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生平评述 > 见证传记 >

曲郇民-多患难常愁烦,劳苦担重担

时间:2014-02-25 10: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曲郇民弟兄于1910年10月出生在一个基督徒世家, 为山东省黄县人。在家里他是第三代基督徒。

基督徒世家

曲郇民弟兄于191010月出生在一个基督徒世家, 为山东省黄县人。在家里他是第三代基督徒。他的父亲是曲秀状,又名子元,自小学以至大学均就读于狄考文博士创办之文会馆(后更名为广文大学)。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teer1836年-1908年)是美北长老会传教士,1864年他到山东登州(蓬莱),创办中国境内第一所现代高等教育机构文会馆,是齐鲁大学的前身。狄考文也是译经委员会主席,主持翻译了圣经中文译本“和合本”。曲弟兄的母亲曲滦华圃女士亦为文会女校的毕业生。曲郇民弟兄于弟妹四人当中居长,自幼聪熲好学,曾就读于沈阳满州医科大学预科,后考上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在烟台海关作事。

得救与奉献

1934年夏季,曲郇民弟兄回到家乡烟台,参加在烟台召会的福音聚会,并深受吸引而受浸,开始过召会生活。1942年主在烟台有一个复兴,圣灵在召会中作了大事,圣徒人人完全奉献。曲郇民弟兄与妻子曲李景然姊妹亦将房契、金镯等贵重家产全然奉献,并引导父母开始投入召会生活,放弃在烟台基督教公会中的领头地位,完全脱离基督教派。

1944年,曲郇民弟兄为一次福音聚会写了第702首(多患难常愁烦)。当时抗战最为艰难,李弟兄亦病倒,这首诗即在多重窘困中产生。陈希曾曾经见证用这首歌传福音的经历:"有一次,有一个同学被父亲用酒瓶打,脸上都是血,走了出来。我碰到他的时候,就向他传福音......但是却讲不下去;怎么办呢?立时里面有一个感动,就唱一首福音诗歌:“多患难,常愁烦,劳苦担重担,人生充满悲伤凄惨,叹息无平安。”很希奇,就这样地唱,那同学真的得救了。"

受弟兄们成全

曲郇民弟兄在烟台的召会生活中备受成全,并担任执事的事奉。1948年因海关职务调动到云南,遂由李弟兄于上海引荐与倪柝声弟兄交通。倪、李两位弟兄均认曲弟兄到云南对工作的扩展并无助益,要他受引导到台湾配合工作的开展;曲弟兄遂接受交通来台湾并暂居于台北。

有分高雄市召会见证的开展

1948年底郑大强弟兄邀请曲弟兄南下高雄担任物资供应局秘书职务。曲弟兄因此来到高雄与张子模、郑大强两位弟兄一同配搭,带领高雄市召会的各项事奉。当时高雄市召会积极推动福音,每隔两三个月就邀请孙丰露弟兄南下传五天福音。那时福音势如破竹,朋友一请到,一到就信,一信就得救,一得救就受浸。至19514月已有得救圣徒五百多人。当时台北物资局局长虽欲调升曲弟兄北上发展职务,但曲弟兄因顾到召会服事的需要而放弃升迁的机会。

放下职业全时间事奉

不久高雄市召会因得救圣徒日增,为顾到圣徒照顾与餧养之需要,曲弟兄遂与李弟兄交通,放下职业而开始全时间事奉主。由于曲弟兄在烟台召会深受属灵的成全,且加上他召会中非常重视属灵的供应与人性的顾惜,许多圣徒因他的服事而稳固在召会生活中。1951年底,在李弟兄职事款项的扶持下,买了新盛街的土地,并在高雄召会的众圣徒极穷之中全力奉献下,盖造了新会所。1952年元旦在新会所举办全体爱筵交通,及第一次除酵大焚烧,到会者有五百余人。自此,高雄市召会奠定了日后扩展的良好根基。

奉差遣赴日开展

19511月期间曲郇民离开高雄,应邀访问东京。当时东京聚会人数,约在四十人左右,其中只有两三位日本籍圣徒。而富士山又有二、三十位,其中有几位西国圣徒。他们原是受公会差派到东京作工的,后来觉得宗派、差会不对,就离开他们所在的公会,也离开东京,到偏僻的富士山开工。当时虽然受到语文与诸多人文环境的限制,曲弟兄仍信靠主复活大能的供应,积极传讲福音,带领一些大学青年信主。次年他邀请数十位圣徒,前来台湾由北到南访问众召会,同时也亲身体验召会生活的甜美丰富,并参加高雄市召会的万人福音聚会。众人因此看见异象,深受圣灵的感动与激励,渴望回到日本也建立召会生活,故而奠定主的恢复在日本的根基。

平息召会风波之争战

1957年开始,台湾众召会有少数较有恩赐的青年同工对主的恢复有异议,并从北到南串联反对李弟兄的带领。当1959年曲弟兄由日本返回高雄后,发现带领的青年同工已经在召会中带动一股强大反对李弟兄的力量。曲弟兄在主面前寻求,遂决定留在高雄市召会平息纷扰。他秉持在召会生活中不讲是非,只供应生命的重要原则,在主面前竭力争战,为多年服事而如今却被引诱失迷的圣徒流泪祷告。感谢主!局面渐渐地稳定下来了。高雄市召会因而日渐平静,而恢复正常的召会生活。1965年台南召会因受带头同工反对李弟兄的严重影响,召会生活产生极大的难处。于是曲弟兄奉差遣前去台南帮助召会。面对艰难的情形,曲弟兄遂决定每周一至周四住在台南,周五至主日才回高雄。这样来回奔波约有一年多。台南召会因而也渐渐稳定下来。其间召会更因藉由祷读圣经,而脱离消极与死亡,且在复活中逐渐恢复正常的召会生活。

奉差赴北服事成全大专青年

由于这波异议与风潮对全台众召会带来极大的破坏,许多青年人因受影响而离开召会生活。曲弟兄因此接受差遣,举家迁往台北三会所,并在台北召会配搭带领。1968年曲弟兄在第三会所开始加强对召会各项聚会的供应,并成全在职青年操练供应话语,且全力扶持青年同工对大专校园与在学青年的各项服事与带领。此外更由美国邀请同工返台,于1973-1974年举办一年全时间训练。由于台北第三会所是全台校园服事的重镇,其服事范围包括台中、师大与淡江城区部等校园,青年人才辈出。请多青年人当时因受到健康召会生活的成全或一年的全时间训练,因而奠定了日后在主恢复中众召会中良好的事奉的根基。

返高尽职

1975年,高雄召会由于语言与省籍因素,在带领上产生难处,曲弟兄因此第三度回到高雄来带领召会的事奉。他看见在召会中「一」是何等的重要,经过一年多耐心的交通,终于化解圣徒中语言差异的难处,将所有圣徒主日集中在新盛二街大会所一同聚会,并采国、台语兼具的双语聚会。此外,他也看见召会蒙祝福的基本要素乃在于行政上长老们的同心合意;并且年长圣徒、在职青年与学生必须像「三股合成的绳子」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这样的同心合意乃是根据于圣灵的主权与自由运行。因此,他经常在各项事奉聚会中,带领圣徒看见灵的「宝贝」,且藉由训练聚会鼓励圣徒操练「启发灵感」、「跟随灵感」、「发表感露」;也不断地在各项聚会中帮助圣徒藉由呼求主名、祷读主话、祷告来培养灵里良心敏锐、灵感丰富;并且一直提醒圣徒注意在聚会中、生活中、事奉中、读经中不断地操练灵。

成全青年圣徒尽功用

此外,曲弟兄也一再强调:「召会是成全人的地方」。尤其是对于青年人,他更是不遗余力地花费爱护。他一再鼓励青年人要建立读经与追求的生活,并举办各项青年训练来一课课地学习生命的长进、性格的操练。对于事奉心愿较强的年青人,则更帮助他们学习在主日聚会与造就聚会中供应话语。他经常强调话语供应初信圣徒的原则在于「叫人听得懂,并且觉得有味道」,并且「有道,还要有路」,话语供应人生命,生命带来光照与能力,叫人能在属灵的路上往前。甚且,他更鼓励青年人接受事奉的具体托付,在召会中学习作「骨头」托住「肉」,并且「骨与骨相联」才能结合成「极大的军队」。当青年人在事奉上有长进时,他就带领他们进一步地进到长老聚会中学习如何配搭治理召会,甚至鼓励有心全时间者绝对地奉献摆上一切。当他七十一岁时,高雄市召会经由他日夜不断地服事与工作,成全了相当多的青年人,不止有「心」,更是有「用」,并且还能在召会中积极「尽功用」。

那时候,曲弟兄经常中午与一班年轻弟兄们,在会所边吃饭,边交通。弟兄们一边吃饭,一边就像核心事奉交通一样,大家都在曲弟兄面前,高谈阔论,每一个人都谈自己的抱负,都在他们的专项里面很有抱负。曲弟兄就是听,到了最需要的时候,太激动了,他就浇浇水;该翻的时候他就翻一翻,对于许多年轻的圣徒而言,那真的是很难得受成全的一段时间。

由于这样服事的果子,激起全台众召会看重青年人的成全,因而兴起全台岛一股「成全青年人」的水流。众召会自1980年起即陆续前来高雄召会访问,他也不辞劳苦,每周经常坐夜车来回台中与屏东各地召会,帮助众召会往前。当各地爱主的青年人愈来愈多时,他更和弟兄们推动举办全台1980年至1981年的青年全时间训练,加强对青年人的成全。

再返台尽职成全青年人

1983年由于张湘泽兄长在印尼雅加达特会期间不幸中风,致眼睛失明而需长期休养。那时张晤晨兄长身体也不佳,同工和长老们都认为台北教会在属灵上,实在需要曲郇民兄长能从高雄北上到台北来帮助晤晨兄长领导台北教会和台湾的工作往前。其实当年曲弟兄已七十多岁,虽恐体力有所不及,但基于对主在台岛见证的使命感,当年秋天他就开始进入台北召会的服事。1983年,他在台北召会开始举办在职青年成全训练,也藉由全召会事奉聚会推动全体事奉,借此台北召会许多在职青年恢复正常召会生活,众圣徒也得着激励往前。然而由于他多年来服事的积劳,与事奉上的甚多难处,使得他的健康开始恶化。他的气喘病复发,夜里经常失眠。1984年夏天基于健康的缘故,他开始向李弟兄请退,1985年后即移居美国圣荷西市。

与李弟兄谈话

19884月,曲郇民弟兄曾与李弟兄在湾区有了一次交通。曲郇民弟兄提出了他所关切的一些事情,并希望李弟兄将这些事情带到主前。最后曲弟兄告诉李弟兄,“我们过去所有的甜蜜感觉都失去了。所有灵里的平静也没有了”。此后他们就失去了交通。这一断就快十年,19974月,曲郇民弟兄感觉需要转回来,需要向李弟兄认罪,就亲自打电话,电话是李师母接的,李师母一听见是曲弟兄打来,她的全人好像被圣灵充满一样,感觉这非比寻常,就赶快叫李弟兄来接电话,当时李弟兄还能走动,李弟兄与李师母各拿一支电话,听见曲弟兄的声音,三个老人家在主面前一同流泪,彼此认罪,一同代祷。感谢主,这是多么甜美的交通。两个月后,李弟兄安息主怀。

返高静养

19982月,当曲师母离世后,曲弟兄即毅然决定离开美国,回到他盼望已久的高雄。当他看到接机的弟兄们时,脸上的笑容驱除了一切的疲惫。的确,高雄是他一生付出最多也最得怀念的地方。当他再一次走入新盛会所参加擘饼会时,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疲累的身躯,他以坚定的语气与刚强的灵向主献上赞美。回到住所时,他说:「出付价就有享受」。这正是他一生的写照:「为了得主的赏赐,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来跟随主。」

安息主怀

此后,由于身体的软弱,他已无法正常地参加聚会。然而他心中仍记挂着一件事,在多次与弟兄们的祷告和交通中,他总盼望因着他的回转,能再看见,或其至帮助那些已另立聚会的圣徒们,恢复与众召会,在身体里正常的交通。虽然他深知不易,但他实在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如今主的手已将他接去,我们只有觉得惋惜。在病中他常提说一则故事:「一位弟兄梦见自己半夜醒来找不到妻子,以为妻子被提而惊醒,之后便开始竭力追求,预备迎接主。」

1999819日清晨三时,他因着肺功能衰竭息了一切地上的劳苦,安息在主的怀里,享年九十。之后,弟兄们在他的笔记本中发现他在最后的交通里写着:「不求在地上长远活着,只求为主用」。「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8f19af50101cvh8.html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张晤晨 - 神的忠信管家

1915年,张晤晨弟兄出生在一个基督徒世家。张晤晨的高祖父母是他家乡第一代信主的人,到张晤晨已经是第五代基督徒。...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