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圣徒书报 > 当代圣徒书报精选 >

直到地极-作基督的见证人 (一)

时间:2014-01-09 09: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使徒们作见证的中心,不是耶稣的生平,不是祂的教训,甚至不是祂的死,乃是基督的复活。

基督在从死人中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将祂自己吹入门徒里面后(约二十22),四十天之久向使徒显现,一面训练他们体认并享受祂看不见的同在,一面讲说神国的事(徒一3)。将要公开升天时,祂嘱咐门徒们:“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8)。本节的“见证”,直译为“殉道者”,钦定英文译本(King James Version)译为“见证人”(witnesses)。使徒们关心的是以色列国的复兴,但是主的托付,却是使徒们作祂的见证人。福音书记载成为肉体的基督,在地上独自完成祂的职事,祂将自己作为神国的种子,撒在犹太地。行传则记载复活升天的基督,在诸天之上要完成祂的职事,就必须藉着这些在祂复活生命里,带着祂升天能力和权柄的见证人,将祂自己扩展出去,作为神国的发展,从耶路撒冷开始,直到地极,作为祂新约职事的完成。出卖耶稣的犹大死后,使徒们从那常与他们作伴的人中,拣选马提亚与他们同列,同作耶稣复活的见证(22)。在五旬节时,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高声说:“这耶稣,神已经叫祂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32)。使徒们作见证的中心,不是耶稣的生平,不是祂的教训,甚至不是祂的死,乃是基督的复活。彼得和约翰叫圣殿美门口瘸腿的起来行走后,他们的见证仍强调“受死而复活的耶稣”。

使徒们受到的反对,首先是来自议会和撒都该人,他们很烦恼的是,使徒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2)。彼得和约翰受到议会的捉拿和审问时说,“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祂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10)。彼得和约翰宣告,他们是奉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作这事。当使徒受了议会的禁止和恐吓后,就到会友那里去一同祷告。行传四章三十三节说:“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复活;众人也都蒙大恩。”使徒们是复活基督的见证人,他们不仅以言语,更以生活行动见证祂,特别是见证祂的复活,这乃是完成神新约经纶的重点-中心点。

保罗也是如此,他在雅典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说保罗是胡言乱语和传说外邦鬼神的。这话是因保罗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十七18)。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传讲时,众人听见从死里复活的话,就有讥诮他的;又有人说:我们再听你讲这个罢(22~32)。保罗在亚基帕王前分诉时,述说主的呼召:“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二六16)。复活的基督需要保罗作见证人、殉道者,担负基督活的见证。

基督在复活里的所是与工作

基督从死人中复活,是使徒们作见证、传扬福音的中心,这见证的内容必定包括祂的身位和工作。关于基督在复活里的身位,新约圣经至少启示出基督在复活里是:复活的初熟果子(林前十五20,23)、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西一18)、以大能标出为神的儿子(罗一4)、神的长子(29)、复活的人且带著有肉有骨的属灵身体(约二十19,路二四38~39)、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主灵(林后三18)、在信徒里面的基督(罗八10,西一27,林后十三5)

关于基督在复活里的工作,圣经至少启示出,基督从死人中复活,作复活的初熟果子献给神,使神满足(约二十17,利二三10~11,出二三19)。使信祂的人由神重生(彼前一8),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使新造有新生的起头(约二十1),为着祂的繁殖和得荣产生许多子粒(十二24),生出团体的孩子-团体的新人-包括祂自己作神的长子,以及祂的许多弟兄,作神的许多儿子(十六19~22,罗八29)。重建神的殿,使其成为团体的殿 (约二19,林前三16~17),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将祂自己-圣灵吹入门徒里面(约二十22)。为着祂的繁殖,豫备并嘱咐门徒传扬福音,使万民作主的门徒,使教会得以产生(路二四47~48,太二八18~19)

历代对于复活之教义的发展-初代基督徒神学

圣经中关于基督在复活里的身位和工作的启示是如此丰富,然而,早期关于复活之教义的发展1~2,却偏重于末世论,讨论信徒的身体如何复活,而有关于基督复活之教义,仅在于讨论“基督复活”如何是信徒身体复活的先型。例如,教父学者凯利(J. N. D. Kelly)在《早期基督教教义》一书指出,在第二世纪,“初代基督徒神学中,末世盼望有四个重要的时刻:基督再临(Parousia);复活;审判;和结束现今世界的灾难。在初期,它们随便而未深思的被放在一起,无人想研究其影响,也少有人去解决它们所题出的问题。3”以下将摘要的引述该书中所记早期教父们的观点。十二使徒遗训中说:“基督再临之前,死人将要复活。4”伊格那丢(Ignatius)指出,“基督复活是信徒的先型。5”巴拿巴书(Barnabas)指出,“救主复活是要废除死亡,并且是我们也要复活的证据。6”革利免(Clement of Rome)也教导,“基督复活是我们复活的先声。7”凯利对革利免的观点评论说:“这是早期的理性论点,要辩明复活的可能性,后来这个论点成为一个模范。8”凯利也指出这些“复活的可能性”的辩明,“可能是被幻影派和灵智派反对真有复活的态度激出来的”9

第二世纪中叶

到了第二世纪中叶,游斯丁(Justin)教导,“根据旧约的豫言,基督在成为肉身时,是以卑微的姿态来到,祂还要与天军在荣耀中再临;那时死人,不论善恶都要复活。10”凯利指出,“在讨论复活时,护教者强调其合理性。11”譬如他提安(Tatian)和提阿非罗(Theophilus of Antioch)认为,“比起人从无生命的物质之中产生,死人复活并不见得更希奇。12”雅典那哥拉(Athenagoras)辩称,“神使死人复活,这与祂的知识、能力、或公义皆不冲突。13”跟随护教家的伟大神学家,如爱任纽(Irenaeus)和特土良(Tertullian),基本上所关心的,乃是维护传统的末世论,反抗灵智主义。爱任纽认为救恩必须影响全人,包括身体和灵魂。神的能力足以实现复活,因祂从起初造人的身体14。特土良指出,“自然界中有周期性的更新,这彰显出神的能力,这能力保证将来有复活。”15

复活与基督徒神化

凯利也指出,“讨论末世论中,有一个题材-基督徒神化(deification),与他们的教训交织,对日后的神学有重大的影响。根据这一点,基督徒最后的盼望,包括分享神的性情,并且有分于神的不朽。16”游斯丁说,“义人的永恒救恩,乃是取了不朽和无痛感的样式,与神交通便会得到这些。17”他提安认为,“人重得神的形像和样式之后,他就能‘看到完美的事’,复活之后,他会得到有福的不朽。18”爱任纽教导,“圣灵的恩典已在我们中间工作,当完全赐下后,‘就会使我们像父旨意所希望的那样完全;因那会使人重得神的形像和样式’。复活之后,神会使人分享祂独有的不朽特权。这是神异象的果效,出于自己的良善;父已将此赐给蒙拣选的;因为‘看到神的就是在神里面的,分享祂的荣耀’。19”讨论基督徒的成为神(deification),是与信徒的经历有关;但是前述神学家的论述,却只是指向未来信徒复活之后的事。事实上,基督徒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为神,并非信徒在未来复活后突然发生的事,乃是经历神完整救恩历程的结果。而这救恩的历程是开始于-神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信徒(彼前一3),使信徒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神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基督的复活也是为着信徒在今世的经历与享受,在这一点上,前述神学家的论述,是忽略了此经历的现在性。

第三至第五世纪

到了第三世纪,俄利根(Origen)发挥了基督徒神化的思想。俄利根认为,“圣徒复活所拥有的身体和他们在地上的身体是绝对相同的,因为他们有相同的‘形式’。另一方面,他们物质基础的性质是不同的,因为那不是适合地上生活的血肉性质,而是适合天国的属灵性质。灵魂需要‘更好的袍子,好活在更纯净、灵妙、及属天的环境中’。20”对后期的希腊或拉丁教父而言,复活一直是教会信仰中无可置疑的一环;他们认为复活是普世性的,并且相信复活的身体和自然的身体是相同的。有几位是反对俄利根的,例如,俄利根说,“复活时所恢复的是‘身体般的形式’,而不是身体。21”然而,奥林帕斯的麦托丢(Methodius of Olympus, 约殁于311)却辩称,“如果真是如此,就没有真实的复活,因复活的不是身体。22”耶柔米(Jerome)直到三九四年,还坚定的持守俄利根主义;但过了三九四年,他完全转变了,开始强调拘泥字面的解释,主张“复活的身体与地上的身体是相同的”23。耶路撒冷的区利罗(Cyril of Jerusalem)相信“复活的身体有改变,被灵化了。24”女撒的贵格利(Gregory of Nyssa)题出一个较大胆的解释:“复活的身体不含有任何罪的后果,如死亡、软弱、变形、年龄的差距等;而人性一方面保持其真貌,一方面提升到属灵、无痛感的境界。25”希拉流(Hilary of Poitiers)主张,“在复活的时候,四散的身体物质,将被神重组为同样的身体,不过其品质会改变,神会赋予它们光辉美丽,适合它们的新环境。26”安波罗修(Ambrose)认为,“的确有身体复活这一回事。他的理由是,灵魂所开始的一切作为,身体都有分,因此它应当和灵魂一同受审。27”奥古斯丁(Augustine)深信,“这个复活的身体,和那埋葬、死亡、被看见、摸过、必须吃喝才能存活、会生病、会感觉痛苦的身体是相同的。28”前述神学家的论述,是太过以人的利益为中心,他们所讨论的主要是复活的身体以何种形态出现,而没有摸到复活的真正属灵意义,更没有看见神完整救恩的历程。

早期教义发展总览

凯利也指出,“在基督教末世论中,一开始就有一个双重的强调。它一方面重视现今拯救的实际与完成。一方面向信徒指出,在未来,一个伟大的末世事件会发生。因此,正如新约文件所显示的。在使徒时代,教会深深的相信,以色列曾经迫切盼望的,已经实现了。在基督的降临、死、和复活之中,神行了一件决定性的作为,就是降临并拯救祂的百姓。‘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基督徒现在有分于基督复活所彰显的生命,这是藉着圣灵居衷而得的,他们也‘尝过…来世权能’…复活、审判、以及救主的二次降临,是在不久的将来。但藉着洗礼,有信心的新教友已经有分于复活了;他已与基督同死同活,现在在圣灵的生命中生活。29”但是早期的教义发展,对于基督复活与圣灵居衷有何关系?以及基督徒如何现在有分于基督复活所彰显的生命?都未详细深入的探讨。反而,可能是因着幻影派和灵智派的反对,激出许多教父们对“复活的可能性”之辩论。

中世纪经院学派和宗教改革后的复活教义

中世纪时的神学发展,以阿奎那(Aquinas)为代表,而美国改革宗神学家伯克富(Louis Berkhof)在《基督教教义史》一书对其有如此评论:“经院学派关于复活的身体,还是用往常的方式加以思测,他们的揣测有时会想入非非,而且毫无永久的价值。阿奎纳似乎对复活有独到的见解,他告诉我们,那些在耶稣来时还活着的人要先死,然后再和其他的死人一起复活。复活将在末日发生,而在死的那一刹那时的身体将要复起,此复活的身体是真实可触摸的,却是不继续生长的身体,它将听从灵魂的刺激而轻快的来去自如;另一方面,恶人复活的身体则是丑恶的,失去了复活前原有的形状,虽然也是不朽坏的身体,但却要多受苦难。30”伯克富也指出,“宗教改革时期的神学家,对于复活前后的身体是一样的说法,十分赞同,因而此教义在宗教改革的教会信条中,具体的表现出来。由于物质科学的进步,一些与复活教义有关的难题被人们题起,结果宗教自由派(新派)若非公开否认复活,就是把复活的圣经记载解说为寓言式的陈述,这种观念对多人来说是非常流行的。”31

现代时期的复活教义-十七世纪末到十九世纪

十七世纪末到十八世纪期间,欧洲和美国的思想界,发生革命性的改变,史家称整个年代为启蒙时代(Enlightenment)。麦葛福(Alister E. McGrath)在《基督教神学手册》32一书,新约学者勒佐之(George E. Ladd) 在《我信耶稣复活》33一书中,与新约学者古特立(Donald Guthrie)在《古氏新约神学》34一书,都讨论了自启蒙时代至今,几位神学家对于耶稣复活的观点,本文谨摘录其关键内容并整理如下: 麦葛福指出,“启蒙运动的特色,是强调理性的全能,以及过去的事件必须能在当代找到类比,这些概念使十八世纪的人,对复活愈来愈感到可疑。35”例如,德国宗教思想家勒新(Gotthold E. Lessing)承认,他对耶稣基督的复活没有第一手经验,因此,为甚么他必须相信一件自己没有看见的事?对勒新而言,复活只不过是一个被人误解的“非事件”36。圣经批判学学者史特劳斯(David F. Strauss)在《耶稣生平》(1835)一书宣称,他意图解释“在没有真正的神迹事件下,相信耶稣的复活是如何开始的”,他称祂为神话式复活的基督37

二十世纪初

二十世纪初,瑞德(W. Wrede) 接续理性主义就产生一套理论:耶稣死后,祂的门徒想到祂既是救赎者,便会再显现,因此有了复活的信仰。如此,对瑞德来说,复活绝不是一件事实,而是教会想像的结果。由于他认为马可是从这种复活信仰的立场,来解释耶稣的一生,因此,这复活的事实自然不能被视为历史了。瑞德的观点深深影响了布特曼(Rudolf Bultmann)38。差不多在同时,有两个人对复活有极不同的看法。德国更正教神学家 Martin Kähler 认为,新约信息必须从复活的基督而非历史的耶稣来着手研究。另一位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则以耶稣是被人幻想在心中的,复活只是耶稣在人心中的复活,也就是完全没有超自然现象的一种复活39

二十世纪中叶

布特曼认同史特劳斯的基本信念,他认为复活是发生在门徒主观经验里的事,并不是在历史舞台上的事件。对布特曼而言,耶稣的确复活了,祂复活在福音传扬中40。巴特(Karl Barth)反对布特曼主观式的方法,想要维护复活为历史上公开发生的事,但又不愿让历史接受批判式的研究。一方面,这是因为他深信,历史学无法奠定信仰的根基;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他假定基督的复活是一个众多观念与事件所组合之庞大体系的一部分,这不是历史研究所能揭露或证实的。41

一九六○年代以后

1960年代,德国信义宗神学家潘宁博(Wolfhart Pannenberg),坚持耶稣的复活是客观的历史事件,凡能一睹其证据的人,都可以为之作见证。布特曼视复活为门徒经验世界内的事件,潘宁博却宣称它属于公诸于世的世界历史42。傅勒(Daniel Fuller)写了一本书,认定复活是过去曾经发生的历史事件,所以必定是经得起史实考证的。假如没有客观的证据,我们的信仰便流于虚浮。傅勒认为那些证明复活的历史证据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使人“视而不见”的原因,乃是人心被罪恶弄瞎了。惟独信靠神的人才会看见这些历史事实。因此他作出这样的结论:“历史本身不足以生发信心。”惟有神的恩典才能创造信心。人一旦有了这个信心,“他就很乐意接受历史证据的可信性”43Walter Kunneth用很长的篇幅去论证“复活的真确性”,同时也说:“虽然耶稣的复活本身并非历史事实,但这件事显然是根植于历史…耶稣复活的真确性,超越我们这个世界的范畴。”44

英国学者 S. H. Hooke 研究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中论及耶稣的复活。他说:“保罗的宣告中惟一可以用历史证明的,就是相信复活确实真是一件事实的信仰的存在,保罗列举那些看见主死了又复活了的人,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这个信仰的存在,是不可动摇的事。但是,这件事本身,及耶稣死了而三日后复活了这句话,却不能以历史的方法得到确实的证据。如果我们要接纳耶稣复活这件事为一件不能推翻的事实,我们就必须根据在历史证据以外的基础来支持这信念。45”福音派神学家 Willi Marxsen 认为近代学者的历史观,仍然不能摆脱“启蒙时代”的影响。我们不得不承认,所谓科学化的“历史研究”有它独特的一套方法。这种“科学方法”以摒弃神在历史中行事的可能性为前题,设下了历史研究的限制。它认定历史是一个封闭系统,所有历史事件都有一个历史原因。它认定在历史之中,因果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启蒙时代的思想认为人的“理性”与“观察”是历史真实性的尺度。故此,他们这种“科学”方法,在未曾好好的去研究一个证据之前,就先把超然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一笔勾消。这种理论是把历史的真实性,建立在一个哲学先设之上46。勒佐之说:“真正的科学方法是归纳法,这方法的论调是要给已知的事实作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我们在下面要讨论一些已知的‘历史’事实,如:耶稣之死和埋葬;门徒的灰心丧志,惊惶失措;他们突然的转变-‘历史方法’必须对这些历史事实题出令人满意和令人信服的‘历史解释’。”47

历代基督复活教义发展总评

彼得和约翰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受了议会的禁止和恐吓。保罗在雅典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时,受到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学士的反对和讥诮。Jaroslav Pelikan 指出,“不只是基督复活的故事,而且是复活在神学里的意义,招来异教的猛烈批判为: 无稽之谈,或是一位歇斯底里的妇人的报导。48”历代以来,基督复活教义的发展,就是在外有异教不信复活的批判,内有幻影派和灵智派反对真有复活之异端的情形下进行。因此以理性论点,为复活的可能性辩护,尤其是辩论“信徒的身体如何复活”?似乎成了启蒙运动之前系统神学教义发展的主流。以至于,在凯利的《早期基督教教义》和伯克富的《基督教教义史》等书中,在基督论部分,找不到基督复活之教义。反而是在末世论中,仅在于讨论“信徒的身体如何复活”时,引用了“基督复活是信徒的先型”,或“基督复活是我们复活的先声”等论点。

到了启蒙运动之后,基督的复活是否为一个客观的历史事件?可否由历史的方法得到确实的证据?是否历史的证据可分成两类:一类是人人可见,连不信的人也接受的证据;另一类是只有相信的人才能够领悟的历史证据?等等客观理性的辩论,又成为基督复活教义发展的新焦点。而关于基督复活的内在意义、复活的基督与赐生命的灵的关系、基督在复活里的工作等等,与神新约经纶有关的重点,这些神学理论皆未涉及。

复活的基督与那灵的关系

在讨论基督复活的属灵意义时,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基督在复活里与圣灵的关系,对这关系我们若没有清楚的认识,就很难洞窥基督复活后的内在意义。在以下数段中,我们将先交代一下这一个重要的问题。初期信徒对基督的认识是在一种摸索的情形下进行;而仅仅在“基督究竟是不是神”的论题上,就打转了三百多年之久。相对之下,对基督复活的属性与工作,就没有太多的讨论。在初期教会中所流行的使徒信经,论到基督的复活,只有“第三天祂从死人中起来”而已。论到圣灵也只有“我信圣灵”简短的四个字。对于在复活里的基督与生命之灵(林前十五45)的关系,更是缺乏认识。在尼西亚会议时(325),虽然对基督的身位有比使徒信经较多的定义,但是对圣灵仍只有“我信圣灵”。乃是在三八一年召开的康士坦丁堡会议中,因应康士坦丁堡主教麦瑟当尼(Macedonius)所教导的“圣灵是比圣子次一等的受造物”异端,教父们就修改了尼西亚信经,在“我信圣灵”之后,加上了:“主,并赐生命者;从父而出;与父和子同受敬拜,同受尊荣;祂曾藉众先知说话。49”其中虽有“赐生命者”一辞,但少有人将此联于在复活里的基督,而再加以深入探讨。

到了迦克墩大会(四五一年),对基督身位里神性与人性如何共存所产生的争论,作了一个总结,陈明基督耶稣是神,也是人,也再次肯定“三位格在同一本质里”的公式(即传统简称之“三位一体”,参阅本刊第二卷第一期“辞不达意”一文)。然而对于复活的基督与圣灵在三一神里的关系都未题及。尤其是“三位一体”的公式,强调三者是一,也强调三者之间有区别,特别是打击形态论,申明“父不等于子,也不等于灵;子不等于父,也不等于灵;灵不等于父,也不等于子”50。这一连串的“不等于”,虽然制定了三一神中的区别,但是却排除了圣经里所明言,复活的基督与那灵(the Spirit)的关系,如:“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和“主就是那灵”(林后三17)。我们肯定教父所成就的,乃是当代之需要;然而我们更愿接受圣经里启示的全面真理,而不故步自封。因为三一神的奥秘、基督的包罗万有,绝非一些人为的公式就能加以完全定义盖全的。

现任英国国教澳洲大主教 Peter Carnley 也题出类似的看法,在《The Structure of Resurrection Belief》一书中,分析西方神学中的复活没有与那灵相联的原因,他说:“那灵在西方复活的教义中是被忽略的,至于为何会有如此神学和历史上的意外,是有一些理由来解释的。一部分的原因是,复活和五旬节、复活的基督与那灵,都被视为不同的术语,代表着可区别的实际。复活和五旬节之间相隔了五十天,再加上新约里,那些强调复活的基督与那灵之间是有区别的因素,特别是林后十三章十四节和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的三位一体的公式,提供了表达三位一体之教义的圣经立足点。自从第四世纪后期,在西方神学中,父、子、灵的区别已是最重要的,甚至有时促成了广为流传的三神论(Tritheism)。一旦三个身位之间的区别被接受,要重新强调复活的基督与那灵之间亲密的同一 (close identification),就会引起不可避免的厌恶。以至于,在说明复活的教义时,甚少会考虑到对那灵的经历。而复活的教义,几乎是自动被视为仅仅与三一神的第二身位有关。尽管三一神的教义强调‘三位格在同一本质里’,但普遍的认知却鼓励我们,将基督与灵视为不同的位格,并从此,在救恩的经纶里,人对基督与灵的经历,被视为两个不同的经历。甚至于,最近如Christopher EvansReginald H. FullerWilli Marxsen、和一些学者,在处理新约里复活的传统时,虽早期基督徒曾宣称,他们经历并认识基督的灵,却被视为不相关,而未涵盖。”51

圣经学者开始看见基督复活之内在意义的真理

Peter Carnley 的说法,虽然不能说是全然正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西方主流神学家中,的确不容易发现有人将复活联于那灵。不过,在重视属灵经历的人士及团体中,将复活联于那灵并不是新鲜事。虽然在已过将近十九个世纪里,基督复活的内在意义,并基督徒有分于基督复活的生命,在主流神学发展中较不受重视。但感谢神,真理是不能被埋没的。在二十世纪初,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在《基督的灵》一书说:“神对于祂自己,曾有一个双重的启示,先在旧约里启示祂是神,后在新约里启示祂是父。我们知道那位太初就与父同在的子,怎样当祂成为肉身,就进入了一个新的生存时期。等祂回到天上祂仍是神同样的独生子,然而不是全然同样的。因为祂现在也是人子,是从死里首生的,穿着那得着荣耀的人性,就是祂为自己所成全并分别为圣的。”52 

基督的复活-为着信徒在今世的经历与享受

在该书接下去的段落里,慕安得烈继续说到:“当祂在五旬节被浇灌下来,祂是来作那得着荣耀之耶稣的灵,作那成为肉身,被钉十字架,且被高举之基督的灵;不是将神原样的生命,乃是将那在基督耶稣的身位里,和人的性情组织在一起的生命,带来并交通给我们。53”在这一段落里,慕安得烈指出,基督的复活和被高举,是为将那在基督耶稣的身位里,和人的性情组织在一起的生命,带来并交通给信徒,还不是为着信徒未来身体的复活,乃是为着信徒在今世的经历与享受。慕安得烈也说:“祂(基督)的灵从祂那因着复活和升天,得着荣耀的性情,出来作祂-得着荣耀,与神的生命联合为一的人-的生命之灵,使我们有分于祂亲身所作成并得到的,有分于祂自己和祂那得着荣耀的生命。并且因着祂在祂自己里面,替我们成全了一个新的、圣洁的、人的性情,祂现在就能将从前所没有的,一个同时属人又属神的生命,交通给人。54”这一段指出,因着基督的复活和升天,基督的灵,也就是祂的生命之灵,使我们有分于祂亲身所作成并得到的,有分于祂自己和祂那得着荣耀的生命。鉴于“基督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且在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这一关于基督身位的真理,历来都被众人所忽略,本刊在此必须特别肯定此一真理,且在本文中陆续阐明之。

复活升天的基督是灵

对于“复活升天的基督是灵”的真理,二十世纪神学界有突破性的恢复,愈来愈多权威圣经学者开始加以支持与认同。关于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的解释,改革宗最重要的教义神学家之一 Hendrikus Berkhof 曾说:“当我们发现基督与那灵的同一(identity)之后,对圣经神学的发展带来了一个更新。…基督作为赐生命之灵(Christ as the life-giving Spirit),就是要将人带进与祂的交通里,好叫他们能有分于、并被变化成祂为我们所成就的新人类。55”当代英国神学家 James Dunn更是强调基督与那赐生命之灵的一,他说:“被高举的主似乎是与那灵完全是同一的,那灵就是信徒可经历之新生命的源头。56”他在另一处又说:“对保罗来说,信徒经历被高举的主与那灵是没有任何的不同。…而且对保罗来说,基督只能在那灵里,并藉着那灵被我们经历,祂必须是那灵才能如此。”57

主就是那灵

林后三章十六至十七节说:“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文生(M. R. Vincent) 对此段经文有一个精辟的注解:“十六节的主基督就是充满新约,并给予新约活力的那灵;我们是这新约的执事,其职事是带着荣光的。58”著名解经学者 Henry Alford 说得更清楚:“十六节的主是六节那赐人生命的灵,意即这里所说的‘主’,‘基督’,就是‘那灵’,是与圣灵相同的;…这里的基督就是基督的灵。59”如前所述之 Hendrikus Berkhof 更是斩钉截铁的说:“基督,作为复活升天的主,就是那灵。60”关于林后三章十七节“主就是那灵”的注释,本世纪初叶,著名的苏格兰神学家James Denney说:“主,当然是指基督,而那灵就是保罗在第六节所题的,祂就是圣灵,那位在新约中生命的主与分赐者,凡转向基督的就得着这灵…所以事实上这二位可以视为同一位…在此,就着基督徒实际经历来说,基督的灵与基督自己之间没有区别的。61 D. R. Griffiths 在讨论到当时(1943)的文献后,他的裁决是赞成“那灵和复活之主的同一”62 W. D. Davies 在《Paul and Rabbinic Judaism》一书第八章的标题是“主就是那灵”63 C. H. Dodd是赞成林后三章十七节“那灵和基督是同一的”64 R. H. Strachan 也得到“那灵和基督是同一的”之结论65C. A. A. Scott 则想到用等于(equivalence),而不用同一 (identity),但是这两个辞之间的分别并不清楚66Neill Q. Hamilton 说:“保罗在某种意义上将那灵等于复活被高举的主。67Peter Carnley说:“尽管系统神学家忽略那灵和复活信仰的关联性,一些新约学者仍然经常的指出,在早期,复活的基督与那灵之间的同一。68”潘宁博也指出,“对保罗而言,在那灵和复活的实际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并且那灵和基督相互属于。”69

然而也有些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例如 E. F. Scott 反对“绝对的同一 (absolute identification)。他认为,如果不是根据林后三章十七节,而是根据保罗其他的陈述,他承认那灵和复活的基督之间有某种的同一(some kind of identification)70。但是,为何不能根据林后三章十七节如此简单明显的经节,承认那灵和复活基督的绝对同一? Scott的陈述不过说出他要刻意忽略林后三章十七节,好便于只承认某种的同一。A. E. J. Rawlinson争论说:“根据林后三章十七节,是无法证实那灵和复活的基督是同一位。”但是,他接着承认,“假如保罗没有持续且细心的,在那灵的观念和内住的基督的观念之间进行精准的区别,那就是他认为一位是另一位的媒介,而不是同一化两位(identifies the two)。保罗真正的想法是,复活的基督藉着那灵内住在祂的教会中。71Rawlinson 的难处就是,眼睛看着圣经,脑袋里却想着自己的神学理论,真理之所以不能在地上得胜,就是因为人不肯服真理。人总以为自己的解释,能凌驾圣经单纯的原意。复杂的心思,是真理最大的敌人。勒佐之说:“哥林多后书三章十七节引起更大的争论:‘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骤然看来,这节经文似乎说复活的主就是圣灵。根据最后一句话来看,保罗并不是这个意思。保罗似乎把主认作圣灵,同时,又把祂们清楚的区分。如此奇异的作法,俯拾即是。因此,基督入住与圣灵入住并没有分别(罗八9~11)。在基督里与在圣灵里也无不同。‘在圣灵里’即是在基督里的新生命住在我里面(9)。‘在基督里’也可有同样的意义(林后五17)。这些经文并非说基督与圣灵乃二而一者,因为在哥林多后书三章十七节下半中,保罗清楚说‘主的灵’,以示两者的分别。但是,既然基督在复活时进入圣灵的领域,从功能与能力来说,主与圣灵是二而一者。这位得荣耀的主藉着圣灵在世上和在祂的子民中间工作。72”勒佐之已指出,保罗似乎把主认作圣灵,同时又把他们清楚的区分。既然保罗是两面兼顾,何以勒佐之能二者择一?说主就是那灵,并非否认二者的分别,乃是肯定真理的每一面。反对“绝对的同一”,就是反对真理的一面。是顾此失彼,也是妥协退让。我们只能相信接受圣经所说的,一面承认主与那灵是“绝对的同一”,另一面承认主与那灵是有区别的。正如W. H. G. Thomas所说:“细心的保守这真理的二面是必须的,基督与那灵是有区别而同一的,同一而有区别的。”73

本文强调基督复活的内在意义和神新约经纶的观点

由于受到西方神学复活教义发展的影响,一般繙自外文的系统神学书籍,例如:麦葛福的《基督教神学手册》、新约学者古特立的《古氏新约神学》、美国改革宗神学家伯克富的《基督教神学概论》74、于一九八九年出版一整套系统神学的章力生的《基督论》75、改革宗神学家 Herman Bavinck 的《基督教神学》76、英国浸信会牧师骆其雅(Herbert Lockyer)的《圣经中全备的教义》77、时代论学者雷历(Charles C. Ryrie) 的《基础神学》78、中华福音神学院教授沈介山的《信徒神学》79、曾担任罗切斯特(Rochester)神学院院长和神学教授之史特朗(A. H. Strong)的《系统神学》80、勒佐之(另一译名为赖德)的《赖氏新约神学》81,对于基督复活的讨论,皆着重于以理性观点,为复活的可能性辩护,或强调基督复活的历史证据。但是,对于基督复活的内在意义,基督在复活里的工作,及其与神新约经纶的关系,则着墨甚少,实在缺憾。因此,本文将从神新约经纶的观点,深入探讨基督复活之内在意义和工作。照着新约的启示,基督复活的真理可分为以下四方面来讨论: 一、基督复活的性质,二、基督复活的意义,三、基督在复活里的工作,四、基督复活和信徒的成为神(deification)

基督复活的性质-基督在复活里是复活的人    

带著有肉有骨的灵性身体

约翰二十章十九节和路加二十四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都启示出,基督在复活那天,带着复活的身体回到门徒那里,进入门徒所在关了门的屋子。既然门关了,祂怎能带著有肉有骨的身体进入屋子?并且祂把手和脚给他们看。祂的钉痕仍能看见,祂肋旁被枪所扎的地方仍能看见,且能摸着,祂也能吃东西。我们有限的头脑无法领略,但这的确是事实,我们必须照着神圣的启示来接受。林前十五章四十四节说:“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基督在复活里是复活的人,带著有肉有骨的灵性身体。我们无法领会有肉有骨的身体怎能是属灵的,但对复活的基督而言,肉和骨成了灵性的。这就是说,祂有灵性的身体,而那身体又是物质的。伯克富说:“基督的复活并非只是祂复生了,即灵魂与身体重新联合起来。如果祂的复活只不过是如此,那么祂就不能被称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也不能被称为‘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西一18,启一5)…很显然的,祂复活之后的身体,确是经过了极大的变化。似乎是相同的,然而又极为不同 ;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虽真正是体的实质,然而可以出其不意的忽隐忽现;也就是说:这个身体已变成灵的机体,因之也可以说是完全‘属灵的’(路二四31,36,39,约二十19,21,7,林前十五50)82”章力生说:“基督复活,其意义非仅为身体灵魂重新相联,死而复生。83”伯氏和章氏之说指出,基督的复活并非只是灵魂与身体重新联合起来而复生了,是受肯定的。

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

但是,仅仅明白基督在复活里是带著有肉有骨的灵性身体还是不够,我们必须进一步看看基督在复活里的人性是如何的人性。罗马一章三至四节说到基督的双重性情,以及祂所经过的过程:“论到祂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显明”希腊原文意为“标出”。表面看来,这处圣经似乎是说,因从死里复活,耶稣基督才被显明为神的儿子。事实上,基督这神圣者,在成为肉体之前,已经是神的儿子(约一18),甚至罗马八章三节说,“…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既然基督在成为肉体之前就已经是神的儿子,为甚么祂还需要从复活标出为神的儿子?因为祂藉着成为肉体,穿上与神性毫无关系的素质,就是人的肉体。基督这神圣者,在祂成为肉体之前,已经是神的儿子,但祂那一部分,就是那带着从马利亚所生之肉体的耶稣,不是神的儿子,祂那一部分是属人的。基督藉着祂的复活,圣别并拔高了祂人性的那一部分,祂就从这复活,带着祂的人性,被标出为神的儿子。在复活时,基督并没有剥除祂自己的属人性情,反而祂把祂的属人性情带进神圣的身分里。现今在天上,有一个人在荣耀里,而且像司提反一样,我们是敬拜作为人子的祂。基督不仅因着祂永远、不变的神性被承认为神,藉着复活,祂完美、被拔高的人性也被标出是神的儿子。

如前已引述者,慕安得烈说:“等祂回到天上祂仍是神同样的独生子,然而不是全然同样的。因为祂现在也是人子,是从死里首生的,穿着那得着荣耀的人性,就是祂为自己所成全并分别为圣的。84”慕氏之说指出,基督从死里复活,穿着那得着荣耀的人性,回到天上为神的儿子,是我们所肯定的。伯克富说:“基督复活的真正性质,乃是包括祂的人性、身体与灵魂被复原到元始的纯洁、能力与完全;甚至在祂的身体与灵魂与活着的机体联合时,也使这一切元始的特性被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显然的,基督的灵魂也有了变化;但这并不是说,祂的敬虔之心与道德之心有了改变,乃是说,祂的灵魂已被赋予新的特质,完全能适应祂将去的天庭环境。85”章力生说:“基督复活…乃是祂的整个人性,包括身体和灵魂,重新回复到祂太初原有的能力和完善,甚至达到一个更高的地位和程度。86”伯氏和章氏之说也都指出,基督的人性、身体与灵魂,在复活里不只被复原到元始,甚至被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按照罗马一章四节的话就是,基督的人性、身体与灵魂,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

是神叫祂复活也是祂自己从死里复活

行传二章三十二节说:“这耶稣,神已经叫祂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罗马八章十一节也说:“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这两处圣经告诉我们,是神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但是,约翰十章十八节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行传十章四十一节说:“祂从死里复活…。”罗马十四章九节说:“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这三处圣经又启示出,是祂自己从死人中复活。事实上,这几处圣经之间并无矛盾。这证明祂既是人又是神的双重身分。论到主耶稣是人,是神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论到主耶稣是神(约一1),也是复活(约一1,十一25) ,有不能毁坏的生命(来七16),是祂自己从死人中复活。祂既是这样一位永活者,死就不能拘禁祂。祂将自己交于死,死却无法扣住祂,反而被祂击败,祂就从死里复活了。章力生说:“主耶稣基督的复活,和常人的复活不同,乃是凭其自己的大能。祂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又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但是复活不是基督单独的工作,圣经里面常常说是上帝的大能,特别是指圣父的工作。87”章氏之说指出,基督的复活,一面是凭其自己的大能,另一面是圣父的工作,是我们所肯定的。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我必快来 下一篇:直到地极(二)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耶稣基督是神

本文乃就“耶稣基督是神”这个真理,略述自初世纪以来的发展,以及圣经里所给的明确启示;同时也略举历史上及现今所见之异端,指出这些异端如何歪曲真理,好叫信徒有所提防。...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