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圣徒书报 > 当代圣徒书报精选 >

圣经字意所启示的“灵”(一)

时间:2014-01-24 09:04 来源:未知 作者:王生台 点击:

在圣经中希伯来文与希腊文对“灵”这字的用法与有关的启示,从旧约到新约作逐步介绍,以认清旧约时代的圣徒们与新约时代的使徒们在圣灵的引导下采用特别的名称,究竟有甚么讲究?

圣灵的名称

接续马丁路德的改教,并将其著作整理出版,奠定路德宗神学的布灵尔(Johann Heinrich Bullinger)有一个曾孙,就是十九世纪的英国圣经学者布灵尔(Ethelbert William Bullinger)。这名承续家风的布灵尔,出版了一本专门研究圣灵字义的书《圣灵字研》(Word Studies on the Holy Spirit)。在这本书中,他采取了一个治学严谨的原则,就是:神以文字来给人启示,祂若使用一些专门的字来传达祂的启示,就必定有祂的特别用意在其中。我们若存着纯诚的心来认识神,就绝不能胡涂且随便的将这些特别使用的字轻易带过,否则,就会错失、误会了神所赐的启示。1

布灵尔问了一个所有翻译圣经者在罗马八章所遇见的共同难题:因为最早的圣经手抄稿都是使用大写字母,所以在翻译时,究竟甚么时候该将“灵”这个字的前缀s翻作大写,好指神的灵;又甚么时候该翻成小写,来指人的灵?若翻译者擅自主张,将原意翻左了,那么读者所领会的,并根据此一领会所衍发出来的神学理念都会有所偏差。2然而可惜的是,因为一般读者所拿到的圣经都是经过人所翻译出来的,多少带着翻译者的解释与观念,所以许多神学的发展,就是根据这些翻译者的观念,而非神所要给人的神圣启示。并且我们也要领会我们所使用的语言是有限的,以此有限之语言束缚那神圣、无限的启示,就叫我们不能不谦卑下来,而怀着受教之心,如庇哩亚人一般,“天天考查圣经”,盼能看见神所启示的亮光。

这些由翻译者所加诸于经文上的观念与见解,在中文的和合本与后来的一些翻译本上,我们都可以看得见。比方布灵尔指出关于“灵”的用法中,有加定冠词的,另有加“圣别”一辞的,严格来讲,加了定冠词的“灵”,应该翻成“那灵”(the Spirit);而加了“圣别”的“灵”,应该翻成“圣灵”。但是和合本一律将这些希腊文不同的pneuma都翻成“圣灵”,然后在那些原文没有“圣”一辞者边上,标上边点。一般读者因为不太会注意到这细节,也就囫囵吞枣,一律读成了“圣灵”。那么,有人要问,这有甚么关系呢?分的那么细,是不是吹毛求疵?反正圣经里的灵都是“圣灵”,不就好了?但是,今日有些真理的混乱,对三一神的认识不清,甚至讲出有两个或三个不同的灵来,就是因为这些信徒执着于传统“三位一体”的公式,认为身位不可乱,而将一些启示三一神既有三之讲究,但也有一之合一的圣经经节曲解了。所以我们若能辨明在一方面,“那灵”与“圣灵”这两个名词都是指着同一位神的灵而说的,但另一方面他们之间也有一些所强调的重点。这对我们能除掉传统的帕子,而让圣灵带领我们更清楚的认识真理,是有绝对关系的,这也应该是所有追求认识神圣启示之人该有的态度。在神学研究领域中,有一些学者跟随布灵尔的脚踪,如在美国神学界受到相当尊敬的《安科圣经辞典》(The Anchor Bible Dictionary)指出在旧约中,作形容词的“圣”并没有与“灵”一起用过;而且也统计新约中,各种希腊文名词的使用次数,并在各时代的通用方式,来探讨“圣灵”。3这些学者的治学态度值得我们效法,也能帮助我们更加认识真理。

所以,这一篇文章要讨论在圣经中,希伯来文与希腊文对“灵”这个字的用法,与有关的启示,从旧约到新约作一逐步的介绍,以认清旧约时代的圣徒们与新约时代的使徒们,在圣灵的引导下,采用特别的名称,究竟有甚么讲究?这些讲究与我们认识圣灵的奥秘有何更深的启示?

壹、旧约中希伯来文的Ruah

希伯来文的ruah虽然是简单的一个字,它主要的意思是“如风一般的吹”或“动态的空气”,就从这意思衍生出几个与“风”和“气息”相关的意思:它可翻作“风”,或“气息”,也可翻作“灵”,来指神的灵,或人的灵。这个字还有“短暂(transitoriness)”、“意志(volition)”、“心情、态度、情绪、士气(attitude, mood)”、“脾气(temper)”等方面的意义。4究竟要采用哪一个意义,就要视其上下文而定。希伯来文的学者都承认很难将这个字清楚的定义,不光是因为这个字如空气、或气息,是看不见的、难以捉摸的,并且它所描述的,是因空气而带来的动作,也强调那动作所包含的“能力”。5Ruah那看不见的本质(the invisible essence),是从它在看得见事物上所产生之效应(effect)而被人知晓的,因为有了这个效应,我们才能尝试着去领会它的本质”。6以下我们要看一下这几个不同解释的字义:

一、风

ruah作为风来解释时,我们就读到林中的树被风吹动(赛七2),糠 被风吹散(四一16)。在这行文中,ruah只是讲出一般人所知晓的大自然能力-风。旧约中使用这个字,有时还指明这个大自然的能力是由耶和华神所掌管的,如神记念挪亚与方舟内的一切生物,神就叫风吹地,水势就落了(创八1);又如以色列人在旷野中哭号要吃肉,就有风从耶和华那里刮起(民十一31)。神也借着风的能力来救赎祂的百姓,如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摩西向红海伸杖,耶和华就用大东风分开海水(出十四21)。麦贵斯(A. McGrath)指出这个时候的ruah描述了两件大事:神的大能与祂救赎的目的。7但是旧约的作者们都特别小心,不将神讲成风的本身,以免将耶和华神讲成一个没有人位的自然能力。

在圣经中,神常以不同的身分来指出祂与祂子民之间的关系:当祂的子民离弃祂的法则时,祂就如审判官一样来斥责他们;当他们悔改归向神,神也像水临到枯裂的田地,来使祂的子民重新得力。对于住在迦南地的以色列人因着生活上经历风的各面,看见神圣启示以“风”来描述神时,总会有切身的感受。迦南地的西边是地中海,东边是一望无涯的沙漠。当燥热的东风吹来,总会带来一片黄土沙尘,使农作物焦黄,遍地枯干。所以以赛亚说,“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干,花必雕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赛四十6~7)。在旧约中,东风经常指着耶和华神的审判与惩罚(诗四八7, 耶十八17, 结十七10, 何十三15)。相反的,当西风或西南风从海上吹来,在冬天,这些风总会带来阵雨,滋润田地;就算在夏天,这些风也带来令人爽快的凉意,驱散炎热。故此,以风来描述神与祂子民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恰当的。

另外,传道书的作者十次讲到日光之下一切事物的空虚,如同捕风、捉影,这里的“风”也是ruah这个字。

 二、气息

旧约中也使用ruah讲到那维持生命的气息。比方,在挪亚时,神要以洪水毁灭地上所有有“气息”的活物(创六17)。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耶和华的手中(伯十二10)。希西家王遘疾,在他得耶和华的医治之后,感恩所作的诗说到,“主阿,人得存活,乃在乎此;我气息存活,也全在此”(赛三八16)。此处,和合本将ruah翻成“灵”,但根据上下文,此处翻成“气息”较为妥当。

耶和华神启示以西结,以色列家要如枯骨得了生命的“气息”而复生(结三七5~14)。以色列人相信万物之所以有生命,就是耶和华神的神圣“气息”所赋与的:全能者的“气息”使人得生(伯二七3, 三三4),神收回万物的“气息”,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诗一○四29)。同一诗篇的下一节和合本翻成“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原文的灵,亦可翻成“气息”。因此,有了这个“气息”,就有了生命;这个气息一离开,就是死亡(诗一四六4)。所以传道书十二章七节讲到人死了,应该翻成“气息仍归于赐气息的神”比较妥当。现代中文译本将此一经节翻成:“我们的气息将归回赐生命的上帝”,也是相当符合原意的。

耶和华鼻中的“气”更是指神的审判能力:“神一出气,他们就灭亡”(伯四9)。与此相同者有摩西带以色列人过了红海的赞美:“你发鼻中的气,水便聚起成堆”(出十五8)。有大 的赞美诗:“耶和华的斥责一发,鼻孔的气一出,海底就出现”(撒下二二16, 诗十八15)。有豫言基督的审判:“以公义审判贫穷人,以正直判断世上的谦卑人;以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赛十一4)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耶稣基督是神

本文乃就“耶稣基督是神”这个真理,略述自初世纪以来的发展,以及圣经里所给的明确启示;同时也略举历史上及现今所见之异端,指出这些异端如何歪曲真理,好叫信徒有所提防。...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