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灵粮 >

良心

时间:2015-01-13 15: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们的灵除直觉和交通之外,还有一个大用处,就是指教我们的错误,责备我们,叫我们在亏缺神荣耀的时候不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良心。神的圣洁如何定罪邪恶,欢喜良善,信徒的良心,也

属灵人(中册)卷五 灵的分析
 
第三章 良心
 
我们的灵除直觉和交通之外,还有一个大用处,就是指教我们的错误,责备我们,叫我们在亏缺神荣耀的时候不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良心。神的圣洁如何定罪邪恶,欢喜良善,信徒的良心,也照样斥责污秽,追慕善良;信徒的良心,就是神圣洁发表的地方。如果我们要随着灵而行,我们就不能不注意良心所对我们说的,因为无论我们达到什么程度,总不会没有错误,或有不会倾向错误的时候。良心的功用,不只是在我们事错以后,才来责备我们,叫我们悔改;如此,就良心的用处并不完全。就是当我们还未动静之先,正在考虑我们的道路时,我们如果想到圣灵所不喜欢的方面时,良心立即会同直觉题起抗议,叫我们立即觉得不安。信徒如果肯多听良心藉着直觉所发的声音,信徒就必定不会失败像今日的样子。
 
良心与救恩
 
当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我们的灵是完全死的,因此,良心也是死的,并不会照着常度而工作。然而,这不是说良心是完全没有工作的。罪人的良心,依然是有工作的,不过是沉沉睡着而已。就是当它醒悟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定罪人,并无力以引人到神的面前。因为人的良心虽然向神是死了,然而神却喜欢良心仍在人的心中作些微的工的缘故,所以,在人的死灵中,好像是良心比别的还会工作一点。直觉和交通的死,好像比良心更厉害。这自然是有缘故的。亚当因食分别善恶果,他的直觉和交通完全死了,这是对神说的;然而他却加增了他分别善恶(良心)的能力。所以,到了如今,罪人对神的直觉和与神的交通,已经全死无遗了,而人的良心,却依然有一丝的活动。然而,这并非说,人的良心是活的,因为照着圣经,“活”的意思,就是有了神的生命;没有神生命的,都是死的。所以,罪人的良心没有神的生命,照着圣经说,乃是死的,不过照着人的感觉说,尚会活动而已。这良心的活动,就是叫直觉死了的罪人,加倍觉得苦痛而已。
 
因为良心尚会如此活动,当圣灵开始作拯救工夫的时候,头一步就是来感动这死睡的良心。他用西乃山的雷电,来震动、来照耀这黑暗的良心,叫它知道它已经犯了神的律法,不能供给神公义的要求,这样,它乃是已经受定罪的,应当沉沦的。良心如果肯承认自己的过犯,和不信的罪恶,它就要自怨自艾,向神求恩。当日上殿祷告的税吏,就是得了圣灵如此的工作。这就是主耶稣所说,圣灵头一步的工夫,就是要叫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的话。良心此时如果拒绝,就罪人永没有得救的可能。
 
圣灵将神律法的光照在罪人的良心里,叫他知罪,圣灵也将福音的光,赐给人的良心,叫他得救。当罪人知罪之后,也听见神恩惠的福音之后,他如果肯接受,神也赐给他信心接受;他就要看见主耶稣的宝血,要答应他良心所有的控告。有罪,不错,但是,主耶稣的血已经流了,罪所应受的刑罚已经都受了,还有什么可控告的呢?主耶稣的血,已经赎了信徒一生所有的罪,所以良心就再不必控告信徒了。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十2。)耶稣的宝血,就是洒在我们良心里,(来九14,)叫我们能够坦然无惧的,站立在神的面前。得救的证实,就是因为良心的声音,已经被宝血所压服了。如果没有相信宝血的心,就良心依然再控告我们在未重生时,是何等的罪大恶极。
 
这样看来,无论是律法威严的光也好,或者福音慈爱的光也好,都是照在良心里面的。这样,就我们传道的时候,岂非要注意人的良心么?如果我们的目的,只在叫人心思明白,叫人情感受刺激,或者叫人意志立志,而我们的信息,并没有达到人的良心,就明白了、刺激了、立志了,却无良心的切实知罪,圣灵就没有法子作更深的工夫,叫他因着宝血得重生。在我们的教训中,我们必须将宝血和良心平均的注重。多少的人注重良心,而少说宝血,以致人尽力悔改、作好,盼望藉着这些来挽回神的怒气。有的注重宝血,而不说良心,以致人在心思上是明白了,受刺激了,也立志了;然而,他的“信心”没有根,因为良心尚未受着神圣灵的感动,所以,此二者必须有平均的传扬。看见良心有亏欠的人,就要接受宝血的意义。
 
良心和交通
 
在这里我们也看见良心和人与神在直觉上的交通(或礼拜),是有如何关系的。“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么?”(来九14。)在这里,我们看见得最清楚,就是人要与神交通,“事奉神,”他的良心,应当先被宝血洗净才可以。信徒的良心,既因靠着主的血得着洁净,他就得着重生,因为照着圣经看来,血的洗净,和灵的重生是在同时发生的。所以,这里就是告诉我们,良心必须因血得洗净,好叫信徒能接受一个新生命,叫他的直觉复活过来,而事奉神。这里告诉我们,灵在直觉上的事奉神之所以是可能的,乃是因为良心先得着血的洗净。良心和直觉的关系,是不能分开的。
 
希伯来十章二十二节说,“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这“来到神面前,”不是像旧约的人用身体,因为我们的至圣所,(19,)乃是在天上;也不是用我们的思想和感觉,因为这些属魂的部分,是不会与神交通的。这“来到神的面前,”惟有重生的灵才会。信徒乃是藉着他复活的直觉,而敬拜神;这是我们从前所说过的。所以,这节的圣经,以为:直觉与神交通,乃是以良心亏欠的洒去为根基。这是因为如果良心尚是自觉有亏,就不能在直觉上与神交通。良心一有亏欠,信徒立即自讼不已,与良心紧紧相合的直觉就立时受了影响,不敢也不能来到神的面前。并且当信徒与神交通时,“诚心和充足的信心”乃是不可缺少的。良心一有亏欠,就来到神的面前,不过是勉强的,而非诚心的,自然也不会满心相信神是为着他的,没有什么反对他的了;这样的自讼和疑心,就压制了直觉,叫它不能与神有自由的交通。信徒必须没有丝毫的良心控告,知道他的罪已经都被主的血所赎了,所以现在没有什么是反对他的了。(罗八33~34。)良心丝毫的亏欠都足以压制、阻挡、停止直觉的交通工作。因为信徒一有罪的感觉,就灵所有的能力,都是注意在排除这罪,没有力量向外而出,向天而去了。
 
信徒的良心
 
信徒的灵得着重生之后,他的良心就复活过来了。主耶稣的宝血洗净了良心,叫良心清洁,有了最锐利的感觉,能够照着圣灵的旨意而作工。圣灵在人里面所作成圣、更新的工夫,和良心所作的工夫,是彼此相关、互相联合的。信徒如果要他充满圣灵,要成圣,要生命合乎神的旨意,完全随着灵而行,他就不能不注意良心的声音。我们如果不是将良心所当得的地位给它,我们就必定陷入随着肉体而行的地位。忠心对付良心,乃是成圣的头一步工夫。随从良心而行,乃是真实属灵的标记。如果属肉体的信徒没有让良心作切实的工夫,他就没有法子进入属灵的境界。就是人和自己都以之为属灵了,他的属灵也是没有根基的。罪和一切不合乎神旨意,并不合圣徒体统的,如果没有照着良心的声音而取缔,就属灵的基础没有砌好,上头无论建造了多少的属灵理想,总是倾倒的。
 
良心的工夫,就是向我们作见证,到底我们对人对神是否得当,我们所作的、所想的,所说的,到底是否合乎神的旨意,没有悖逆基督。当基督徒生活进步时,就良心所作的见证,和圣灵所作的见证,几乎都是一样的。因为当良心完全受圣灵管治时,良心的锐利日甚一日,以致与圣灵所发的声音更为合拍;并且圣灵也就是藉着良心向信徒说话。使徒说,“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罗九1)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们的良心说我们错了,就无论如何我们必定是错的。如果良心已经定我们罪,我们必须立即悔改,我们断不能用什么来掩饰、来贿赂。因为“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神比我们的心大,”(约壹三20,)岂不更责备我们么?良心的斥责,就是对我们说,我们有了错误,我们良心所定罪的,神也必定定罪。断没有神的圣洁还没有我们良心的程度那么高的事。所以,良心若对我们说,我们错了,我们就必定真是错了。
 
我们既然错了,我们应当怎么作呢?事如果未行,就应当停止;事若已行,就应当悔改、认罪、求宝血洗净。最可惜的,就是今日信徒并不如此行。良心一有斥责,他就打算来贿赂良心,和良心讲和,免得它再发出责备的声音,在这样的光景中,信徒常有两种办法。一就是和良心说理由,用理由来解释自己行动的原因。他的意思是以为如果理讲得通的事,就必定是合乎神旨意的,良心就也可以安静了,岂知良心像直觉一般,是不讲理由的;它乃是藉着直觉知道神的旨意,凡不真是神旨意的,它都要定罪。它只代表神的旨意说话,它不管理由如何。因为信徒所当随着而行的,并非理由,并非什么讲得有理的事,都可以去作;乃是直觉中所启示的神旨。信徒什么时候一违背直觉的感动,良心什么时候就发声定罪。理由的解释,虽然可以满足心思,但是不足使良心认为满意。凡良心所定罪的,若未除灭,良心就断不肯受何种的解释而不定罪。当初良心不过作是非的见证;当信徒灵命长大时,良心就不只作是非的见证,并且是见证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不是。所以虽然有许多的事,照着人的眼光看是美好的,但是,若非神有如此的启示,不过是信徒主动的,良心也定罪。
 
还有一个,就是信徒打算作许多别的事情来安慰良心。信徒一面不肯顺服良心的声音,不肯照着它的指导,而得神的喜悦,然而,另一面,他却惧怕良心的定罪,因为这个叫他不安,叫他难受;所以他就打算作许多美好的事来弥补。他要用好事来代替神的旨意。他不顺服神,但是,他说他现今所作的,就是和神所指示的一样的好,也许比神指示的更好、更美,范围更广,利益更溥,用处更多,影响更大。他以为这样的工作难道不是顶好的么?但是,任他作下去,让人如何估价,从神看来,是一点的属灵用处也没得。不是脂油的多少,不是燔祭的多少,乃是顺服神多少。神如果在灵中启示应当除灭了,就无论你的存心多好,牛羊多肥,金银多重,都不足以感动神的心。良心的声音必须听从,不然,就无论你的工作如何,神总是不喜欢的。就是有比神所要求的,更加多倍的奉献,也不会停止了良心的声音。良心只要我们顺服,它并没有要我们出奇的事奉神。
 
所以让我们不再有自欺的行为。我们要随从灵而行,我们就得听良心的指示。不要逃避“里面的责备!”并且应当留心的听。我们如果要时常随从灵而行,我们就不能不谦卑俯伏,来听良心的更正。信徒不应当作一个大规模的认罪,以为我的错处真是多得不可胜数。含混的认罪,并不会叫良心有完全工作的机会。信徒应当让圣灵藉着良心将他的罪逐一告诉他。信徒应当谦卑的、安静的、顺服的,让良心将一件一件的罪来责备他,定他罪。信徒应当接受良心的责问,愿意按着圣灵的意思,将一切违反神的都除灭。你敢否让良心来检查你的生命呢?你有否胆量让良心告诉你一生的实情呢?你愿否让良心将你所有的生活和行为,逐一按着神的意思摆在你的面前呢?你愿否让良心解剖你一切的罪呢?你如果不敢,也不愿,心里有了退缩害怕,就是表明在你的生命中,还有许多是应当定罪,交给十字架的,但是你没遵从;就是表明在许多事上,你没有完全顺服神,没有完全随着灵而行;就是表明在你和你的神中间,尚没有完全的交通,还有许多阻隔的事。这样,你就不能对神说,“你我中间是没有什么隔开的。”
 
这个无条件、无限制的接受良心的责备,而愿完全随着其启示而行,就是表明我们向神的奉献是否完全,我们是否真心恨罪,是否诚心要行他的旨意。多少的时候,我们愿意完全顺服主,愿意随从灵而行,愿意作一个真叫神喜悦的人;现在就是试验我们这样的意思,到底是真是假,是完全、是缺欠的时候。如果我们对罪还有纠葛,还未完全割断,就我们所有的属灵,恐怕多半是虚假的。信徒如果不能完全随从良心而行,就是说他完全不能随从灵而行。因为良心的要求如果尚未得着,就除了“幻想的灵”来引导他之外,实在的灵还是频频向他要求听良心的话。信徒如果内省有疚,而不在神的光中受审,而悔改,对付清楚,他的灵命就必定没有真实的进步。信徒的奉献,和他的工作,只看他肯否完全顺服主-顺服主的命令和主的斥责-就知道其为真为假。
 
当信徒这样的让良心工作之后,他不应当就停在那里;一个罪既然对付了,别的罪也应当对付;一步一步的进前,将所有的罪都对付干净。如果信徒忠心的对付他的罪恶,忠心的随着良心而行,天上的亮光就在他的里面越照越明显,要发现从前所未注意的罪,叫圣灵在我们心里所写的律法一天明白过一天,叫我们能读,也能知道。这样,信徒就要知道什么叫作圣洁,什么叫作公义,什么叫作清洁,什么叫作正直。从前对于这些是很糊涂的,现在是深深刻在心里了。这样就叫直觉受了大帮助,会加增它的锐利来知道圣灵的意思。所以,信徒当良心责备的时候,应当对神说,我愿意顺服;应当重新让基督作生命的主!应当受教,应当依赖圣灵来教导。如果信徒是诚心随从良心,圣灵就必定前来相助。
 
良心本来就是信徒灵的窗户,天上的光是从这里照进来,叫信徒的灵和全人都充满了光;信徒全人和灵也是从这里去看天上的光。我们每一次所思、所言、所行的不好,不合乎圣徒的体统,天上的光,就从良心照进来,显明我们的错处,定我们失败的罪。我们如果让良心作工,顺服它,将其所定罪的除去,就下次天上的光要照得更明显;如果我们不认错,也不除罪,就罪的遗迹还在,良心就受了污秽,(多一15,)因为不随着神光的教训而行。这么一来,一罪加上一罪,一痕添上一痕,就叫这个窗户一天暗过一天,光也难以照亮进来,直到信徒能任意犯罪,丝毫不觉得难过,良心受了压制,直觉被罪恶所挫钝。信徒越属灵,他的良心越敏锐。总没有一个信徒属灵到他不必认罪的地步。良心如果迟钝,也许连感觉都没有,就其人必定是灵性堕落的。伟大的知识,劳碌的作工,情感的兴奋,意志的坚定,都不足以代替良心的敏锐。如果信徒不注意其良心,而去追求心思和情感的进步,他就在属灵的程途上,是向后退的。
 
良心的感觉是可加增,也是可以减少其锐利的。如果信徒留下余地给良心作工,就他的窗户光明过一次。如果他不理会良心的声音,或者如以上所说,用理由和别的工作来代替良心所要求的,良心就一说再说。或者直至十数说之后,就再不说了。声音是一次低过一次,直到末了,连声音都没有了。信徒一次不听他良心的声音,他的灵命就受伤了一次。如果次次这样的使灵命受创,信徒就不久要陷入绝对属肉体的地位。从前恨恶罪,和羡慕得胜的心,现在都没有了。我们如果不是以面向良心的斥责,我们就不能知道,在随从灵而行之中,听良心的声音,是何等要紧的。
 
无亏的良心
 
因此使徒保罗对我们说,“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徒二三1。)这是他生命的秘诀。这里所说的良心,并非一个未重生人的良心,乃是一个已经充满了圣灵的良心。使徒所以能大胆而前,与神有完全的交通的,就是因为他重生的良心是不责备他的。他所有的行为,都是凭着良心。他没有一次作良心所斥责的事,他也没有一次留良心所定罪的事在他身上。因此他对神对人都有胆量。良心什么时候有亏,我们什么时候就不能坦然无惧。使徒“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徒二四16。)因为“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他得着;因为我们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悦的事。”(约壹三21~22。)
 
信徒从来未曾想到他的良心是这样重要的。多少的人以为他只要随从灵而行就好了。岂知我们的良心一有亏,我们就不能向神坦然无惧;我们一不能向神坦然无惧,我们与神的交通,就立即有了隔阂。良心的亏欠,是最会拦阻直觉上的与神交通的。我们如果不是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悦的事,我们的心自然就有了责备,有了亏欠,向神畏缩,并且也得不着我们向他所求的。惟有“清洁的良心,”才能“事奉神;”(提后一3;)亏欠的良心,叫直觉退缩而不敢进前。
 
“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林后一12。)这里说到良心的见证。惟有一个无亏的良心,才会为信徒作见证。人的见证固然是好,然而,自己良心的见证是更宝贵的。使徒说,他就是夸口这个。在我们随着灵而行的程途中,我们必须时常有这良心的见证。别人所说的多是会错,因为别人不能尽知神如何引导我们。他们也许要误会我们,错看我们,像使徒当日被信徒所误会、错看一般。反之,他们也许要过奖我们,过羡我们。在许多的时候,人要因我们的跟从主,而非议我们,其实我们乃是完全听从主的。在别的时候,人要因他们在我们身上所看见的而夸奖我们,其实有许多不过是出于一时的情感或脑想。所以,外面的褒贬,都不足以定准,惟有我们自己复活的良心所作的见证才算得。我们现在应当看,我们良心到底是为我们如何作见证呢?良心说我们是怎样的人呢?良心有否定罪我们为假冒为善的人呢?良心有否说我们是文过饰非的人呢?或者良心说我们乃是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呢?良心是否说我们已经照着我们所有的光而行呢?
 
良心为保罗作什么见证呢?见证他“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其实良心所作的见证,只有这个。良心所争斗的、所坚持的,就是信徒应当靠神的恩惠而活,不应当靠人的聪明。人的聪明,在神的事工上、旨意上,是没有用处的。在信徒的属灵生活上,也是没有用处的。说起人的心思在与神交通方面的用处,是完全没有的;就是在人与物质界来往时,它也是居在附属的地位。信徒的在世为人,乃是完全靠神的恩惠。恩惠的意思,就是完全是神作工,人完全不作工。(罗十一6。)惟有当信徒完全靠着神而活,不让自己主动什么,不让人的思想进来支配什么时,良心才见证我们是活在世上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的。换一句话说,良心是和直觉联合起来作工的。良心只见证信徒跟从直觉的行为为是。一切反直觉的行为,虽是极合乎人聪明的,良心都是要反抗的。总之,良心除了直觉的启示之外,并不以别的为是。直觉是引导信徒的,良心是催促信徒去听从直觉的-如果信徒要违背直觉。
 
这个向神的无亏良心,意即深知神喜悦信徒,在神和信徒的中间没有什么隔阂。这样良心的见证,是随着灵而行的生活中所不可少的。这应当是信徒的目的;没有达到这个,信徒是不应当满意的。这是一位信徒生活的常度;当日的使徒如此,今日的信徒也当如此。以诺就是有这无亏的良心的一个人,因此他知道他是为神所喜悦的。这样神喜悦我们的见证,会帮助我们进前。但是,我们在此又要小心,因为不然,我们又要高举“己”了,以为我自己是得神喜悦的。一切的荣耀都是他的。我们应当“自己勉励”来保守我们的良心无亏;但是,如果我们良心真是无亏的了,我们应当防备肉体在这里又偷着进来。
 
如果我们的良心常有这神喜悦的见证,就当每一次我们不幸失败时,我们就会更大胆的仰望主耶稣的血重新洗我们。我们若要有一个无亏的良心,我们就不能一刻离开那永远长洗我们的血。因为若在大事上不,在小事上,我们也是常予良心以可乘之机。所以,认罪和倚靠宝血是不可免的。不特如此,我们的罪性还在我们里面,它还有许多暗中的工作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也许须等到我们灵命更长大时才会知道。(这就是我们从前有许多不以为错的事,现在却以为错的原因。)所以,如果没有宝血遮盖一切,我们是不会平安的。因着主耶稣代祷,和他所赐给我们的永生,宝血一次洒在我们的良心里,就要在那里长久作工。
 
使徒告诉我们,他所要求的就是在神前,在人前都有无亏的良心。这个向神和向人是深深相联的。我们若要向人有无亏的良心,我们就必须先向神有无亏的良心。因为向神的良心一亏,向人自然也有亏了,所以凡要追求属灵生活的信徒,总当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彼前三21。)然而这不是说,向人就是不要紧的。我们不只当求向神无亏的良心,也当求向人无亏的良心。许多的事,在神前是可以作的,但是在人前是不可以的。良心对人无亏,才能在人前有好的见证。就是有人误会,也不要紧。因为“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前三16。)良心有亏,就外面的行为虽好,也是没有用处的;良心无亏,就是有人毁谤,亦无所讼于衷。
 
这个无亏的良心,不只是在人面前可以为我们作见证的,并且也叫我们能够接受神的应许。现今的信徒,多是埋怨自己的信心太小,以致不能有完全属灵的生活。这个缘故,自然是很多;但是其中最大的原因,岂非因为良心有亏么?无亏的良心,和伟大的信心,是分不开的。良心一有亏欠,信心立即衰弱。我们试看圣经将此二者如何相联。“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提前一5。)“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一19。)良心是我们信心的机关。罪是神所最恨的。神荣耀的最高点,就是他无边际的圣洁。他的圣洁,是不能一刻容让罪的。如果信徒没有随着他良心的指引,而取缔一切不合乎神旨意的,信徒在神面前就立即失去交通。神在圣经里给信徒所有属灵的应许,可说都是有条件的。没有一个是给信徒来满足他肉体的意思的。罪和肉体若不除去,无论是圣灵,是神的交通,是祈祷的答应,都是不能得着的。如果我们的良心已经控告我们,我们就怎能坦然无惧的来要求神的应许呢?信徒的良心如果不能见证说,他是凭着神的圣洁和公义活在世上的,他就怎能作一个祷告的人,向神要求无限的赏赐呢?当我们向神举手时,我们的良心同时责备我们,那样的祷告,有什么用处呢?罪必须先弃绝,必须先洗净,然后才有信心来求。
 
良心必须无亏。并非比从前好,或者除去的恶行已经不少了。无亏,一无所亏,在神前完全坦然,是良心所必须有的光景。如果我们肯俯伏在良心面前,让其斥责,而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主,愿意遵行他所有的旨意,我们的胆量就必定顿增,以为无亏的良心,是一件可能的事。我们就敢对神说,现在我们没有留下什么没有向他公开的,我们现在并无什么阴私了,我们向神再没有什么阻隔了。信徒在他的随从灵而行的道路上,总不应当让他的良心在那一小点上有了亏欠。良心所有定罪的,都当立即弃绝,立即认罪,立即求宝血洗净,不再存留这遗迹。每日总当求良心无一刻之亏,因为有亏的良心,无论时间若何短促,都是叫灵受极大损失的。使徒的榜样,是“常存无亏的良心。”这样,我们就要看见我们与神的交通,真是不间断的。
 
良心与知识
 
在我们藉着灵而行,听良心的声音时,我们还应当记得一件事,就是良心有知识限制的。按我们的良心,就是我们分别善恶的机关。分别两字,也可翻为知识。这样分别善恶的知识,在许多基督徒的身上,是彼此不同的。有的知识多,有的知识少。这都是因为个人的境遇不同,也许因为所受的教训不同。所以我们不能随着别人的程度而作,或者要别人来照着我们的亮光而活。因为在信徒与神交通之间,不知的罪,是不会拦阻交通的。信徒如果已经照着他所已经知道的程度而行:遵行他所知道合乎神旨的,弃绝他所知道神所定罪的,他就能与神有完全的交通。幼稚的信徒,常常以为他的知识不够,所以,他不能叫神喜悦。虽然在一方面,我们知道属灵知识的价值真是重要,然而,在另一方面,我们知道知识的缺少在与神的交通并不会拦阻。因为在神和人的交通中间,神所注意的,就是我们对他旨意的态度如何,并非我们知道他的旨意多少。如果我们的态度,是诚诚实实的要寻求神的旨意,并全心要遵行,就虽然有许多不知的罪,也不会叫我们与神失去交通,或者一部分的交通。因为不然的话,如果照着神的圣洁来定规交通,就古今最圣洁的信徒,都没有一位会和神有一刻完全的交通,并且逐日都是要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了。我们一切不知的罪,都盖在宝血底下了。
 
反之,我们如果容让一点的罪恶,是我们所知道的,是良心所定罪的,我们立刻不能与有完全的交通。眼睛中微小的尘沙如何使我们看不见东西,觉着痛苦,我们所知道的罪,无论如何微小,都要拦阻我们看见神的笑脸。良心一有亏欠,交通就也亏欠。一个罪恶可以多年存留在信徒身上,只因其不知之故,并不会阻碍其与神的交通;但是,当亮光(知识)来了,良心定罪了,现在若再存留一天,这一天的交通就要失丧了。神乃是按着我们的良心的程度,而与我们交通。我们如果以为我们所多年存留的,都无十分妨碍,就今后存留恐怕也不要紧;我们就是愚妄极了。
 
这是因为良心只能照着它最近所有的亮光而定罪。良心不能定罪它所不知道为罪的罪。因为信徒的知识有进步,因此信徒的良心也有进步,信徒的知识越多,良心所定罪的也随之而多。信徒并不必忧愁他所未知的,应当如何办法,只要他完全顺服他所已知道的,那就好了。“我们若在光中行,”若在我们所有的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虽有许多不知)的罪。”(约壹一7。)神有无限的光,但神也照着他无限的光而行。我们所有的光甚为有限,然而,我们应当照着我们所已有的光而行,才会与神相交,他儿子的血,才洗我们一切的罪。也许今日我们还有未除的罪恶,然而我们今日尚未知道,光尚未照来,所以,我们今日能与神有完全的交通。我们应当记得:良心虽然是最重要的。但因知识的关系,良心并非我们圣洁的程度。基督自己才是我们圣洁独一的标准。但在我们与神交通的事上,神却以我们曾否保守一个无亏的良心,作为他与我们交通的条件。所以,当我们毫无限制的顺服良心的指引之后,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已经“完全”了。无亏的良心,不过对我们说,照着我们所知道的,我们已经完全了,我们已经达到我们目前所当达到的了。
 
这样看来,就我们圣经的知识越加增,属灵的经历越多,我们行为标准,就也随之而高。在亮光逐渐加增中,我们的行为必须更为圣洁,才会保守我们的良心无亏。这样,就有了今年的知识和经历,我们的行为依然像旧年一样,良心也是要控告的。神虽然未因去年所未知的过失,而断绝他与我们的交通,但是,今年既知了,若不弃绝,就今年与神的交通要失丧了。良心是神所给信徒目前的圣洁标准,信徒若违背了这个,就算是犯罪了。
 
主还有许多的话要对我们说,只因我们属灵的悟性尚未长成的缘故,所以,他还是有所待。神对付他的儿女,乃是按着他们个人的情形。在有的信徒算是罪大恶极的,在别的也许丝毫不觉得。这是因为他们良心所知道的不同的缘故。所以让我们不要彼此批评。惟有父神知道如何对待他的儿女。他并不盼望看见他的“婴孩”有“少年”的力量,或者他的“少年”有“父老”的经历。但是他却盼望他每一个的儿女,照着他们所已知道的,而顺服他。如果我们确实知道-这是很不容易的-神已经对我们弟兄的良心说过某件事了,而他不听,我们就可以劝他。但我们切不可将我们良心的感觉,强制要我们弟兄来跟从。如果完全圣洁的神,并不因我去年所未知的过失,而离弃我们,我们就怎可以我们现今的程度,来论断只有我去年知识的弟兄呢?
 
其实我们如果帮助别人,我们并不必在细点上逐一来强拉人,只要劝他完全随他良心的指引而行。因为如果其意志降服了神,就许多的事,在圣经上已经记得很清楚的,当圣灵一开导的时候,他就要顺服。意志如果降服了,就什么时候,良心得着亮光,什么时候,信徒就要按着神的意思而行。对于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我们不要伸张自己,去用魂的力量来明白许多未及时的真理。只要我们愿意听从神今日的声音就好了。如果圣灵在直觉里要引导我们去查考什么真理,我们也不应当故步自封,要降低自己圣洁的程度以偷安。总之,信徒如果肯随着他的灵而行,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良心的软弱
 
我们已经清楚的说过,基督乃是我们生命圣洁的程度,良心虽然紧要,然而,良心并不是这个;同时我们也明白了虽然良心不是圣洁的标准,然而良心却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见证我们是否为神喜悦的标准;换一句话说,良心是目前圣洁程度的标准。如果每日能够生活如良心所指教的,我们就已经达到我们目前所当达到的了。我们如果保守良心无亏,就我们在灵程上并没有赶不到一日之站的过错。这样看来,良心在我们逐日随着灵而行的路程上,是一个很大的要素了。无论我们良心所指引的是什么,只要我们违背它,我们就要受它的责备,失去平安,与神有了暂时的断绝交通。我们应当完全随着灵藉着良心所有的指引,自然是毫无疑议了。但是,良心的指引到底是否完全的呢?还是一个问题。
 
我们已经知道良心是受其所有的知识的支配。它只能照着它所知道的引导人,人如果不听,它就定罪。它不会定罪它所未知的事。这样看来,如果将良心的程度,和神圣洁的程度来比较,就良心的程度,必定是差得很远很远。在这里我们看见最少有两种的缺欠。第一,像我们从前所说的,因其知识有限的缘故,它就只能定罪其所已知的错误。这样,就叫我们因着良心尚未知道的缘故,就在我们的生命上留着许多不合乎神旨的事。神知道,比我们更成熟的信徒也知道,我们的缺欠是何等的多;但是,我们自己因为没有得着亮光的缘故,就仍旧去行,这岂非一个大缺点么?但是,这个还可以,因为神不定罪我们所未知的。我们虽然缺欠,我们已经照着良心所有的指示而行了,神己经喜欢了,也与我们交通了。
 
在此,还有第二的缺点,会叫信徒在与神交通上有了阻挡。微小的知识,不会引导信徒定罪所应当定罪的,并且也会引导信徒定罪所不应当定罪的。这怎么说呢?难道良心引导错了么?不。良心所引导的,都是不错,都是信徒所应当跟从的,但是知识却有多少之分,长幼之别。因为信徒缺乏知识的缘故,就有许多的事,当信徒更有知识时是可行的,却因其缺乏知识的缘故,在目前不可行,因为他一行,良心就要责备,他就犯罪了。这就是信徒的幼稚病,这个意思,就是好像:有许多的事,在作父老的作来,完全是可以的,因为他有他的知识、经历、和地位,如果作婴孩的也要行父老所作的,就完全不可以,因为照他的知识、经历、和地位,是不许他如此作的。这并非说是非的标准是两样的,乃是说是非的标准不能不受个人的地位而分别。身体上的事如此,灵性上的事也如此。许多的事在长成的信徒作来是完全合乎神旨的,但是幼稚的信徒若也效法而行,在他却变为罪恶。
 
这里的原因并没有别的,不过因为良心知识不同的缘故。如果照着一位信徒的良心看来,某事是可行的,他去行,他乃是遵行神的旨意;如果照着另一位信徒的良心看来,是不应当作的,他去作,他就是犯罪。像我们所已经说的,并非因为神最高的旨意有什么不同,乃是神对于个人,因其个人所在的地位,而有的不同旨意。在有知识的人身上,他的良心就强壮许多,他也因之自由许多。在没有知识的人身上,他的良心就软弱许多,他也因之束缚许多。
 
这样事的颠末,使徒在哥林多前书有很清楚的教训。当日该地的信徒为了吃祭偶像之物,起了许多误会。有的信徒以为偶像算不得什么,神只有一位,再没有别的神,(林前八4,)所以不论祭偶像不祭偶像之物,究竟毫无分别,都是可吃的。有的信徒,他们未信之时,是拜惯偶像的,现在看见所吃的乃是祭偶像之物,难免想到从前,因之良心不安。他们吃的时候良心既然软弱,也就污秽了。(7。)使徒以为这样的分别,都是在乎有无知识的问题。(7。)前者因为有知识,良心毫无责问,所以他虽然吃了也不算罪。后者因为无知识,良心已经不安,所以他吃了就变为他的罪。这样看来,知识实在是很要紧的。更多的知识,有时会叫良心有更多的定罪,但是,有时也会叫良心有更少的定罪。
 
所以在类似后事的影儿的事上,我们总当求主赐给我们更多的知识,免得我们受无故的捆绑。但是,这样的知识必须用谦卑的心保守,不然,我们就要像哥林多的信徒一般,陷入肉体。如果我们的知识不够,良心还是责备我们,就我们无论出什么代价,都应当听良心的声音,不要以为照着最高的标准来看,这是不错的,所以我不管良心说什么,我尽管去作。我们应当记得良心乃是神目前引导我们的标准。我们必须顺服,不顺服就是罪。良心所定罪的,神也必定定罪。
 
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乃是指着像外面饮食这一类的事说的。至于更属灵的事,无论知识多少,总不会叫我们有自由与束缚之分。这里所说的,是外面属肉体的事。神对付他的儿女是按着我们的年岁的。年少的信徒,神是很注意他们外面衣食等事,因为神要治死他们这些身体的恶行。如果少年的信徒,有心来跟从主,他就要看见主常藉着灵的良心,叫他们对于这些事克制自己。那些在主里深有经历的,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如何顺服主了,所以他们的良心,好像比较更自由一点。
 
但是年长的信徒,就是在此,有一个最大的危险,就是他们的良心太强壮了,而流入于冷硬。全心寻求主的幼稚信徒,在许多的事上,因其良心直觉敏锐的缘故,及易于受圣灵的感动,而顺服主。老年的信徒,因为知识太多的缘故,叫自己的心思有了过度的发展,因而影响良心使之冷硬,以致失去敏锐的直觉,凡事都是照着心思的知识而行,以致圣灵在他的身上好像是感不动的一般。这是灵命的致命伤。这要叫信徒的生活没有新鲜的气象,什么都是老旧的。我们应当知道无论我们的知识有多少,我们所应当随之而行的,并不是这知识,乃是灵中的直觉(良心。)如果我们不理良心藉着直觉所定罪的,而以我们的知识为行事的标准,就我们已经是随着肉体而行了。许多的时候,岂不是照着我们所知道的真理,我们若作某件事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我们若去作,良心就大大不安么!良心所定罪的,虽然心思的知识以之为善,也是不合神旨的。多少的时候,我们所得的知识,乃是用心思的智力搜求来的,并非直觉的启示;因此良心的引导,才有与知识冲突的时候。
 
使徒以为,信徒如果不顾软弱良心的责备,而随着心思的知识而行,他的灵命就要受大伤。“若有人见你这有知识的,在偶像的庙里坐席,这人的良心,若是软弱,岂不放胆去吃那祭偶像之物么?因此,基督为他死的那软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识沉沦了。”(林前八10~11。)这就是讲论有知识和没有知识的信徒。这就是说没有知识的信徒,看见了有知识的吃祭偶像之物,他就以为他如果可吃,那么,我也可以吃。他就不顾他良心的声音,也去吃。这样就叫这信徒堕落了。这是这里的意思。这位没有知识的信徒,只在心思上明白了他弟兄的知识,而按他的知识,不理他的良心而行,结果就是堕落。请我们千万记得,我们并非可一刻随着自己所得的知识而行的。所有的信徒无论他的知识如何,他乃是应当随着灵的直觉和良心而行的。他的知识也许会影响他的良心,但是他所直接跟从的,不过只有良心而已。神对信徒的行为,注意他们顺服他的旨意,过于他们行为得不错。听从良心的声音,就是保证我们的奉献和顺服是真确的。神就是藉着这良心,来看我们是以顺服他为首要,或者还有别的目的呢。
 
还有一件事,是信徒所当注意的。就是他应当提防良心的包围。许多的时候,信徒的良心因为受了某种的包围,便失去其工作的常度。多少的时候,因为环围我们者的良心,都是冷硬的,因着他们的理由、谈话、教训、劝勉、榜样、阻挡的影响,我们的良心就也像他们一样的冷淡。我们应当提防冷硬良心的教师。应当提防人造的良心;人替我们造的良心应当拒绝。每一件事总须我们的良心直接向神负责,自己知道神的旨意,自己负责来遵行。我们如果不顾自己的良心而随着别人,就要失败。
 
总之,信徒的良心,是灵中一个很重要的机关。信徒应当完全跟随其指引。它虽然受了知识的影响,但是,它所有的声音,乃是表明神今日对我们最高的旨意了。只要我们能达到今日所当达到的最高点,那就好了。其他的事,实在不必我们操心。应当时常保守我们的良心在康健的光景中。不要让一点的罪,使它的知觉受伤。如果我们在什么时候,变成非常冷硬,无论什么都感不动,我们就应当知道,我们已经深深陷入肉体了。我们所有的圣经知识,都是在肉体的心思里保守着,没有活泼的能力了。应当时常随着灵中的直觉而行,充满了圣灵,以至我们良心的知觉,一天锐利过一天,稍有什么与神不对的地方,就会立刻知道、悔改。不要专在心思方面用功,却忘记了良心的直觉。我们属灵的程度增加多少,就是说我们良心的锐利也随之而增加多少。不知道从前有多少的信徒,已经因为不顾良心的缘故,以致今日没有生气,只在脑府里保守了一些死知识。我们应当天天儆醒,不要陷入覆辙。不要惧怕太会受感动。如果是良心的感动,只怕不多,不怕太多。良心是神的制动机。它告诉我们以为某地方已经发生毛病了,应当修理后再行。我们如果肯听,就免得后来拆毁更多的工作。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直觉交通和良心 下一篇:灵程的危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蹧蹋自己与实用主义

“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太二六10)“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可十四8)换一句话说,马利亚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你和我需要一个估价,把我们的一切都花在基督身上。...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