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神学思想 > 基要真理 >

敞开的门 第二十四期(下)

时间:2014-01-22 09: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现在我们要来看,以地方为范围的紧要。

(基要真理之十一 宗派

肆 堂会主义的合一

 

现在我们要来看,以地方为范围的紧要。或者我先讲一点历史。在前面我们已经看过,教会在圣经里,顶起头的时候,乃是地方的教会。以后这些教会就联合起来,变作省的教会,地区的教会;再过后它们就联合起来,成功作国际的教会,成功作一个教会,教皇就来了。在教会原始的时代,合乎神旨意的时候是地方的。后来慢慢的退化,退化到在全世界上只有一个教会,就是罗马教会。等到改教的时候,罗马教会就被打碎了。罗马教会被打碎的时候,是不是被打成功作当初的地方教会呢?不是。是打一打,结果国际的变作国立的,国际的变作一个国一个国的。不过这已经是更像当初一点了,是长了一点,进步了一点。这些国立的教会后来又变作独立的教会,在一个国里面有了许多小教会,有几十个、几百个、几千个。这些独立的教会,他们又走近了一步。

 

到了独立的教会的时候,你们要知道,他们设立独立的教会是何等的难。比方说,当初的时候,各地的教会,都是主张只有在圣的地方才能讲道。什么叫作圣的地方?就是献圣过的礼拜堂。卫斯理出来说,什么地方都能讲道。哦!他受了很大的逼迫。那个时候的教会是说,在没有经过献堂礼的地方讲道,那个道就变作污秽了。不只是地方的问题,并且普通的人也不能讲,必须经过按立的人才能讲。所以达秘就说,这样,连保罗、彼得、约翰也不能讲道了,因为他们没有经过按立!当时的教会看讲道是非常郑重的事,他们看地方也是非常郑重的事,更不要说设立教会,那是不得了的事。连路德在改教的时候,也不敢设立教会,还是政治的力量把他逼出来的。可是经过卫斯理起来,这个风气就起首逐渐改变。现在国际的变作国立的,国立的变作独立的。

 

在独立教会的里面有一个道理最兴旺,就是'堂会主义,'一个堂一个会的主义。相信堂会主义的是谁呢?就是公理会的人,还有浸信会的人。什么叫作堂会主义?就是在他们中间,有许多神的儿女读圣经的时候,看见说,圣经里面的教会,都是一个一个教会自己管理自己。耶路撒冷的教会管她自己的事,哥林多的教会管她自己的事,安提阿的教会管她自己的事,以弗所的教会管她自己的事,...所以,他们就认为,教会虽是普世的,不过,教会的管理是以一个堂为单位,所以称为堂会主义。他们就设立了一个堂会主义的教会。以一个堂为一个教会,在它们上面没有主教。这个比其他独立的教会还要进步。现在你们看见,这里面有几个进步:国际的变作国立的,国立的变作独立的,独立中有的变作堂会的。

 

堂会主义的错误

 

堂会主义这个东西,事实上是很近圣经,可是堂会比圣经又过头一点。堂会主义的弟兄们读圣经,没有把'地方'两个字读出来。耶路撒冷是一个城,不是一个堂;安提阿是一个城,不是一个堂;以弗所是一个海口,不是一个堂;歌罗西是一个山城,不是一个堂。他们以为耶路撒冷、安提阿、以弗所、歌罗西是一个堂,就以为是堂会独立。从教会的历史来看,教会起头不久就开始坏,坏到路德为止。后来是恢复,是进步,一直进步到独立的教会。从独立的教会一跑,又跑到另一极端去,以堂为单位。这一种的教会不只有公理会的人,有浸信会的人,后来公开弟兄会的人,也都是以堂会为单位,跑到那一极端去了。

 

现在我愿意和弟兄们谈一点,为什么堂会主义还是错的?是最近乎圣经了,但还是错的。因为主在这里乃是要我们在一个地方教会里彼此相爱,互相接纳,不要分门别类,不要嫉妒分争。但是堂会主义的合一,是以堂会为单位。这有一个困难,就是堂会这个东西是没有法子控制的。这是一个非常为难的问题。在南阳路一四五号可以有一个堂,在南阳路一四三号也可以有一个堂。我如果和弟兄相爱,我们就在南阳路一四五号聚会。我如果和弟兄有意见,我就到南阳路一四三号去开一个堂。如果合一是地方的,你只能到南京去开,不能在上海开。这就不容易,还得相爱。哦!主把我们摆在地方上,以地方为范围,这是何等的智慧,只有在这里面我们才有十字架背,才会有学习。

 

堂会是什么意思?是说,在一个地方可以有若干的堂,每一个堂在它自己里面是合一的,而彼此之间都是独立的。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你们能彀看见这件事么?这是非常要紧的。堂会里面的合一一出来的时候,就变作另一个错误。国际的教会,它的错误是错到那一头去,数地一会,多数的地方只一个教会。堂会主义是错到这一头来,一地数会,一个地方有多数的教会。罗马教是在那一头,数地一个教会。堂会主义是在这一头,一地几个教会。像钟摆一样,摆到这一头来了,变作一个地方可以有五个教会、十个教会。前一个世纪弟兄会兴起来,结果也落到堂会主义去。弟兄会分两派,一派是闭关的,一派是公开的。闭关的是在这一边,还是联合会。公开的跑到那一边去,作堂会。我们在这里有一个会,隔一条马路有另外一个会,那一个我不管。就是在一个地方,能彀有许多教会。

 

'一个地方,一个教会'

 

所以,弟兄们,你们必须在神面前看清楚圣经里面的教会是:'一个地方,一个教会。'或者缩短一点,是'一地一会。'这是圣经里基本的原则。我想,你们如果读教会的问题,这几个字你们没有法子不懂得:'一地一会。'你们看见,任何的错误都是从这里来的。像钟摆一样,这个摆就是一地一会,摆到这一边来是错的,三个地方一会,五个地方一会,或者全世界一会;摆到那一边去也是错的,一地几会。不是在地里面出花样,就是在会里面出花样。圣经里是一地一会。耶路撒冷在使徒的时候有一百万人,是当时人口极多的城,今天中国还有许多地方没有这么多人口。那个时候,三千人得救,(徒二41,)五千人得救,(四4,)好几万人得救,(二一20,)这是不得了的事。没有地方可以聚会,只好从这一家到那一家,挨家的聚会。但是圣经没有说'耶路撒冷的众教会,'不是多数的。恐怕在那里连聚会的地方都不容易寻找,也许那三千、五千连一次都没有在一起聚会过,或者他们是在旷野里聚会,我们不知道;虽然城是那么大,人是那么多,还是一个教会。所以,圣经里面是给我们看见一地一会。罗马教乃是摆到这边来,他们是数地一会的原则。今天世界上另外一班人是一地数会的原则,你一会,我一会,这是堂会主义;在一个会里面彼此相爱就彀,另外的堂里的我不管。公开的弟兄会就是往这一边走,往公理会走。闭关的弟兄会就是往那一边走,往罗马教走。

 

这样,我们在中国就发生一个极大的问题:一面你我在这里所要维持的见证,要抵挡罗马教的工作;一面你我在这里所维持的见证,要抵挡公理宗的工作。今天在中国各地稍微不小心一点,这一种堂会主义就出来。如果你看清楚是一地一会,你就看见什么是罗马主义,什么是堂会主义。比方说,西安,你们在神面前必须看见西安是一个地方,所以是一个教会。西安再坏些还是一个教会,再好些也是一个教会。我和弟兄对,是在西安教会里;我和弟兄不对,也是在西安教会里。

 

现在试试看,堂会主义的结果是如何。如果我相信堂会主义,我和弟兄对,我们在一起擘饼;不对,你去爱你的,我去爱我的,分开擘饼。这样的擘饼是不花钱的,又不必去请牧师,只要摆一张桌子,就能擘。我们另外来一个,大家彼此相爱,从早晨洗脚到晚上,顿顿都是爱筵,我们有很好的交通。但圣经是说一地一会。圣经说,'我们(在一个地方上的弟兄)虽多,仍是一个饼。'但你们是谁?你们虽少,乃是两个饼。你说,我是一个饼,你也是一个饼,这就是堂会主义。堂会主义一出来,教会不得了。罗马教一千一百年之中,只有一个会。堂会主义,也来一千一百年,可以有几百几千个会。因为欢喜相争的人,总得寻找他们相争的对象。假定我欢喜相争,寻到有的弟兄来争;过些时候分裂不争了,我难受,我还得去寻找别的人来争。那可不得了,将来教会不只四分五裂,且要提倡门类主义了。原则如果不对,下面的难处不知道要有多少;一不如意,就你摆一张桌子,他摆一张桌子。

 

主是给我们看见,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教会,一个地方只有一个行政。所以,要受地方的限制。如果有弟兄和我不合一,我洗脚也要把他洗好,我求也要把他求好。这里面有学习:我的脾气要对付,我要寻出来我和弟兄不好的原因在那里,无论如何要作得好。不然的话,没有办法。如果照着堂会主义,那太便当了,一不对,再去设立一个。全上海就不只是有二十四家,恐怕要变作二十四会。一地数会就出来,这是非常严重的。合一是有范围的,所以,罗马教的那个合一是违背圣经的,属灵的合一又没有达到主的目的。圣经里面的合一,乃是一个地方一个教会,这就叫我们不能不合一。

 

比方说,有好些弟兄,教会真实的向他们寻求合一。他们的态度怎样呢?这几天我就听见有某一个地方的人说,我们大家都可以谈谈,交通交通,你有你的会,我也有我的会,他也有他的会。大家都合一,也都站在自己的地位来合一!大家都有自己的长老、执事,不过大家都彼此尊重。我必须严重的对弟兄们说,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教会。我问那个说话的弟兄说,你这一种的思想,包罗万有的把一地数会的弟兄摆在一起,讨好的不过是几个教会。你今天对付已往,用手腕弄好了,对于将来怎么办?我们是要去世的,这些年轻的弟兄,你叫他们将来怎么办?今天我们各地的弟兄,假定都是堂会主义,顺服主的方面不说,先是说今天我们允许这一种的合一,将来怎么办?今天假定这里五个老的堂会弄好了,将来仍难免有难处,第六个堂会又出来,以后第七个、第八个,又有难处、又出来,这怎么办?你们要看见,这是基本的原则。主的命令非常清楚,一面不给我们有联合的教会,免得变作地上的势力,人间的势力。另一面不许可一个教会变作几个教会,不然的话,将来分争的事不知道要有多少。

 

今天我愿意你们看见,堂会主义,乃是弟兄看见圣经的真理,不过看得不彀准。但是,圣经里面没有堂会。耶路撒冷、以弗所、歌罗西、推雅推喇、老底嘉都是地方。教会这么多年历史,主的光是越过越清楚,从国际的教会到国立的教会,到独立的教会,转一转,过头一点到堂会主义。这二三十年来,主带领我们看见地方教会,这彀清楚了,今天教会是走使徒的路了。教会是地方的,千万不要骄傲说,这是我们传出来的;这乃是神的恩典,让神的儿女一千多年在那里摸。感谢神!我们承受他们的产业,我们摸着了。感谢神!他们看见堂会主义,虽然是错误,但的确是进步了。他们看见罗马教'一个教会'的不对,他们是进步,不过是进步过头了。

 

连弟兄会那么好的弟兄起来,为什么会弄到分争?就是因为一班弟兄是走联合会的路,一班弟兄是走堂会的路。内地会也是堂会主义,今天最发达的就是堂会主义。就像古德门所著的那本小册:'紧急的呼吁,'也就是堂会主义。堂会主义是怎样呢?就像我们,在某条街上有一个会,隔壁也有一个会,那是我们所不管的;它今天作得好我们不管,它今天作得不好我们也不管。我们这个会中要完全合一。我们自己的这一个会,是大家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再分。堂会主义所说的彼此相爱,是这一种的相爱,没有地方的限制,也没有地方的学习。所以我一直说,地方的学习实在是一个厉害的东西,因为你是这一个城里的人,你要搬家不容易。主把你摆在一个地方,磨也要把你磨光了。你要凭自己的意思作,不行。这样,才有学习,才有十字架背。不然的话,没有十字架好背,只要几天就都摔掉了。

 

我们必须看见,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里就是反对堂会主义。哥林多是一个城,所以在哥林多只有一个教会:'在哥林多神的教会,'(林前一2,)在希腊文里是单数的。但是哥林多的弟兄怎么作呢?他们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换一句话说,在一个教会里分作四个堂会:属保罗的人和属保罗的人在一起,彼此相爱。属矶法的人和属矶法的人在一起,也容易彼此相爱。属亚波罗的人和属亚波罗的人在一起,属基督的人和属基督的人在一起,大家都相爱。但保罗说,你们都是属肉体的。不是属保罗、属矶法、属亚波罗、属基督;是属肉体。保罗也不给你们属,矶法也不给你们属,亚波罗也不给你们属,基督也不给你们属;你们都是属肉体的。在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教会,你们想在教会里面分派也好,分党也好,都是属肉体。所以,我们今天在圣经里所看见的合一是什么?最少要维持一个地方教会的合一。比这一个再少就不成功。

 

我们如果在主面前能彀把这件事看得准,我们就能彀对公会的弟兄们说很准的话。比方,在平凉、在天水,只能有一个教会,你把圣经给他们看,不管拿那一节关于教会的圣经节,问他们这是不是地方的?已往是哥林多,今天换平凉是很顺的事;已往是以弗所,今天换天水是很顺的事。已往是一个教会,今天不能变作几个教会。今天我知道有许多弟兄还是回到公理会的'堂会主义'里去。前些时候上海的弟兄提倡家的教会,这也很简单,还是堂会主义。所以你们自己要清楚,要维持一地一会。就像钟的摆,摆在这一边不行,摆在那一边也不行。什么叫作家的教会?就是每一个分家的聚会都是教会。这样就变作上海的'众教会。'这样的话,就不只有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也能彀有在哥林多的四个教会。在亚西亚能彀有七个教会,因为是一个省;但哥林多是一个城,不能有四个教会: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所以保罗说哥林多的弟兄是属肉体的。教会只有一个,没有法子有四个。这个问题一解决,其他问题也解决。

 

要怕设立教会过于怕作任何事

 

末了,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要注意它。因为我们看见圣经里面身体的合一,乃是表现在地方上的缘故,我们如果不注意在地方上的合一,就所有的合一都是空话,是圣经所没有的。合一必须表现在地方上,这个如果没有,就是白说。合一不是到天上去合一,到天上去都是合一的。而是说,要和你天天在一起的弟兄合一。不然的话,接下去,堂会主义的错误就出来。你们看见,他们在罗马教里有学习,但是应用错了。每一个在罗马教里的人,他们看见教会是一个,不过他们看错了那个范围,以为今天在地上只有一个教会。我们呢?有一点和他们是相同的,你们也看见教会是一个。但他们是全地一个,我们是一地一个。罗马教以为全地只有一个教会,罗马教的弟兄们就学功课,他们不敢设立教会,这是他们的好处。不管多大的难处,总是在一起,不敢分裂。他们看见教会是一个,如果分裂,这是得罪主的。今天我们在这里学这个功课,我盼望我们有一个结果,也不敢去设立教会,而是要与弟兄们有同样的学习。

 

我今天不知道要怎样对弟兄们说。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应该在主面前学习到一个地步:我知道,我什么事都能作,就是不能另外设立教会。你今天到一个地方去,办学校无所谓,办医院无所谓,办一个神学院也无所谓,开一个公司也无所谓,开一个工厂也无所谓。任何的事都可作,就是不合主的意思,那个罪还不是最大。我不是说可以不听从主的意思,我是说,你那个错还不是最大。但是,你不能出去另外设立一个教会。任意去另外设立教会,这是最大的罪。我们要怕设立教会,过于怕作任何的事。

 

弟兄们!你们看见这个的严重么?再没有比任意设立教会更坏的!请你们记得,什么都办得,就是教会办不得。因为这是基督身体的问题。这件事我们必须在神的面前弄清楚。

 

所以,我们无论到那里去,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到底这个地方有没有教会。不是这个教会强不强的问题,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不是这个教会属灵不属灵的问题,那是第二个问题。如果有宗派在这一头,或者有罗马教在那一头,如果是数地一会,或者是一地数会,你看见,在这里还是没有教会,我们就可以设立教会。因为教会是地方的,不是堂会主义,也不是联合主义。如果在一个地方已经有了地方的教会,我们绝对不能有第二个教会,我们必须害怕另外设立桌子擘饼,因为这是不得了的事。

 

我今天心里顶难受,有许多人读了我们的一点书,也稍微看见了一点教会真理,就说,我们来聚会罢!弟兄们!没有这么简单,我们不能随便起来设立教会。第一件事,我们必须看见在那个地方有没有教会。如果已经有了地方的教会,我就是不乐意,也得和那些弟兄们来往。如果是一个公会、宗派,那我们没有法子,我不能到宗派里去。如果是一个教会,我就是看见她有错,我也不能另外设立一个教会来帮助她;我只能用教训来帮助她看见。我心里难受,就是有许多人好像对于设立教会不惧怕,好像以为这是简单的事,三五个人一谈就设立一个。比较有一点恩赐的弟兄,有一点圣经知识的弟兄,能讲道的,就以为能彀设立教会。假定说,我和弟兄出事情,不是我不能再出去讲道,设立桌子,能;盖一个聚会所,也能;这是容易的事。但是不能作,因为在一个地方,教会是一个。

 

所以,今天弟兄们必须被带到一个地步,不愿意犯分裂基督身体的罪。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我不愿意作一个属情欲、属肉体的人,来作分门别类的事。弟兄们都站在这个地位上的时候,我们的学习就增加,我们的属灵也增加,我们就能彀真的走上教会的道路,弟兄姊妹也就能彀真的合一。不是外表上的大合一,里面不清楚;也不是'属灵'的合一,仍然你是一个宗派,我是一个宗派。

 

'紧急的呼吁'上说到英国开西的一个大会,一年有一个礼拜在基督里的合一。我要问,那五十一个礼拜怎样办?如果是在基督里合一,就应该五十二个礼拜都合一。如果应该分开,就应该五十二个礼拜都分开。但是希奇,一年一个礼拜到开西去是合一的,回来就分开。而有的弟兄能彀把这个拿得来作合一的现象!分开如果是应该的,就应该分开。合一如果是应该的,就应该合一。要合一就是合一,要分开就是分开。如果只有一个礼拜的合一,回去就不合一,那我们愿意每天都住在开西不回去。我们要看见彻底的合一,不是所谓的'属灵'的合一。这个辞是好的,但是他们用的意思不一样。我们所看见的合一,是基督身体的合一表显在地方上。就是这个表显在地方上,叫许多人不能过去,这是一个大试炼。如果神把这个'地方'除掉,那很便当。我们开几个会,大家聚一聚、谈一谈,再回去。

 

我愿意弟兄们能彀看见,教会是地方的。过些日子蒙神怜悯,我们就可以有几百个、几千个地方教会兴起来,我们也可能传到外国去,再传回来。我盼望我们在中国的弟兄,千万不要受堂会主义的影响。堂会主义没有别的,只有一句话,就是分开,把一个地方分开。我盼望弟兄姊妹有一个惧怕设立教会的心,我什么都敢作,就是不敢设立教会。我们要严格的看见:基督的身体是在地方上表显的。当然我们不能勉强别人。如果在一个地方有公会、有宗派,那是另外一件事。但如果在那一个地方已经有了教会,我们就不能再设立。如果是这样,我想,教会在中国的路也许能走得更好。

 

一个关于合一的问题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往事的述说 下一篇:区别的消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神权柄最高的显现-基督

因此,神必须得着一个机关来彰显祂的权柄,这个机关就是教会。...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