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灵粮 >

灵程的危机

时间:2015-01-15 11: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可说没有一件事比天天随从灵而行是更要紧的。这个要保守信徒长久属灵;这个要保守信徒脱离肉体的势力;这个要保守信徒时常遵行神的旨意;这个要保守信徒不受撒但的

属灵人(中册) 卷六 随从灵而行
 
第一章 灵程的危机
 
随从灵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可说没有一件事比天天随从灵而行是更要紧的。这个要保守信徒长久属灵;这个要保守信徒脱离肉体的势力;这个要保守信徒时常遵行神的旨意;这个要保守信徒不受撒但的侵略。我们知道了灵的功用之后,最紧要的就是立即随之而行。这是时时刻刻的事,不可稍微放松的。我们今日所最当小心的,就是我们受了圣灵的教训,而不受圣灵的引导。许多的信徒已经失败了。他们所以失败的原因就是在此。受教训是不够的,必须受引导。我们必须不以属灵的知识为满意,必须宝贵随从灵而行。我们常听人说到“十字架的道路。”到底什么是十字架的道路呢?没有别的,就是随从灵而行而已。因为随从灵而行,需要将自己意思、喜好、和思想,都交于死地。只随从灵的直觉和启示,需要我们天天背十字架。
 
大概所有属灵的信徒,总知道一点关乎灵功用的事,如我们上文所说的。不过他们所知道的并不长久,有时有这样的经历吧了。这是因为他们还未清楚明白灵的一切的功能和定律,所以,就不知道如何长久随之而行。当他听见这样真理时,他们有时经历证明这真理是真的。所惜的,就是他们没有这样不间断的经历而已。如果他们直觉有了充分的长大,他们就很可以时常随着灵而行,不再受外界的影响了。(注意:凡在灵之外的,都是外界。)许多的信徒,因为不知道灵的定律的缘故,就以为这样的随从灵而行的生命,乃是摇移不定,没有标准,难以实行的生命。多少信徒立志要遵行神的旨意,只随着圣灵在灵里的引导,但因他们不知道直觉的引导,到底是可靠与否,因之就失了坦然进前的心了。这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习知道直觉的意思。他们并不知道直觉所有的感觉,到底是有什么意思,到底是要他行动,或者停止。他们也不知道灵所应当有的情形,以致他们不能得着灵继续的引导。在许多的时候,他们没有保守灵在正当的光景中,以致灵失去它工作的能力。他们虽然有时得着直觉的启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在这时有了启示;在别的时候,他竭力去求启示,却得不着,他们也不知道其中是有什么缘故。
 
这自然是因有时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却按着灵的律法而行,所以,他们就得着灵的启示;在别的时候,他们虽然求,但是他们却没有按着灵的律法而求,所以,他们就得不着。他们如果能时常照着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那样的随着灵的律法而行,他们就可以时常得着灵的引导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这样看来,就我们如果要时常得着灵的启示,知道神的旨意,而行神所喜悦的事,我们就不能不明白灵的定律是什么。灵所有的感觉都是有意思的,我们必须学习知道这意思,才会按着灵的要求而行动,才会长久随从灵而行。要随从灵而行,明白灵的律法是不可少的。
 
许多的信徒以有时圣灵在他灵中的工作,算为一生经历中之最奇妙的。他们并不盼望天天都有这样的经历,他们以为这不过是信徒一生中几次特别可有的吧了。他们如果按着灵的律法而随从灵而行,他们就要看见他们的生命都是那样高的。他们以为属灵的经历乃是非常的,不是平时所可长久保守的,岂知这样属灵的经历,乃是信徒当天天有的平常经历。离了这地位,而活在黑暗里,才真是“非常”的经历阿。
 
有的时候,我们好像是得了一种什么思想一般,我们如果会分别的话,我们或者要见得这思想是出自我们的灵的,有的思想乃是出自我们的魂的。有的思想在灵里面焚烧着,有的不过是在魂里面急切而已。信徒必须学习如何分别这些。如果经过考察,信徒能够很容易的分别属灵的和属魂的。因此,无论在什么时候,信徒都必须明白他自己全人的各部分到底是如何进行。思想时,就当知道这思想的来源;感觉时,就当知道这感觉是发自何方;工作时,就当知道到底是用什么力量。这样,才会知道什么是从灵来的,而跟从它。这样才会保守我们不随着什么感觉而作事。这样,就叫我们知道所有临到我们身上的,到底是属灵的,或者是属魂的。
 
我们知道魂就是我们的“自觉,”因此有许多的自省和自觉,乃是完全属魂的,是最有害的。因为这一种的自省和自觉,使信徒时常萦念自己而不释,因而己的生命,遂因之而长大。自高自大,多是从这一种的自觉而来的。但是,同时却有一种的自析,乃是灵程上所不可少的知识。因为惟独如此,信徒才能知道他自己到底是在那里,到底是随着什么而行。有害的自觉,就是那些萦念自己的登造或失败,以致起了自诩或自馁的思想。有益的自析,就是那些只查自己的思想、感觉、和喜好的来源的思想。神要我们脱离自觉,但是他的意思,并非要我们活在世上如同没有头脑一般。过度的自觉,应当除去;但是,同时我们也当藉着圣灵,知道我们自己内部一切进行的情形。所以用心察看自己的活动是不可少的。
 
许多的信徒,虽然是已经重生了,但是,他们始终好像都是觉得没有灵。其实并非他没有灵,乃是他不觉得而已;或者他也有灵的知觉,不过他不知道那样的感觉,就是灵所发出来的而已。每一个真实重生的信徒,他所靠着而活的真实生命,就是他灵的生命。他如果肯受教,他就要知道到底什么是他灵的知觉。一件事是定规的,魂是会受外界的影响,而灵是不会的。比如魂看了美丽的景物,寂静的天然,悠扬的音乐,和许多别的属乎外界的事物,它就会立时受了感动,发出一种情感的作用来。灵就不然。如果信徒的灵已经充满了圣灵的力量,它就是离魂独立的,不必像魂那样的受了外界的影响,才会活动,它是会靠着自己活动的。因此灵是会在任何的景况里活动的。所以,信徒如果真是属灵的,就不管他自己的魂有无感觉,或者体有无力量,他总是可以依旧活动的。因为他是靠着时常活动的灵而活。
 
自然,按着实际而言,魂的感觉,和灵的直觉是截然不同的,但是,有的时候,魂的感觉却有许多的地方和直觉是一样的。它们俩在有的时候,几乎是完全相同的,叫信徒很难以分别。虽然这样的时候,并非常有的,然而,总算是有的。在此二者之间,好像真是难以容发。信徒如果急切行动,在这样的时候,也难免有不受欺的。然而,他如果忍耐等候,一再试验这感觉的来源,圣灵在合宜的时候,也必以真情相告。我们若要随着灵而行,急切是不可的。
 
属魂的信徒,大概都是有所偏向的。照着普通而言,信徒多是若非偏向情感,就是偏向理性。当这样的信徒属灵时,他们若要随从灵而行,他们就常有陷入他们从前偏向的对方的危险。这意思就是属情感的信徒,在这个时候,就要以自己冷静的理性,作为是灵的引导。他自知从前的热切的生活,乃是属魂的,所以,他就误会以为现今自己的理性乃是属灵的了。属理性的信徒,在这个时候,就也要以自己热切的情感,作为灵的引导。他也自知从前的冷静生活乃是属魂的,所以,他也就以现今自己的情感,乃是属灵的了。岂知它们俩不过对调地位,依然是一毫不差的属魂。所以,我们必须记得灵的功能。随从灵的引导,换一句话说,就是随从直觉而行。因为无论是属灵的知识、交通、和良心,都是藉这直觉而得的。圣灵就是藉着这直觉引导信徒的。因此,信徒并不要自己设想什么是属灵的,只要他跟从直觉而行便可。我们若要听从圣灵,就必须在直觉上知道他的意思。
 
有人拚命似的来寻求圣灵的恩赐。许多的时候,这样的寻求,不过是寻求喜乐;还有“我”这一字在背后。并且他们常以为如果会在感觉上觉得圣灵的下降,如果会有外来的能力掌管他的身体,如果从头至脚有一种的暖火烧过,他们就是得着圣灵的浸礼了。不错,圣灵也有使人在感觉上觉得他,但是,这样的凭着情感来寻求他,乃是一种大害。不特会激动自己魂的生命,并且会引起撒但的假冒。在神面前有价值的,并不是我们的情感如何觉得主的同在,或者觉得如何的爱主,乃是我们如何在直觉上随着圣灵而行,照着他在灵中所启示我们的而活着。多少的时候,我们看见得着这一种“圣灵浸礼”的人,他仍然不过是顺着天然的生命而活,并没有随从灵而行,也没有一种锐利的直觉,会解剖属灵的世界。不是情感,乃是直觉上的与主交通,才是有价值的。
 
当我们读过圣经里所记载灵的作用之后,我们知道灵是会热切像情感的,也会冷静像理性的。但是,在主里有经历的人,就知道出乎灵的,和出乎魂的如何的不同。信徒如果不求在直觉上真认识神,而随着这直觉而行,徒求在心思里推想,或者更常的,要求在感觉上觉得圣灵的感动,他就还是随着肉体而行,要叫自己的灵命陷入无生气的地位。
 
我们看保罗的行为,就可以更明白这个随从灵直觉而行的紧要,他说,“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里面,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肉体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独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加一16~17。)我们从前已经看见了,启示是在灵里的事。就是当使徒约翰受启示写启示录的时候,他也是在灵里受启示。(启一10。)圣经是合一的作见证,启示是在信徒的灵里的。
 
使徒告诉我们说,他当日受了灵里的启示,认识了主耶稣,知道神差他往外邦人那里去,他就是随着这灵里的引导而行。他并没有与属肉体的商量,他不必再听人的意见,人的思想,人的理论。他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一班“属灵的先进,”看他们对这件事如何说法。他就是一直随着灵的引导。他既然在直觉里接受了神的启示,明白了神的旨意,他就不再求另外的证据了。在他看来,灵里的启示是已经够引导他了。在当日传主耶稣,在外邦人中乃是创举。如果是照着人的魂而行的话,就应集思广益,多征求几个人的意见,特别是那些先有传道经历的人。但是,保罗只随从灵而行,并不顾及人-最属灵的使徒们-所要说的了。
 
这样看来,我们所当跟从的,并非什么属灵人的言语,乃是主自己在我们灵中的直接引导。这样,就属灵长者的话语,都没有用处么?不,还是大有用处的。他们的题醒,他们的教训,还是最有帮助的,不过,我们还应当“慎思明辨,”看他所说的,是否出乎神,我们自己还得在灵中受主亲自的教训。总之,当我们不敢证实我们所受的感动,到底是否真正灵中启示时,在主里深有经历者的教训,是很有帮助的。如果我们已经的确知道是神如此的启示,像保罗当日的经历一般,就今日如果尚有使徒,我们也是不必问他们的。
 
当我们读过上下文之后,我们看见使徒在这里更是注重他所传的福音,乃是从启示而来,并非什么别的使徒传授的。这是一个要紧的点。我们所传的福音,不能因着听什么人,读什么书,或者用思想查考而得。我们的福音如果不是神所启示的,就丝毫没有属灵用处。现今少年信徒所注重的,就是“从师;”属灵的前辈所注重的,就是以正确的信仰传给后代;岂知这些是没有属灵价值的。我们所相信、所传扬的,如果不是从启示来的,我们所有的,就全等于零。信徒可以从别人的心思里得到不少美妙的思想,但是,他可以在他的灵中依然是贫穷、虚空的。自然,我们并不是盼望去得什么新的福音,我们也不是轻看神别的仆人的讲说,圣经明说,我们不应当轻看先知讲道;但是,同时我们应当知道启示是绝对不可少的。
 
没有启示,就以前所讲的,全是虚空。我们必须在灵中得着神将他的真理启示,我们所传的,才有属灵的效果。不然,从人那里批发来许多,究竟是没用处的。这灵中的启示,对于基督每一个工人的身上,应当站立在最大的地位。这是每一个工人的首要资格。惟有如此,才会作灵工,才会随从灵而行。今日倚靠智力、思想而作工的人太多了!就是在信仰最纯正的信徒中间,恐怕不过是心思的接受真理。这些都是死的。让我们自问:我们所传扬的,是不是从神启示的呢?或者从人得来的呢?
 
撒但的攻击
 
我们的灵既是如此的紧要-圣灵与圣徒交通的机关-就难怪撒但最不喜欢信徒明白灵的功用,而随着灵而行。他所有目的,就是要信徒活在魂中而“销灭灵。”他会叫信徒的身体充满了各种奇异的感觉,心思充满了各种流荡的思想。他就是藉这些感觉和思想,来混乱信徒灵的知觉。叫信徒在纷乱的光景中,不能分别到底什么是从灵来的,什么是从魂来的。他知道信徒如果要得胜,就不能不“读”他灵中的知觉,(可怜!许多的信徒还不知道这个!)他就竭全力来攻击信徒的灵。
 
因此,让我们再说一次,就是在这样属灵的争战中,信徒必须绝对不按着自己的感觉,和忽然的思想而行动。千万不要以为事情已经祷告过,就是不会错的了。许多的信徒以为他们祷告时所有的思想,都是神赐给他的;这是一个错误。他们好像以为祷告会叫他们所作的事变为不错。他们以为经过祷告的事,就算作得不错的。岂知我们虽然寻求神的旨意了,这并不是说,我们已经知道了神的旨意;并且心思并非我们知道神旨意的地方,神乃是在我们的灵里指教我们的。
 
撒但不只用感觉和思想叫信徒靠着魂而活,而不随着灵而行,他还有更厉害的手段。他如果成功使信徒因着思想、或感觉,而活在外面的人里,他就更进一步来假作一个灵在信徒的里面。这个是藉着他在信徒里面先得着一个地位,然后就造出许多的感觉来;如果信徒没有弃绝这些感觉,这些感觉就可以在信徒里面站住了。不久它们就能胜过灵的作用,或者制止灵的知觉。如果信徒不知道仇敌的计策,他就要让他灵的作用停止。而随从这假冒的感觉,以为他还是随从灵而行。这个灵的知觉一停止,撒但就要更进一步的来欺骗信徒,使他以为神现在要藉他更新的心思来引导他,这样就暗暗的盖过人不用自己的灵的过失,和撒但自己的工作。灵这样一停止工作,就没有人与圣灵同工,自然一切从神来的都断绝了。信徒这样的随从假灵的知觉,和忽然的思想,就完全随着体和魂而行了,真实属灵的生活就没有了。
 
信徒如果不察,撒但就要更厉害的攻击信徒。此时,他会叫信徒在感觉上丝毫不觉得神的同在,而告诉他这是藉着信心而活,所以不需感觉。或者教信徒无端觉得痛苦,而告诉他,这是在灵里的与基督一同受苦。在这样的光景中,撒但就是利用这假冒的灵,来欺骗信徒,叫他在实际上遵行他的意思。这样的经历,乃是属灵(而又不观察)信徒所有的。
 
属灵的信徒,必须有属灵的知识,好叫他一切行为举动按着(属灵)理性而行。好叫他不因一时的情感作用,就有所作为,也不因受了刺激,或心思中有了什么忽然的思想,就去作什么。他应当不慌忙,也不急促。他所有的作为,总应当经过属灵眼光的考察,和灵里面直觉的知识,以为是出自神的,才可举动。没有事情可以因着刺激、感觉、和忽然的思想而作的,都当是先安静的、冷静的考虑过、权衡过,然后才定行止。
 
在随从灵而行的生活中,最要紧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考察试验。在灵命生活里,信徒不能糊糊涂涂的过日子,乃要将每一件临到他身上的,无论是思想,是感觉(是快乐,是忧闷)等等,详细谨慎的考察过,到底是从那里来的:神、撒但、或是自己。信徒素性都是爱随便,无论他一天所遇见的是什么,总是随遇而安,以致在许多的时候,竟然接受了仇敌为他们所安排的。他们并不试验,但圣经的命令,是“要凡事察验。”(帖前五21。)属灵信徒的能力和特点,就是在此。他乃是“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二13。)“解释,”在原文意思是:“比较,”“试验,”“合看,”“断案。”这是属灵信徒所能有的能力。圣灵要叫他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在他的生活上,他不应当不试验一切临到他身上来的事。不然,就在邪灵多方欺骗的生活中,实是很难以过日子的。
 
撒但的控告
 
在信徒专心随从灵直觉引导而行中,撒但还有一种的攻击,就是假冒信徒的良心,而来控告信徒。信徒因为要保守自己的良心无亏,所以,愿意受良心的责备,而除去良心所定罪的一切。但是仇敌就是在此利用信徒的欲望,而控告信徒,叫信徒误会以为这是他自己良心的责备;因而叫信徒时常失去平安,疲于奔命,没有坦然无惧的心以进前。
 
属灵的信徒必须知道撒但不只是在神前控告我们的,并且也常在我们里面控告我们的。他这样的控告是要扰乱信徒,叫信徒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应当受(他们的)刑罚。他知道信徒必须有坦然无惧的心,才会在灵程上进步;所以,他藉着他假冒良心的控告,使信徒自以为有罪,因而,使之失去与神的交通。但是,信徒的难处,就是不知如何分别邪灵的控告,和良心的责备。在许多的时候,他恐怕他错认了良心的责备,以为是邪灵控告,以致违背了神。但是,他若不理这里面的声音,就又越来越厉害,没有法子制止。因此,属灵的信徒,不特应当有愿意顺服良心责备的心,并且知道如何分别邪灵的控告。
 
邪灵的控告有的是真的信徒有罪,有的不过是邪灵要使信徒觉得有罪,其实信徒是没有罪的。如果信徒真是有罪,信徒就可以立即认罪神前,求宝血洗净。(约壹一9。)如果尚有控告的声音,就是邪灵的声音了。
 
信徒如果要知道什么时候他自己真是错了,而受良心的责备,什么时候没有错,但不过是邪灵的控告,他就应当自问有无恨罪的诚心。最要紧的,就是当还没有分别是良心是邪灵之前,先问自己:如果这事真是错了,我愿否除去?愿否认罪?如果我们真是愿意遵行神的旨意,恨恶罪恶,就虽然我们还未照着控告的声音而行,我们的心也可坦然,因为我并非存心违反神。既立定志向要行神旨之后,信徒就必须切实查考过,这件事到底是否他所作的。他必须清清楚楚的知道,并断定说,这事是他作的;因为在许多的时候,邪灵是将不相干的事来控告。如果这事是信徒作的,信徒就应当查考这事是否真是错误。他必须藉着圣经的教训,和直觉的引导,知道自己真是错了,才可向神认罪。不然,你虽然没有犯罪,撒但却要叫你受苦,好像你真犯罪一般。
 
邪灵是最会将各种的感觉给人的。它会叫人觉得快乐,也会叫人觉得忧愁。它会叫人觉得不错,也会叫人觉得甚错。信徒也应当知道:当他觉得不错,他不一定就真的不错;因为许多的时候,我们虽然觉得不错,但是,我们实在是错了。因此,当他觉得错时,他不一定是错的。也许不过他如此觉得而已,他实是不错的。所以,无论信徒觉得怎样,信徒总须的确证实他自己实是这样,才可定规自己是犯罪与否。对于一切的控告,信徒都当取中立的态度。他必须知道这种控告的来源之后,才可行动。他如果尚不知道他是受了圣灵的责问,或者邪灵的控告,他就应当安心等候证实,不必着急。因为如果是出自圣灵的,他诚心愿意除去,现在的迟延,并非他自己的反抗,乃是因不知的缘故。信徒应当绝对的拒绝,因受了一种外来强迫的力量,而向人认罪;因为仇敌常有如此的行为。
 
总之,真正圣灵的使我们自责,乃是要我们圣洁;而撒但的目的,不过就是为着控告。他的控告,不过要使信徒时常自己控告而已。他的目的,就是要使信徒受苦,此外没有别的了。不过,如果属灵的信徒起初接受了他的控告,就将来他也可以将假平安赐给信徒,叫他当失败时也不难过。这是害之最大者。良心的责备,认罪求宝血洗净之后,就没有事了;但是仇敌的控告,就是信徒除去他所控告的了,这控告的声音,还是不止。良心的责备,都是指引我们向宝血而去;但是,邪灵的控告,多是使信徒灰心,以为已经无可救药了。撒但的目的,是要藉着控告,使信徒堕落-“既是不能完全,就任凭它吧。”
 
有的,撒但的控告是加在良心责备之上的。罪真是有的,但是,不只良心责备,邪灵也从之而控告,所以,就是信徒遵行圣灵的意思,而这声音还是不止的。现今最要紧的,就是信徒对罪有完全的决绝心,不留地位给邪灵控告。此外,再学习如何分别圣灵的责备,和邪灵的控告;并知道什么时候,只单是邪灵的控告,什么时候,有良心的责备,也有邪灵的控告。其实,无论何罪(如果真是罪),一经拒绝,求宝血洗净,圣灵就不再责备了。
 
还有危险
 
在信徒随从灵而行的生活中,除了撒但的假冒,和种种的攻击之外,还有别的危险,是属灵信徒所应当知道的。在许多的时候,我们自己的魂,也有因着自己的缘故,(并无邪灵假冒,)就发出一种感觉来,以为我们应当举动。信徒必须知道,他的身体有感觉,他的魂有感觉,他的灵也有感觉。并不是所有的感觉都是出自灵的。所以最紧要就是不要以魂或体的感觉,当作灵的直觉。信徒在他的经历上,必须逐日学习什么是他的真直觉,什么不是。最容易的,就是信徒明白随从直觉的要紧,到了末后,忘记了除了灵之外,全人其他的部分还是有感觉的,因而错误。实在属灵的生活,并非如一般人所设想之难,乃是很简单的,但是也非如一般人所设想之易,因为其中也有很复杂的地方。
 
在这里有两个难处:一,我们误以别的感觉当作灵的直觉;二,我们误会了直觉的意思。这样的难处,是我们每日所常遇见的。因此,圣经的教训(不是忽然翻得的圣经节)是非当的紧要。要证明我们所受的感动是从圣灵来的,和我们所要作的事也是出乎圣灵的,我们就应当看到底这件事和圣经的教训是否一致。因为断没有从前圣灵感动写圣经的先知是一个样子,现今感动我们,又是一个样子。断没有圣灵从前告诉人说是不应当的,今日又告诉我们说是应当的。我们灵中的直觉必须有圣经的教训来证实才可以。单随从直觉,而不随从圣经的,必定错误。我们灵中所感觉的圣灵启示,与圣灵在圣经里的启示,必是完全相合的。
 
我们的肉体,乃是到处施展它的能力的,所以就是在我们遵守圣经教训的时候,我们还应当小心肉体的侵入。我们知道圣经是完全启示圣灵的意思的;这样,就我们若完全遵守圣经,好像必定是合乎圣灵的意思了。但是事却不尽然!因为在许多的时候,信徒可以利用自己天然的脑力,搜求许多圣经的道理;明白了之后,就定意作去。在这样的光景中,常有藉肉体的力量来明白,并藉肉体的力量来执行的危险。虽然所明白的、所行为的,是完全合圣经的,但是,其中可以丝毫没有倚靠圣灵;所有的,不过都是在肉体范围之内而已。所以,不只我们在灵中所知道的圣灵意思,应当经圣经的证实,就是我们所明白的圣经,也应当经灵的执行。我们应当知道,就是在遵守圣经的事上,肉体也是喜欢占先的!灵不只有直觉而已,灵也是有能力的,我们在心思里所明白的道理,若非灵出力量来执行,就什么属灵的用处都没有。
 
在这里还有一件是我们所应当注意的。我们太藉着自己的灵而活,太随着自己的灵而行,也是一个大危险。圣经虽然是最注重信徒个人的灵的,但是,同时我们却有趋入极端的危险。因为信徒的灵,所以能有这么重要的地位,乃是因为圣灵是住在这灵中。我们所以随从灵而活而行的缘故,是因为这灵是圣灵的居所,圣灵是藉着我们的灵表明他的意思。我们所受的引导和管治,乃是圣灵的引导和管治。不过因为圣灵是以我们的灵为机关,所以,我们因着重看圣灵的缘故,便也连带重看他能以使用的机关,就是灵。但是,我们的危险,就是明白人灵的工作和功用之后,却全心来倚靠灵而忘记了灵不过是圣灵的仆役,我们所直接仰望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真理者,不是我们的灵,乃是圣灵。我们应当知道人灵离了圣灵,和人别的部分是一样的没有用处。我们千万不要颠倒了人灵和圣灵的地位。我们是因为现今的信徒太不明白人灵的功用,所以才详细的在此来说它,但这并不是说,圣灵在人里面的地位是不及人灵的。我们明白人灵的目的,就是要叫我们更知道如何顺服圣灵,如何高举圣灵。
 
这个对于我们的受引导是大有关系的。因为圣灵的赐下来,原来的意思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全体)的。他住在单个信徒的里面,乃是因为他(圣灵)是住在基督的身体的(全体)里面,也是因为信徒是那身体的一肢。圣灵的工作是有团体的性质的。(林前十二12。)他引导个人,因为他引导全体。他所引导个人的道路,乃是为着全体才如此引导的。一个肢体要活动,乃是牵动全身体的。我们个人的灵所受的圣灵引导,必定是与别肢体有连带关系的。属灵的引导,都是“身体”的引导。因此我们个人的灵,虽然有了引导,我们还得寻求“两三个”肢体的灵的和合、证实、和同情,这样的在“身体”的关系里行动,是属灵的工作上所最不可忽视的。多少的失败、分争、仇恨、分裂、羞辱、和苦痛,都是因为那些(心存好意)的信徒,随着他自己的灵而单独行动!所以一切随从灵而行的信徒,都应当以属灵身体的关系,来定准他所受的引导,是否出自圣灵。我们应当在工作上、行为上、信仰上、教训上,受肢体关系的支配。
 
使徒保罗末次上耶路撒冷,就是陷入这个错误。神允许他最好的使徒错误了,来指教我们后人。自然在保罗的错误里,神却特别施恩,将他盖过;因为就是他这么一错,他才得在罗马作见证,才有工夫写许多的书信。那是,保罗以为自己的“灵被捆绑”,(徒二十22)应当上去,但是,圣经说,圣灵感动推罗的门徒们对保罗说,不要上去。(徒二一4。)虽然我们知道了神怎样施特恩盖过使徒这一次失败,然而我们却应当在此看见神引导的原则,不只是个人的,也是全体的。属灵的信徒,应当知道在什么时候是应当不顾人言,独自进前,什么时候是应当听他弟兄说的。
 
总之,在属灵的道路上,旁边都是陷阱,信徒一不小心,就要失败。我们没有捷径可走。我们并不能学了一些的知识,就可以叫我们永远保险。反之,所有的经历,必须我们自己经历过。过来人不过只会题醒我们前途的危险,使我们不陷入而已。我们若盼望得着什么方法,可使我们超越许多路程,那是没有的事。忠心跟从主的人,总要少见许多不必须的失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良心 下一篇:灵的律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蹧蹋自己与实用主义

“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太二六10)“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可十四8)换一句话说,马利亚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你和我需要一个估价,把我们的一切都花在基督身上。...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