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生平评述 > 见证传记 >

道雄妻子邵圣清的见证

时间:2014-02-19 11: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二○一三年十月十四日上海基督徒聚会处的几位弟兄,到上海中潭路陆师母家述说往事,赞美主的恩典与保守。

二○一三年十月十四日上海基督徒聚会处的几位弟兄,到上海中潭路陆师母家述说往事,赞美主的恩典与保守。谈到许梅骊出书批评倪柝声的事,陆师母一再说:‘把许梅骊揪出来,到上海来见我,我对倪弟兄是百分之百肯定的’。以下是陆师母在交通结束后的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把一切的荣耀、赞美、敬拜都归给你。我把我自己再一次奉献给你。愿主在这里让我里面复活的生命能够活出来,为主作美好的见证,说我当说的话,把荣耀归给主,因为你是审判的主,你是权柄的主。阿利路亚,荣耀归给你。主在我晚年的时候,你居然让我里面耳聪目清来事奉你,而且有分辨的灵,让我认识你是又真又活的神。你不但赐给我们复活的生命,你还给我们一个荣耀的国度,让我们将来有一天可以进入荣耀的国度来见主的面。阿利路亚,我们把自己再一次奉献给主。

主阿,我今天奉主耶稣的名,将你的仇敌魔鬼撒但交给你的手中。求主捆绑撒但,驱逐出去,不许它在许梅骊身上继续做捣乱的工作,把谎言的灵从她身上除掉,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赶鬼,魔鬼就必逃跑。阿利路亚,主垂听教会的祷告。荣耀归与阿爸父神,归给被杀的羔羊,奉我主耶稣全能得胜的名祷告。

陆道雄是生长在一个贫困的信奉基督的家庭中,他父亲陆耀圣是个自由传道人,自幼就把他奉献给神。因为是长子,就对他要求特别严,长大后,不但要他刻苦读书, 还要他在本地浙江富阳新登的小礼拜堂学习事奉站讲台,作出口。这时候他已经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愿意终身为主而活,虽然他未受过正规的神学训练,但在那偏 僻的小山庄里,神亲自引领他,呼召他日后作一名时代的见证人!在他刻苦攻读自己药物专业之外,他还如饥似渴地拼命读圣经,预备自己日后为主所用,所以当他 以优异成绩与1956 年毕业于东北药物学院制药专业时,竟然能分配到上海医学工业研究院工作,这真是神奇妙的带领和特别的安排。

>1956 正值全国轰轰烈烈搞肃反运动之际,陆弟兄来到我们中间(基督徒聚会所)参加各种聚会,他好象不受外界任何气氛的影响,很快就弟兄姊妹交通得很融洽,仿佛早 就认识似的。在单位学习时他也从不落后,常有精辟的言论发表,同事们都尊重他,因他对问题看法很透彻。由于自己以往经历较坎坷,逼使他更多地亲近神,所以 他说受苦是对他有益的。正因他在生活中经受许多贫困的煎熬,使他更珍惜神所赐给他的每一个机会,去爱每一位弟兄姊妹!去更好地为主而活!活出一个基督徒该 有的生活,这是他的信念!

1、预备自己

他对自己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从不随便花钱买东西,有时我常想给孩子们买点玩具什么的,他总是拦阻我。如果有弟兄姊妹到我们家来交通吃饭,那是他最高兴的 事,只要用在弟兄姊妹身上的,他从吝惜。他很爱两个孩子,尤其对大女儿他爱得更深,但他仍然告诫我说:“我们为了主的见证,都得做好准备,现在能省就尽量 积存一点留给将来帮我们带孩子的人。”谁知我们辛辛苦苦所积存一点有限的款,被文化大革命两次龙卷风似的抄家,给抄得个精光,只剩下了一点“贴花”,感谢 神!现在我们真的成为一无所有的人了!神就是要我们在这种光景中来跟从他!这真是他无限的美意!

弟兄好像在任何时候都在准备作一洁净的器皿为主所用。当时还没有什么风声时,他里面就警惕着,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弟兄姊妹来时,他就把里面感觉重的话交通给他们,兹将当时最摸着他深处几句话记在下面:

 “主今天所呼召的乃是时代的见证人!人若不肯为主的缘故撇下父母、妻子、儿女、房屋和自己性命的人就不配做主的门徒!主今天在这时代中所要特别拣选呼召的乃是一班不顾一切为他而活的人!主今天要得着的乃是为他摆上一切,撇下一切的时代见证人!”弟兄真是有主的灵启示而说出这些话的,过不久,他果真实践了他自己所说的话,为了主作忠心的见证人,他撇下了一切来跟从他所爱的主!

2、接受信心的考19671968年暴风雨来临之际

感谢神,这是我们共同生活后第一次接受信心和爱心的考验,这突如其来暴风雨般灾难的袭击,是我们始终所未料到的,是这般的严峻和残酷,弟兄正经历着自己最爱唱两首诗歌的内容(诗歌选本第222首和276首,尤其是276首更是他一生的写照):

这些人乃是不顾得与失,随地成戏景,到处受藐视,

心中仍能涌美词,因有羔羊血洗净。

当动乱浪潮卷进医工院,单位领导勒令每一个批斗对象都得向毛主席挂像鞠躬请罪,陆道雄为了持守所见证的道,坚决不向挂像鞠躬请罪,于是就招来一顿毒打,记得 在这个时候他曾叫我为此事去请教一位较年长的弟兄,“一个基督徒到底是否可以向人像鞠躬?”答复是:“若活着则可以,死了的像就不可以鞠。”陆道雄对这个 答复里面通不过,就向当权派表示,为了基督徒的信仰,他绝不向任何像鞠躬,为此,他们就加重对他的刑罚,一面强迫他搬运又重又大的石块,另一面又派了四个 彪形大汉毒打他,直打到大门外的群众都大疾呼的喊着:“你们不可这样打死人,要文斗!不可武斗!”但神暗中仍然保护着他的性命免于死亡,岁被打得遍体鳞 伤,却不致死亡,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感到无比荣耀!因为他是活在276首诗歌异象中的人!他忍受着再大的逼迫也不吭声,鼓励我别气馁,要跟从这就得忠心到底,他就象诗歌所唱的:这些人乃是忠心直到底,为求主笑容,汤火都不辞,虽经苦难仍坚持,因有羔羊血洗净。

3、别离

当文化大革命运动进入高潮时期,我们夫妻两人都在各自单位经受拷打和批斗,两个孩子则被撇在幼儿园里(一个6岁,一个8岁)冬天无棉衣,脚上还穿着凉鞋,礼拜天也没有去接,我当时正在接受两次隔离审查,一次为自己的信仰问题,一次为交代陆道雄的逃离问题,后来因我大女儿在幼儿园里天天哭着要妈妈,不肯吃饭,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去找我大嫂把我两个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照管。

陆道雄背井离乡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他因经不住拷打与迫害,于1968328日撇下妻子儿女逃到温州避难,谁知后来判决书上竟写着他的罪状是:一贯披着宗教外衣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反革命分子,与反革命分子……等策反外逃投敌…….恶毒攻击党中央,阴谋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就此被判处死刑。(我们的主不也被列在罪犯中无辜被钉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所有的罪吗?)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走的路,我们也必须走!

他在逃离之前曾到幼儿园向他一对年幼的儿女告别,他轻轻把他们抱起来,默默地祝愿着他们平安的长大,想不到这竟然是他们父、子、女最后永别的一次会面。

327日我 上夜班前,我们夫妻共进最后一次晚餐,当时我一点也不知道他当晚就预备逃离到温州,只感到他特别沉默,什么话也不说,光听我说话,我还以为他太累,而不愿 说话,我也没有去问他,勉励他几句,就匆匆预备走了,他忽然放下手中的活儿,就跟着我走下楼梯,到了后门口时,他对我说了一句:“圣清,你多保重自己!” 目送我一段路,他仍站在那里……想 不到这一句话竟是他在人间留给我的最后一句告别话,第二天我上完夜班回到家里,看到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告别话,第二天我上完夜班回到家里,看到他留在桌上 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他不得已才离家出走,叫我不要去找他,他带走一点粮票,一点钱,看了他留下的条子,我悲恸欲绝,放声大哭!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回我的丈 夫?我的主啊!这惨绝的事竟临到了我的身上!今后我该怎么办?儿女又那么小,我实在担当不起这么沉重的担子!我立即把这件事向组织汇报,便条也一并交给他 们看,谁知他们的结论是:我和陆道雄同谋策划帮他逃走,丈夫被迫逃走,还要问我要人!我的主,我的神!为此,我又第二次被关进隔离室审查,为交代陆道雄逃 离问题而没完没了的受尽折磨!

4、撇下一切才能配做主的门徒

弟兄为持守所见证的道,不怕出任何代价,当他拣选逃离这条路时,就准备随时献上一切给主,当他逃到温州的第一站是仓坦俞弟兄的家,弟兄以主的爱接待他住一段时期,然后帮他再转移到第二家,第三家……最 后转移到矾山一位弟兄家,前后将近一年,后被弟兄这一家女亲戚告发才暴露身份被逮捕回上海再判处死刑的。当时温州的弟兄们是以基督那测不透的大爱赔上自己 的性命来接待他的,愿主纪念宾报答这些为主的名显出爱心并作出牺牲的肢体们,陆道雄逃到温州虽外面的压力极大,但主内亲爱的弟兄姊妹仍用主的大爱接待着 他,除供给他衣食住外,还让他过上肢体的生活,陆道雄在这一年期间曾被圣灵感动释放两个信息:

弟兄要彼此相爱,教会要彼此代祷担当各地教会的难处。

在艰难时期要用禁食祷告,才能击退撒但一切的火箭,制止一切不法的隐意。(这些话的内容是温州一位弟兄后来告诉我的)自这两个信息释放后,各教会带来帮助,彼此顾念,同心禁食祷告,不久风浪果然倏然而退,感谢神的大恩典,这是圣灵自己的工作!

当弟兄在温州时,众肢体用基督那无比的爱服事了他,甚至有一位引路的小弟兄被“四人帮”高压下活活的打死而保护了陆弟兄,爱主的俞弟兄因头一个接待并转移弟兄而被重判20年,张弟兄被判三年半,吴弟兄判四年,其他还有被撤了户口的,扣了粮食的,不计其数,所有这许多感人的事迹,都因基督的大爱激励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肯为弟兄舍命,温州教会众圣徒为弟兄舍命的活见证,也如同云彩围绕着激励着我们起来奔那摆在前面的路程!

当我弟兄在温州矾山被捕时,身边只有一本圣经,一本诗歌及随身换洗的衣服,可四人帮却如临大敌似的派一队民兵去捉拿手无寸铁的无辜之人,他们为洗脱自己的罪名却诬告陆是携带发报机、显影纸,压缩饼干叛国投敌的特务,把这些罪名横加在我们的弟兄身上。

感谢爱我们的神!主加给我的弟兄的力量,他仍面如坚石向耶路撒冷而去,他决不后悔,他所拣选的道路,因他所拣选乃是主耶稣自己,因此他能将万事都当作有损的,为要得着基督为至宝,为忠心跟从主,他甘愿撇下一切,在所不惜!

5、信心最后的考验

1969年弟兄从温州逮捕回沪受审尚未判决前仍被“揪”回原单位医工院批斗,当权派一面在大会上宣布他的罪状,一面告诫他说,只要他肯改变原有思想(意即是放弃信仰)可以从宽处理给以出路,弟兄当场表示绝不放弃信仰甘受应得处分。

在粉碎四人帮后,我曾为申诉事找过医工院领导,他们告诉我说,为挽救陆道雄他们曾找过他谈,问他:“你想不想看一看你的儿子女儿?”回答:“不要”“你的爱 人,难道你不想和她会会面吗?”回答:“我都不要”。甚至在监牢里仍顽固到底,还要做祷告,读圣经,今天这个结果是他咎由自取的。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张晤晨 - 神的忠信管家

1915年,张晤晨弟兄出生在一个基督徒世家。张晤晨的高祖父母是他家乡第一代信主的人,到张晤晨已经是第五代基督徒。...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