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圣徒书报 > 当代圣徒书报精选 >

初世纪教会对圣灵的认识 (一)(上)

时间:2014-04-15 08:19 来源:未知 作者:王生台 点击:

本文乃以司威特的书和教父的写作为主体,并参照其它一些研究初期教父的著作,作一研讨与评论。因篇幅之故,将分数次刊出。

主耶稣死而复活之后,在加利利的山上,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浸;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八18~20)。这句话是整本圣经里,对圣灵的身位最清楚的说明。圣灵与圣父、圣子并列,为这位独一真神里之三的讲究作了一个清楚定义。这里的“名”是单数,指出这位神的独一;但同时这个经节也说出这三者共同享有那独一的名。主耶稣的这句话也应许了祂那永不停断的同在,这句话就在门徒里铭刻出不能磨灭的印象。于是,在他们迫切的祷告十天之后,五旬节来临,门徒被圣灵充满,而充溢出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那原先懦弱怕死的门徒,这时却大胆无畏的传讲福音。当天就有三千人得救(徒二1~4,14~41)。圣灵的能力如澎湃的浪潮,无人能抵挡。这些被圣灵充满的信徒,简直把耶路撒冷搞的天翻地覆,连大祭司、长老、官长的恐吓都禁止不了他们。而且圣灵感动信徒,使他们生活在一起,凡物公用。“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的复活;众人也都蒙大恩”。当亚拿尼亚和他的妻子有了私心,彼得就指责他说,是撒但叫他欺哄圣灵,但这可不是欺哄人,乃是欺哄神了(徒五1~4)。彼得很清楚,虽然圣灵才在几天前,如大有能力的狂风,充溢他们,但是圣灵不只是一个由神来的能力,圣灵就是神,是与父神、主耶稣同等的一位。

不单对犹太的信徒圣灵是如此的真实与大有能力,对外邦的信徒亦然。那灵差遣腓利去对埃提阿伯太监传讲福音,太监当场就要求受浸;施浸之后,主的灵就把腓利提开了。正当彼得向哥尼流家传讲福音时,圣灵就降在所有听道的人身上,与犹太信徒同得圣灵的恩赐。而当安提阿教会的几位信徒禁食祷告,事奉主时,圣灵就打发巴拿巴与保罗去到外邦人当中,传扬福音。在保罗的三次传道路途上,因为逼迫,使徒们不能留下,继续喂养照顾这些初得救的信徒,但这些初信者还是一样被喜乐和圣灵充满(徒十三52),并不因此而夭折。当犹太信徒坚持外邦信徒需要行割礼,需要遵守摩西律法而召开了耶路撒冷大会时,最后的判决乃是由圣灵与使徒和长老们一同产生的(徒十五28)。使徒时期的教会经历了圣灵丰满的同在、大能的运行、并居首位、掌主权的地位。

可惜的是,自使徒之后,教父们的作品显示,信徒对圣灵的认知与经历圣灵在教会中的能力,都有显著的落差。更令人失望的是,有些时代的教导竟然认为圣灵不过是一个感动人、叫人接受救恩的温馨力量,或者是叫信徒成圣的能力,或是帮助信徒作工的能力而已。不错,这些都是圣灵所作的工,但是圣灵乃是不折不扣三一神中的一位,就是神自己。即使在今日琳琅满目、汗牛充栋的神学书籍当中,许多神学家也都忽略了圣灵,并不把祂当作一个神学的命题来探讨,只在讲到救恩论时,才略加题及。相对的,在论及神与其属性、基督的身位与工作等题目上就多有相当的发挥。当代知名的英国神学家麦贵斯(Alister E. McGrath)以讥讽的口气说,圣灵好象是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她的两个姊姊都参加皇宫的舞会去了,赢得注意,但是这位圣灵却是每一回都被人忽视,在神学论坛上,占不到一个合适的地位。即使如此,麦贵斯也没有在他的《基督徒神学》(Christian Theology - An Introduction)中,以同等的篇幅来介绍圣灵。1这就说出一般信徒与学者对圣灵的认知是贫乏的。而自理性主义兴起之后,不将圣灵视为三一神中,如父、如子一般有人位的一位,只将其视为一种能力或其它论点的异端大有人在,如士来马赫(Schleiermacher)认为那灵只是“基督徒社团之间的共同灵性”(the common Spirit of the Christian society),或莫特曼(Moltmann)宣称那灵是一种“进化的原则”(the principle of evolution),或平诺克(Clark Pinnock)的“出乎意料之外的创造能力”(serendipitous creativity)2

我们回顾过去的二十世纪,因为一些历史的因素,三一神论与基督的身位和工作都受到初期教会的许多注意与探讨,而后来的人论与救恩论等神学论题也陆续成了教会的焦点所在,特别在改教时期,圣经与救恩论更是争执的中心。十七世纪之后,教会论与末世论又陆续登上神学舞台,圣灵论可说是非常冷门。一直到了二十世纪初期,因为灵恩运动展开,对消沉死寂的天主教与基督教各宗派产生了震撼力,支持者与反对者乃对圣灵论加以青睐,这才使圣灵论引起人的注意。可是,这些有关圣灵论的神学大多偏重于讨论灵恩运动,并非圣灵本身。

 二十世纪初,英国剑桥大学神学教授司威特(Henry Barclay Swete)将他所教关于圣灵在初期教会中的讲义整理出版了《初期教会的圣灵》(The Holy Spirit in the Ancient Church)。虽然这本书出版快有一世纪之久,但它还是被学者尊崇,认为是研究圣灵在初期教会中之认知的一个可靠参考。本文乃以司威特的书和教父的写作为主体,并参照其它一些研究初期教父的著作,作一研讨与评论。因篇幅之故,将分数次刊出。

壹、司威特之书的摘要

 司威特在其书的前言述说:

“当人从新约圣经读到圣经之后的著作时,总会体验到一种双重的失落感,那就是在文辞的震撼力与属灵能力两方面都消沉、失落了。虽然这些写作的形式没有甚么改变,那些后使徒们也同样的照着使徒们的模式写信给教会或个人,但是那在彼得、保罗、与约翰书信中的权威,我们在罗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与安提阿的以格那提(Ignatius of Antioch)的书信里再也找不到了;同时,使徒们的创意和受感于那灵也消沉了。使徒时代的伟人被一些身份较低,能力也较差者承继了。第一世纪所拥有的新鲜能力逐渐随着时代而消失。第二世纪的文学水准虽然提高了,第三世纪出了一位著名的俄利根(Origen),第四与第五世纪也可夸耀那时代有亚他那修(Athanasius),大巴西流(Basil),拿先斯的贵格利(Gregory Nazianzen),屈梭多模(亦被人称为金口约翰John Chrysostom),奥古斯丁(Augustine)等人,但是这些作者没有一人有创意,也不再有新的启示。他们都承认使徒们是他们的祖师,他们所能作的,就是来阐释新约圣经,或者将新约的教导以神学的方式来表达而已”。

那么,既然后使徒时代的初期教会一面缺乏了使徒们的权威性,另一面也失去了使徒时代的创造性,为甚么我们还要研究这个时代对圣灵的认知呢?答案是没有一件教理是能断层存在的,今日的基督教不是从新约圣经直接演变出来的,她乃是从原先的启示里,经过两千年的逐渐吸收而发展出来的。3

司威特在这书的前言里,对于他所研究的初期教会对圣灵之认知,作了一个简单的描述:

一、 在第四世纪亚流争议之前,关于圣灵与父神和子神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甚么尖锐的问题。那灵的性质在新约中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介绍,加上在这两百多年当中,除了一些偶发事件之外,这件事没有受到太多的注意与研究。根据早期的信经与赞美词,比如在受浸的仪式中,圣灵是与父和子相题并论的。祂在三一神中的地位,也由特土良(Tertullian)与俄利根辨明了,并且这两位也制订了一些宣告,来陈述这第三位与前两位之间的关系。相对的,在此一时代的异端极力维护神的独一性,因此他们也将圣灵定位于神的独一之下。在尼西亚会议之前,主要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子的人位上,关于圣灵的神格与其身位的问题只好退居角落。同时,基督徒也实际领略到那灵在教会中,并在个别信徒里面工作的重要性,这就使他们开始以一种新的眼光来阐释一连串的问题:对于新约教导的经历、行圣礼时所得的恩典、那灵与基督身体的关系、和内里生命的奥秘。这些探讨激起了不安的涟漪,因为教会不能不回答这些问题,但对这些问题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解答。

二、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如果根据亚流的逻辑推演下去,他会是第一个将圣灵定位为一个受造之物的人。但是因为在第四世纪初,子的身位之争刻不容缓,需要马上定案,就把关于那灵性质的讨论搁置了。尼西亚会议虽然对子的身位有了定案,但是会议之后所扯出来的新问题又拖了三十多年,直到亚流阵营搞出了新的挑战,教会才正式面对那灵身位的问题。在这次的争论中,教会马上澄清神的灵是非受造的。这段期间有一系列重要的著作,有的是在负面辩护的,有的是在正面富建造性的,因此对那灵的神学就有了一个比较全面性且详尽的讨论,这就正式奠立了祂与父和子的共有神性(co-essentiality)。只有一点在当时没有达成协议,就是那灵在神圣三一的内在生命里,与子的关系究竟为何。关于这一点,大公教会中又掀起了一场新的争议(作者按:这就是所谓东西教会的“和子”之争)

贰、后使徒时代

一、罗马的革利免

如果约翰在主后九十五到九十六年写成了启示录的话,之后不到几个月,罗马的革利免为了平息哥林多教会分裂的风波,就写了一封书信给他们,主要是讲在那灵里的合一。在这封书信里,革利免有几次题到圣灵的两方面-祂与父神和子神并列的身位,与神圣性情的浇灌。革利免也指出那灵是圣经的授意默示者(Inspirer of Scripture),也是在教会中指派监督与执事的一位。4所以,大巴西流就在几世纪之后指出,那灵的神格是教会从起初就有的传统。5司威特评论说,虽然革利免读过保罗写给哥林多的书信,但他却缺少了保罗那样对圣灵在正常基督徒生活当中新鲜活泼的感觉。

二、以格那提(主后三五~一○七年)

十几年之后,当叙利亚的监督以格那提在被押解往罗马的路上,写了信给五处在亚西亚的教会和士每拿的监督波力卡(Polycarp)。在这几封信里,以格那提强烈的个性流露无疑。他一面突显他的属灵权威,一面却又令人觉得过于自信,譬如他在给非拉铁非的信徒(Philadelphians)一信中说,“当我在你们当中,我以神的声音大声疾呼,说,「要好好的听从监督、长老与众执事」。…我被囚禁在祂里面的那一位是我的见证人,使我确知这不是从人的血肉说的,乃是那灵借着我的嘴说,「作任何事都不可离开监督」”。6司威特说,以格那提能把被圣灵感动的申言与他个人热情的执着,混和成为他有系统的职事,真是有趣。司威特也指出,以格那提深信虽然圣灵仍然借着申言者在说话(指他自己的说话),但是照着基督的心思,圣灵在教会里也同时设立了监督、长老、与执事的三重职事。7

以格那提也领会到圣灵在忠信的个人信徒身上所作的工。他使用一个生动的隐喻(metaphor)来描绘信徒是“圣殿的石头,事先为父神所豫备作祂的建筑,被基督耶稣的工程所举起,以圣灵作绳索,而你们的信心是吊车,你们的爱是引到神那里去的道路”。8司威特引用莱特福(Lightfoot)的评论说,这个隐喻虽然有点过份,但有其可取之处,它指出了圣灵在个人生活里的工作,一面连于十字架的救赎,另一面也需要人来配合。离开了那灵,十字架所成功的就不能实施运用到信徒身上,该被建造的石头就闲置一旁,使神的整个工程都停止了。乃是要等到绳索(圣灵)连接起来了,个别的信徒借着信与爱被吊起来,摆在教会中合适的地方,神的工作才能顺利的进行。9

以格那提题及圣灵的工作,就是藉申言者说话与在教会中的工作,代表了初世纪教父们对圣灵认识的程度。在他以后的许多作品都在这几项工作中打转,直到有少数几位对圣灵身位的探讨,才有重要的突破。

以格那提对圣灵在教会中神圣三位格有一处题及。那是当他对马革尼西人(Magnesians)所说的话:“你们要坚定持守主与使徒们的规条,好叫你们不论在灵中或在身体上所行的任何事,借着信与爱在子里、在父里、和在那灵里,都得兴盛发旺。”他的这句话让我们窥探到早期教会的光景。他的这句话虽然结合了保罗在提后一章十三至十四节所说的,与使徒约翰在他的第三封书信里所讲的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耶稣基督是神

本文乃就“耶稣基督是神”这个真理,略述自初世纪以来的发展,以及圣经里所给的明确启示;同时也略举历史上及现今所见之异端,指出这些异端如何歪曲真理,好叫信徒有所提防。...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