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圣徒书报 > 当代圣徒书报精选 >

初世纪教会对圣灵的认识 (一) 下

时间:2014-04-22 08:27 来源:未知 作者:王生台 点击:

主耶稣在复活之后,对门徒说,祂会天天与他们同在,直到这世代的终结(太二八20)。祂一面升天,坐在神的右边;另一面,祂又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也就是那灵,作信徒的保惠师。

二、神格惟一论

特土良的一段话,指出第二世纪末出现的一种特殊光景。他说,“在信徒当中居大多数的简单信徒,我没有说他们是无知的,或是没有受过甚么教导的,这些人被经纶论吓到了,因为信心的准则将我们从世界上的许多神,引到那独一无二的真神。可是他们不明白对「一」(Unity)的信心也应该包含对经纶的信心。他们推断三一(Trinity, 按此一字为特土良首创)里的数目和次序隐含对一的分割。然而,三一神的一是不能用一般数学的演练来看的。所以他们高声控诉我们传扬两位神,或三位神,还自认他们是真正独一神的敬拜者…。他们自称,他们维护了神的独一性(monarchy)”。

1. 否认基督的神性

这些神格惟一论者都试图在独一神的先决条件下,解释基督的位格。他们中间又可分成两个派别,其中一个派别是由两个名字都叫狄奥多士(Theodotus)的人所题出的,他们否定基督的神性,说耶稣只不过是一个常人,神奇的由童女所生,在受浸时得到了超然的能力与恩赐。第一个狄奥多士说圣灵乃是在耶稣受浸时,降临在祂身上,使祂有能力的一位(此即为“嗣子论”)。第二个狄奥多士则说圣灵是比基督更有能力的麦基洗德,基督乃是根据麦基洗德的形像被造出的。优西比乌记载说,有人曾批评这一派,说他们骨子里就是理性主义者,他们高举欧几里得(Euclid)和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尊敬这两人的作品更胜圣经。这些人批判圣经,不相信圣经是圣灵所说的话,不惜扭曲圣经,好支持他们的理论。这一派人就是不信者,自以为比圣灵还要聪明。这一派到了主后二六○至二六九年撒摩撒他的保罗(Paul of Smosata, 安提阿的主教)时,更攀到了顶峰。这个保罗说,那没有位格之神的道在耶稣里居住着,并且矢口否认在神格里有子与圣灵的存在。他只将圣灵视为一项神的所有物,或一个功能而已。他还把五旬节圣灵的作工,贬低成信徒魂里所受的一种神圣影响。所以从他们的立场上来看,其主要目的是想在独一神的大纛之下,找出该把基督摆在那个角落比较合适。司威特说,这些人因为对圣灵不感兴趣,虽然并没有否认圣灵,但还是忽略了祂。45这一派别根本就否定了基督的神性,为日后的理性主义开了先河。在所谓的理性主义眼中,圣灵或任何超然的神迹,都是被否定的。

2. 承认基督就是父神自己,两者并没有分别

另外一派的神格惟一论者则承认基督的神性,却视基督就是父神的自己。这么一来,对他们而言,还是只有一位神,没有两位神,这就不违背他们的基本教义,使他们能如鸵鸟一样,将头栽在独一神格的洞穴里。这一派的祖师有三个人:诺威都(Novetus)、帕克西亚(Praxeas)和撒伯流(Sabellius)。诺威都是士每拿的长老,帕克西亚是个神秘人物,有人认为他就是诺威都,或其学生之一,也可能是罗马教宗贾理笃(Pope Callistus),但有人说这个名字只是一个绰号,因这名字的意思是“好管闲事者”。(特土良写了一篇著名的《驳斥帕克西亚》,见《肯定与否定》第二卷第二期)撒伯流则是在罗马成名的神学家,他所讲论的形态论又被称为撒伯流主义。

诺威都说,父神随祂自己高兴,既可见又不可见;既是非生的(ingenerate)又是生的(generate)。祂虽是不能受苦的,但是祂也能受苦,而祂也的确这么作了。当祂这么决定时,祂就受了苦,还死了。所以当祂决定要被生时,要被人看得见时,要受苦时,我们就认祂为子。他还自我狡辩说,“甚么?我犯了甚么错?我赞美独一神基督,祂降生、受苦并死亡”。帕克西亚则加入了圣灵为第三种表现的形态,特土良说帕克西亚“在罗马为魔鬼作了两件事:他赶走了豫言,又引入异端;他使保惠师逃走,又钉死了父神”。

3. 撒伯流的形态论

撒伯流比前两位出现的较晚,他把早期两位的形态论系统化,以应付这理论所遭遇的反对,还发明了一个新字“子-父”来说明他前辈的观念。他教导说,“父、子、和圣灵是解释一位神圣位格三方面的名字,就像人里面有身体、魂、和灵一样,也像太阳有三种能力,就是光、热、和它的本体一样”。他借用保罗“恩赐原有分别,灵却是一位”的说法,教导说:“父维持不变,还是原来的一位,却延伸祂自己为子和灵”。他认为神圣的人位(hypostasis)46就是一,而祂在环境的要求之下,以不同的角色或形态出现。每一个人物都接续前一位,完成祂自己的工作。各有各的使命,当使命完成了,每一个就归回为父。子回到天上之后,就被那灵的使命所承续;那灵的使命就是温暖人心,好赐人属灵的生命。当这使命完成之后,那灵会如同子一样,被收回到天上。神圣的能力在发挥之后,有一个收缩,那时,工作已经成就,子和灵的名字就不再有了。大巴西流评论说,撒伯流的三一论就是同一个事物有不同的角色,子和圣灵在永世里(不论是过去或将来)都没有任何的地位与存在。撒伯流所谓的“人位”不过是神在人类历史中连续不断的显现而已,绝不是父、子、圣灵在神永远生命中同时的存在。47

4. 反驳神格惟一论的希坡律陀与特土良

当时竭力与神格惟一论争辩的有两位,一位就是被更正教认同的,在第二世纪就反对罗马教宗的希坡律陀(Hippolytus),另一位则是特土良。曾经受教于爱任纽的希坡律陀说,“每一位基督徒,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必须承认父神是全能的,也必须承认基督耶稣是神子。神造了万物,除了祂自己和圣灵之外,祂叫每件事情都服祂()。…我们讲到神圣的能力,48就只有一位神,但是讲到「经纶」时,就有三方面的彰显。…我不是说有两位神,只有一位神;然而我要说这位神里有两个位格(persons),而在经纶次序中的第三位就是圣灵。父是一,但仍然有两位,因为还有子;不但如此,还有第三位,就是圣灵。…那下命令的就是父,那顺服的就是子,那叫人明白的就是圣灵。父是在万有之上,子是透过万有,圣灵是在万有之内。我们信仰一位神,就不得不真正相信父、子和圣灵。借着这个三一,父得了荣耀,因为父所愿意的,子都将其完成,而那灵就将其彰显”。司威特说,希坡律陀最大的成就,就是将圣灵包含在经纶里。他也解释了那灵的工作:叫人明白父神的旨意,这旨意是借着那道成肉身的子,和祂所作的工启示出来。49

特土良于《驳斥帕克西亚》一文中说,“但我们,正如我们一向如此,尤其是现在,保惠师更完全的教导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我们相信只有一位神,我们所持守的信仰需要符合那神圣安排的事件,也就是「经纶」,那就是这位独一的神有一位子,祂是神自己的道,是从神而出;借着这位子,万物得以被造,若不是借着祂,没有一样得以被造。我们相信,祂为父所差,进入童女腹中,为她所生。祂是人,又是神;是人子,也是神子,被称为耶稣基督。我们相信祂照着圣经所记,受苦、死了、埋葬。父神叫祂复起,被接升天,坐在父的右边,祂将再来审判活人和死人。祂就根据父的应许,从父那里差来圣灵,就是保惠师,作那些信入父、子、与圣灵之人的圣别者。这是信仰的准则”。特土良接着抨击那些认为信仰一位神的,必须同时相信父、子、和圣灵不但是一,并且三者就是同一位。他说,“祂们都是出于一,同有一个性质,经纶的奥秘就可以被保全,这经纶就将「一」(Unity)分配到「三一」 (Trinity)里,摆出父、子、与灵三位。虽然祂们是三,却不是在状态中的三,乃是在关系上的三;也不是在性质上的三,而是在于存在模式(mode of existence)上的三;不是在能力上的三,乃是在特征(special characteristics)上的三。他们是出于一个素质,一个条件,与一个能力,由于祂是一位神,从这一位神,在这些关系、模式、与特征上,被称为父、子、与圣灵”。50

司威特评论说,特土良看得非常清楚,子和那灵在位格上与父神不同,但是虽然有这些不同,这三个位格又必须是一的。他强调虽然祂们有区别,但是“一”还是维持原状,没有一点破坏。神圣的三是不可能被分的一。子是从父而出,却没有和父分开过,就如同树枝从树根而出,溪水由源头而出,阳光的光线由太阳而出,但这一切都没有与他们的根源断绝分开过。在每一个例子中,所产生出的东西其实是另外一个。所以当有了第二件东西,我们就说有两个;当有了第三件,我们就说有三个。特土良继续说,“那灵是从神和子算起的第三位,就像灌木丛的果子是从根算起的第三位,那从大河分汊出来的溪流是从源头算起的第三个,光线的尖端也是从太阳算起的第三个。但是没有一个从源头有了其性质,又是与其源头断绝的。同样的,三一中的一位从父而出,却保留亲密的关系,不与「独一神」有矛盾,并护 着经纶成立的条件。…基督说保惠师要从祂有所领受,就如同祂自己是从父领受的一样。这样的在子里与父连结,在保惠师里与子连结,就叫此三者相连一起,一个连着另一个。此三者是一件事,但不是一个人位,如同基督所说,「我与父是一」,这不是讲数目上的一,而是指性质上的一。因此圣灵就是父的恩赐,被高升的主浇灌下来,这是神格中的第三个名,也是神圣奥秘的第三关系,是那独一神的传讲者。有人接受了新豫言的话,作经纶的解释者,引导人进入一切的真理。这真理就在父、子、与圣灵里,这就是大公信仰的奥秘所教导的”。51于此我们可以看见特土良受了孟他努的影响,才对圣灵与父和子的关系有如此的看见。

陆、第三世纪的西方教会

一、特土良(活跃于主后一九六~二一二年)

出生于北非迦太基,曾作过律师的特土良,在第二世纪末和第三世纪初,对基督教的神学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成就,而且他所创造的许多神学用语一直沿用至今,难怪他被称誉为教父时期仅次于奥古斯丁的神学家。

在前面讲到孟他努与神格惟一论时,我们已经读过特土良的作品。我们现在来看他另外关于圣灵的写作。当他与外邦人辩驳时,说,“因为我们彼此相称为弟兄,这就叫异教徒愤怒不堪。这样一个带有血缘关系的名称被他们使用时,只是讲一个假装的亲密,但是这个名称对于我们却是多么的有意义。神是我们共同的父,我们也饮于同一位圣别的灵”。当他讲到教会中的补赎礼(犯罪之后悔改的手续)时,他主张,“当一个基督徒犯了罪,被要求公开在教会中认罪时,他不需要退缩而不敢做,因为他已经是众弟兄中的一位,也是众奴仆中的一名,我们同享彼此的盼望和恐惧、喜乐与哀恸,因为我们都是从同一位灵赋予生命与活力的,这灵是由同一位主,也是从同一位父来的”。他劝勉那些将要殉道的信徒,说,“你们的名将要登榜在一场美好的争战名单上,这场争战是由永活之神亲自主持,圣灵作为施训者,基督是你们的主人,祂先以那灵膏了你们,才将你们带到格斗场上”。在此一句话中,特土良两次讲到圣灵,将其比作基督战士的施训者,也比作那豫备他们争战的膏油。若是两者缺一,则显不出保惠师如何完全的供应、装备这些殉道者了。若有信徒的家产被抢,特土良题醒他们要注意天上的事,“为了地上的钱财,而使那从主领受的灵受搅扰,这是触犯神的”。52

司威特评论说,特土良在这几方面题到圣灵,可见圣灵的工作在早期教会中占了很大一部分。司威特认为特土良在讲论那灵的题目上,最大的贡献是在三一神的探讨上,其次,就是他对浸礼一事的论说。许多神学家也同意特土良对浸礼一事的贡献。特土良云,“有人小看了受浸,以为浸礼仪式过于简单,就忽略了浸礼所产生的果效。人们讥笑说,那能借着水就叫人更新?这太愚昧了。但是他们若知道在第一个创造里,水就是圣灵栖息歇脚之处,那就是给人一个豫期,将来神要在浸礼中使用水。而从那起初的事件之后,所有向神祈求过的水都得到了圣别的能力。在祈求时,那灵降在施浸的水中,亲自圣别受浸的人。当他们如此被圣别了,他们也就得到了圣别的能力”。特土良强调,“我们不是在水中接受了圣灵,我们乃是在水中,在天使的手底下被洁净了,就为圣灵豫备好了。那主持浸礼的天使为圣灵如此开了路,就像施浸约翰为主豫备好了道路一样。在受浸之后,那灵的恩赐才来临。当我们从浸池中起来,我们全身就被奉献的膏油所涂抹,然后监督就按手在我们身上,向神呼求,邀请圣灵祝福…。如此,在这个被洁净了,也被奉献上的身体,才有那最圣别的灵从父神那里降下。教会就藉浸礼的水,确认了初信者的信仰,将他穿上了圣灵”。53

 二、本文的批判

我们要指出,当圣灵新鲜活泼的能力消退了,信徒们包括教父在内,就开始在礼仪上作文章,把信徒的事奉与敬拜,从新约灵的新样里拉回到旧约的规条律例里,把一件凭信心实行的单纯受浸,加添圣经中本无的繁文缛节,虽然搞的富丽堂皇,但是已经成了一件作秀,大张声势的仪式,却没有好好的倚靠那叫仪式有功效的圣灵。根据希坡律陀记载第三世纪初的浸礼仪式,54一位初信者起先需要受学友教导两年左右,才有资格受浸。然后需要在受浸前禁食数日,监督事前要按手祷告,驱去邪灵。浸礼前后需要为着驱魔与祝谢为受浸者抹油。还规定长老与执事当如何站着、并问问题来施浸,事后还有监督再次的按手祷告、画十字架、喂信徒奶与蜜,并禁止在一周之内沐浴等等。这一大串繁琐仪式的记载洋洋大观,令人叹为观止。可是在其记载中,完全没有题到信徒需要依靠圣灵,以人重生之灵和以真诚接受浸礼,实为可叹。殊不知,五旬节的三千人受浸,腓利给埃提阿伯太监在旷野的施浸,亚拿尼亚的为保罗施浸,保罗的为腓立比禁卒一家施浸,不但没有这些仪式,当时的情形也不容许他们有任何的仪式。问题症结所在乃是有无圣灵的同在与能力。有了圣灵,这些简单、在灵中的施浸自然就见证了神的大能,叫人得着与基督同死与同活的实际,而叫人活在灵的新样中(罗六3~5)。可是,当教会失去了圣灵的同在,里头的实质虚空了,就不得不靠礼仪来撑住场面。

在旧约中有详细礼拜的条例,而其中的规矩都是属肉体的。但是在基督来到之后,设立了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初世纪教会对圣灵的认识 (一)(上)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耶稣基督是神

本文乃就“耶稣基督是神”这个真理,略述自初世纪以来的发展,以及圣经里所给的明确启示;同时也略举历史上及现今所见之异端,指出这些异端如何歪曲真理,好叫信徒有所提防。...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