。(等到将来我们还要详细讲论这些。)如果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完全陷入被动的地位,自己不动,要外来的力量来代替它动,灵就同时也难免陷入被动的状态。信徒自己不会使用灵,反而盼望外来的力量来“动”他的灵,这样一来,撒但就大得利益了。
 
圣灵和邪灵的工作有一个根本的不同。圣灵是感动人,叫人自己去作,他不取消人的个格;邪灵要人完全不动,它来代替人作,要灵成功为机械。因此,灵的被动,(就是全人都陷在被动的状态里,)就给邪灵以工作的机会。不特如此,并且圣灵因为没有得着信徒的同工,便不能作工。这样就叫邪灵专政了。信徒如果没有属灵,他就没有与邪灵接触的危险。但是,他已经属灵了,所以,邪灵就会来攻击他的灵。属肉体的信徒,并没有这灵被动、灵假冒的危险,属灵的才有。
 
因为信徒这样的误会了除灭肉体的意思,而叫自己的灵陷在被动的地位,就叫邪灵有了假冒圣灵的机会。信徒不察,以为有了感动,就必定是从圣灵来的,贸然受之;他们忘记了除了圣灵之外,还有邪灵会影响他的灵。因此,就为撒但留了地位,叫他得以逐渐进前,败坏信徒的道德、脑力、健康,使信徒受不可言宣的苦。
 
这就是许多信徒在经历过“在圣灵里受浸”时,所遇见的。因为信徒不知道他一有这经历,就与灵界(无论鬼神)发生了深切的关系,无论圣灵或邪灵,都有影响他的可能。当他要经历在圣灵里的浸时,他就以为他一得着超然的经历,就算经历过在圣灵里受浸了。不错,灵浸固是灵浸,我们当问:到底是浸在什么灵的里面?因为在圣灵里的浸,和在邪灵里的浸,都是“灵浸”呀。许多的信徒经历过在圣灵里的浸时,并不知道圣灵是需要他的灵与他同工,也不取消他的个格的,他依然是自由意志的,他却陷入被动的地位,自己失了主意,完全让外来的能力焚烧他,拘挛他,摔倒他。这样就受了在邪灵里的浸。
 
有的信徒他所经历过的浸,的确是在圣灵里的浸,但是,在受浸之后,却无分别灵和魂的能力,以致就受了欺骗。他在这个时候,以为他已经有了特别的经历,现在是圣灵掌管他的一切了。所以,自己就不作主,什么事都是取被动的态度。他的灵完全陷入被动的状态。因此撒但就将许多特别快乐的感觉给他;许多的异象、奇梦、和别的超凡的经历也都来了。信徒不知这是因为他灵的被动,才招来这么多的经历,反以为这是圣灵赐给他的。如果他知道了分别什么是属乎感觉的,什么是属乎灵的,或者什么是超凡的,什么是属灵的,就虽有了这些经历,他也可以加以分别。但是,他既一误于灵的被动,又再误于灵无鉴别力,就叫他深受仇敌的欺骗。
 
信徒的灵一被动,他的良心就天然的也随之而被动了。信徒的良心一被动,他就要以为他现在要直接受圣灵的引导,或是藉着什么声音,或是藉着什么圣经节。他以为圣灵并不再藉着他良心,藉着直觉所发表的是非判断而引导他;现在他乃是得了最高引导的法子,只要听圣灵亲自对他说话,或者以什么圣经节告诉他。他这样不用他的良心,让他的良心陷入被动的状态,就叫自己在生活上受了仇敌的欺骗。结果,没有别的,就是顺服撒但行事而已。因为他自己不用良心,圣灵按着他自己工作的定规,也不代替人使用良心。只有撒但趁着机会,将超凡的声音等来代替信徒良心和直觉的引导。
 
良心被动受邪灵的引导,叫有的信徒就降低他道德的程度,并不以不道德的事为不道德,反以为他自己是按着一个更高尚的原则而生活。有的信徒就在他的生活和工作上滞留不进了。他们并不用他们的直觉来察知圣灵的意思,也不用良心来分别是非,不过变成一个机械,随着外来超然的声音而行为。他们以为他们乃是听神的声音。这么一来,他们就不顾自己的理性、良心、和别人劝勉的话语;他们就变成世上最拘泥的人,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这是因为他们以为他们所随着而行的,比任何信徒都高。使徒说,“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提前四2,)和他们很相似,所以他们再没有良心的感觉了。
 
因此,在我们属灵争战的生活中,我们应当保守我们的灵常在活动的情形中,完全顺服圣灵,但并不是被动的顺服。不然,就难免受撒但的欺骗。并且我们的灵若非活动,时常向外而出,就有时我们的灵虽然未受仇敌的攻击,但是我们的灵必定陷入于闭塞的地位,撒但要封锁我们的灵叫它没有出路,叫我们不能作工,不能事奉主,不能争战,好像受了什么压制一般。灵必须活动,必须向外而去,必须时常抵挡撒但,不然,就要招到邪灵多方的攻击。
 
在属灵争战中,有一个最要紧的原则,就是时常不断的向撒但进攻。我们如果要保守我们不受攻击,我们就应当攻击。惟有攻击邪灵,是使邪灵不攻击我们的法子,信徒既经进入属灵的境界,他若非天天在灵里持着反对仇敌的态度,并且用灵中的祷告时常向撒但进攻,求神破坏撒但藉邪灵所作的一切工作,他就要看见自己的灵从天上坠落了,变为很软弱,没有什么力气,不久,好像也没有什么知觉了,再过,就好像连这灵现在是在什么地方都见不得了。这就是因信徒的灵陷入被动的状态,不向外而攻,以致仇敌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来攻击他的灵,使之闭塞,受了包围。信徒如果逐日都是让他的灵“外出,”常是抵挡仇敌,他就要看见自己的灵都是活动的,并且是一天强壮过一天。
 
信徒必须除去一切对属灵生活的误会。当信徒未达到属灵境界时,他常以为他如果也能像他的弟兄一般,成功为一个属灵的信徒,他是何等的快乐呢?他的意思以为属灵的生命是快乐无上的。他以为完全快乐,终日欢喜的生命,就是所谓的属灵生活了。岂知事实适得其反。属灵的生命,并没有什么可以叫人自己喜乐的。属灵的生活,就是天天争战的生活。你如果将属灵的争战从属灵的生活里分别出来,你就要看见那一种生活并不是属灵的了。属灵的生活,乃是受苦的生活,充满了儆醒、劳碌、疲倦、患难、心痛、争战的生活。这是一个完全为神国度而活的生命,并不顾自己的快乐。当信徒属肉体的时候,因为他是向自己活着-为自己的“灵性上”快乐而活-的,所以,在神手里是没有实在属灵的用处的;乃是当他向他自己的罪和生命取了死了的态度以后,神才能用之。
 
属灵的生活,是神看作有属灵用处的生活,因为属灵的生活,是为神攻击神仇敌的生活。我们应当为神发起热心,时常向仇敌作战,不要让最有用的灵成为被动。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属灵的工作 下一篇:直觉交通和良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蹧蹋自己与实用主义

“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太二六10)“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可十四8)换一句话说,马利亚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你和我需要一个估价,把我们的一切都花在基督身上。...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