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神学思想 > 基要真理 >

神权柄最高的显现-基督的身体

时间:2014-03-04 20:5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今天我们要说到神的权柄最高的显现,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基要真理之十一 宗派)

 

 

讲时: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讲地:鼓岭

 

引 言

 

今天我们要说到神的权柄最高的显现,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神自己就是权柄,神也创立权柄。神创造宇宙时是用权柄,祂也将权柄放在世界中、在政治中、在人事关系里。并且神也设立一个国度,把权柄放在其中。由神自己到宇宙,到国度,到各种人事关系,神要彰显这些权柄。神彰显祂的权柄,就是彰显祂自己。但这些不过是权柄的原则;虽然世界上有许多外面的顺服,但人里面不顺服。在人一切的行为里,背叛占了一半,眼前事奉又占了一半或一小半。神在宇宙中并没有彻底得着祂所要建立的权柄。神的权柄在各方面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彰显;在地上各国中,在各种人事关系中,神都没有得着权柄的彰显。神最多只得着眼前的事奉;许多人表面服权柄,心里不服权柄。所以神的计划一直没有成功。因此,神必须得着一个机关来彰显祂的权柄,这个机关就是教会。

 

基督的身体是神权柄最完全的彰显

 

神要在教会中彰显祂的权柄。许多人没有看见,教会乃是一个厉害、严肃的机关。神必须在教会中绝对通行祂的旨意,毫无拦阻。人没有看见这一件事的严重,人以为教会不过是教会,不过是基督徒的集合,就是弟兄姊妹相聚、相爱的团体,或者是信仰相同之人的集合,或是爱心的集合,希望将来能在一起的集合。但神对教会有另一样的看法。人看教会是组织,是有爱心之人的集合;但神所看的与人所看的不同,神看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神立基督为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弗一2223。)教会不只是上面所说这些目的的集合,神定规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乃是头与身体的关系。

 

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机构,是像身体顺从头那样的顺服。身体顺服头,乃是权柄最彻底的表显。身体和头的联合、和谐乃是最深的。彰显神权柄的,再没有比身体顺服头更深的了。父子的关系、主仆的关系、夫妻的关系都有拆毁的可能,但头与身体永远不能离开。你不能把头和身体的关系拆毁,你拆毁头和身体,他整个人的生命就不能存在了。夫妻、父子、主仆等,毁了一面,另一面还可以存在,但头和身体不能毁了其中一面。其他的关系,譬如奴仆顺服主人、妻子顺服丈夫、儿子顺服父亲,即使是最听话的,都不能像肢体顺从头那样完全。耳朵听从头,眼睛受头支配,乃是最完全的。在肢体与头的关系里有权柄,又有生命的联合,是活的,不是呆板的。世界上最听话的人,也不能像手顺服头那样,只要头有一点意念,手就立即动作。眼睛不必头对它说话,告诉它要看,或命令它、通知它要看,只要头一有意念,眼睛就去看。这是从里面的和谐所产生的合一与顺服。这就是基督的身体。身体生活乃是权柄最终并最完全的彰显。神在宇宙里,在世界里,在人事的关系里,祂的权柄都得不着彻底的彰显;祂必须由基督的身体开始作工,然后到宇宙,到世界,到国度,好成功祂的权柄制度。

 

神在宇宙中设立两个头:一个是前一个宇宙的天使长,这一个头背叛了;另一个头是基督,这一个头成功了神的目的。神设立了六个范围,要彰显祂的权柄,就是头一个宇宙,然后是世界,再后是以色列国,然后是教会─基督的身体,教会之后是国度,国度之后是永世。基督的身体是在中间,过去的范围乃是藉着基督的身体过到将来的国度。撒但背叛了,这世界和以色列国也不能成功神的旨意。但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要成功神的权柄制度。基督的身体之后就是国度,国度之后,整个宇宙被神完全得着。所以在神的工作里,上有三个得不着,下有三个得着,中间转变的地方,就是教会─基督的身体。

 

所以我们在这里不是读经,也不是查经,不是明白圣经的道理,乃是要作明白神心意的人,要看见我们的地位有多重要。我们要看见神所给我们的地位是最高的,神所给我们的荣耀乃是最多的。没有另外一班人有我们这样的福气,所以没有任何人的希望,像我们一样。但是神对教会的要求也比任何人都大。我们如果没有看见权柄,基本上就构不上神的要求,也就没有路走。我在暗中有一个祷告说,'神阿,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能彀看见,什么是教会。'神的教会乃是一班负责显明神权柄的人。神给我们的地位,使我们能彀完成祂的目的。所以我们中间若看不见权柄,我们就没有路走。这件事我们不解决,别人也必不能解决。整个教会在神面前,乃是要负责彰显神的权柄;我们都要负这责任。

 

身体与头完全合一

 

神起初创造天地的时候,祂也创造了天使。天使是灵,与神是分开的。后来神又造了人。人是魂,也是与神分开的。一直到国度的时代为止,人可以听神的话,也可以不听神的话。但神造教会,乃是成功为一个身体,基督自己是我们的头,神放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与在基督里面的生命是相同的。我们与基督能这样和谐一致,因为我们的性质与基督是相同的。身体和头,在联合上是完全的,在顺服上也是完全的。所以头和身体没有磨擦,头运作身体上各个肢体时是顶自然的,各个肢体顺服头也是顶自然的。头有一个意念,身体就有生理的反应。心理的意念变成生理的反应;由心理成为生理,这实在是奇妙的事。有一个意念,就藉着神经传达给肢体,肢体就顺服,这是身体的奥妙。我们甚至不觉得头与身体这两个是两个,因为无法使它们分开。

 

身体的顺服,乃是天然的和谐,甚至许多非意识、超意识的心理,就生出各种动作。在书本中有分意识和非意识,但在生活时你不觉得,也不会刻意去分别意识或非意识。可是有一天,当你的身体一部分痛时,譬如你的手受伤,你要叫它动时,你就发觉需要意识。如果今天我问你,你昨天有没有呼吸?你一回想,就知道昨天你想都没有想你呼吸的事,而你一直是在呼吸;但如果你得到肺炎时,你就要想着呼吸了,你就感觉你的呼吸了。你健康的时候,你想都没有想,但头一直在指挥身体活动。身体和头的那个合一、那个和谐,是超过人的话语所能述说的。所以在身体里,神的权柄有最好的显明。身体顺服头,乃是顺服神的权柄最完全的代表。主对我们顺服的要求,就是像身体顺服头一样。求主带领我们到一个地步,叫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乃是显明神的权柄的,叫每一个肢体不像有病的肢体,不叫任何一个肢体唧咕、不服、背叛、不和谐。神要我们作通行权柄的机构,你和我如果能站在这地位上,底下神的路就来了。盼望我们能彀这样显明神的权柄。我们中间若有任何的磨擦,就是没有显明神的权柄。基督的身体不只是弟兄姊妹交通、相爱的地方,也是彰显神权柄的地方,我们的关系是自然和谐的,不是勉强在一起的。我们乃是彰显神权柄的机构,我们应顶自然的顺服权柄。

 

权柄间接的彰显

 

在身体上的权柄,不只有直接的彰显,也有间接的彰显。譬如说,手帮助脚的难处,照脚的立场来看,是手帮助它,但事实上照整个身体来看,乃是头指挥手来帮助脚。许多人看见肢体间生命的合一,但不知道肢体间也有权柄的合一。教会不只是生命的机构,也是权柄的机构。脚如果拒绝手,就是拒绝头。手不能自己动,乃是头的权柄使它动。所以当手来帮助脚时,脚如果拒绝,它乃是抗拒头。一只脚有需要,不只是一只手来帮助,乃是全身许多的肢体来帮助它。所以我们必须接受肢体的权柄;接受肢体的权柄,就是接受头的权柄。

 

人不能拒绝肢体的权柄,而不拒绝元首的权柄;人不能抗拒代表的权柄,而不抗拒头的权柄,因为代表的权柄是神在身体中所定的。在上海的时候我们说过,每一个肢体在你身上都是权柄。你作一个肢体,只有你这肢体的那个用处。譬如我在基督的身体上是手,我的功用就不过是手所能作的;如果要走路,就必须靠脚。手的功用虽然大,但在走路的事上,非倚靠脚的功用不可。手如果说,我要自己走。那不知有多么困难。脚如果不走,手就没有办法。手如果要知道颜色,用摸的没有用,就是摸一辈子也摸不知道颜色;乃是眼睛一看,就知道颜色。手自己不能看,所以手需要接受眼睛的断案。眼睛的功用,对手就成了权柄。神设立谁作眼睛,凡是要看的事,你都得找他。手对于鼻子、耳朵也是这样。身体上,每个肢体的用处,就成为它的权柄。如果有另一个肢体要来顶替,就会出事。但是今天我们的错,就是个个都像一个身体,是全能的,什么都要自己来作。这实在是不可能的事。你不是基督的身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肢体,所以你必须接受别的肢体的功用。如果每一个人都站在肢体的地位上,便都有功用了。有的人作口能说,有的人作眼睛能看见,有的人作耳朵能听见,有的人作鼻子能闻味,有的人作手能作事。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站在自己的地位上,接受别的肢体,并且配搭起来。我自己没有看见,另有一个人是作眼睛的;他看见了,就算是我看见了。我自己没有听见,有别人作耳朵听见了,他的听见就是我的听见。作口的人所说的,也就是我所说的。这样,我就能快乐。我在这些事上,就是顺服,就是接受。

 

肢体的功用就是肢体的权柄

 

在身体里,生命和权柄是合一的,这是最和谐的联合。身体的合一在,身体的权柄就在。别的肢体所拥有的功用,就是权柄。许多事我不是去作,乃是去顺服。我若是手,我生来就不是为着看,乃是要接受眼睛的功用;我若是脚,我生来就不是为着听,乃是要接受耳朵的功用。今天的难处,就是有人明明是手,却想要顶替眼睛的功用;有人明明是脚,却想要顶替耳朵的功用。比方说,前年有五个弟兄在我的客堂一起研究某段经文。这个是作耳朵的,也要说几句话;另一个是作鼻子的,也要说句话。在我看来,这好像是一只手的五根指头在那里开会,研究一付眼镜是什么颜色;最后出来的结果,就是五种断案,是完全错了。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必须藉着神所设立的眼睛来看。我不是眼睛,就不能要求样样都要我来看。许多人所谓的'看见,'其实乃是用手摸的。神的儿女天天在那里都是用手摸,怪不得二千年来产生许多异端;这是因为他们把手摸到的,当作是用眼睛看到的。在圣经里有某段经文,常常三、五人研究二十年还不能断定,但有另一位弟兄来,很快就能下断案了。你是跑腿的,若要作手的事,你就是不对。你如果肯接受别的肢体,你一个肢体就能得着整个身体的丰富。眼睛看白或黑是顶清楚的,手只要愿意顺服,就得着眼睛所看见的。一个人如果顺服在各个肢体的权柄之下,就能得着所有肢体的丰富。神儿女所有的贫穷,都是由不服权柄而来。但今天的基督徒,还是样样都要自己看。你不能一切都要自己来。基督的肢体在教会里,如果个个都有基督整个的丰富,则以弗所书所说基督身体的丰富,彰显出来就不难。眼睛一明亮,全身就光明。眼睛看风景,耳朵不必看,只要接受眼睛所看的,就也一同欣赏到了。耳朵听音乐,手不必听,眼也不必听,但都一同享受到了。

 

一个肢体不能说,我只顺服元首,不顺服别的肢体。人如何不敢背叛、抗拒头,也不可抗拒肢体。谁都不敢不听主的权柄,但神所配搭之肢体的权柄,更应听从。如果有一个肢体说,自己一切都要看,这里就有背叛;如果一个肢体不接受别的肢体的帮助,乃是悖逆,因为不服主的配搭。我们的身体不像电话总机,每一支分机都直接联于总机。主的权柄在身体上,有两种的显明:一种是主直接使用一个肢体;另一种是主使用一个肢体来供应别的肢体。这两样都是权柄。当眼睛看时,是直接受头的指挥支配。眼睛看见了,就是全身的看见;全身所有的肢体,就都当顺服眼睛的看见。从眼睛来说,是供应;从其他肢体来说,是接受元首的权柄。眼睛看见的,就是身体看见的,这乃是间接的权柄,也就是代表的权柄。但请你记得,代表的权柄也就是元首的权柄。一个人直接背叛头是背叛,一个人拒绝肢体的供应,拒绝代表的权柄,也同样是背叛。当我们服在眼睛看见的权柄底下时,我们和元首就毫无间隔。我顺服别的肢体,同时就与头没有阻碍,就与头合一。所以肢体的供应,就是他的权柄,其他的肢体都要顺服,都要接受。

 

职事就是权柄

 

林前十二章说到功用、恩赐和各样的职事。谁有那个恩赐,谁就有那个职事;谁有那个职事,谁就有权柄。譬如眼睛能看,看是它的恩赐;它有看的恩赐,就有看的职事,也就有这职事的权柄。你所受的委任,就是你的权柄。一个人受差派作一件事,在他是接受一个职事,但对于外面的人来说,他就是权柄。比方一个人管一栋房子,管房子的接受这工作,就成为他的职事,但对外面的人来说,这职事就是权柄,人在这房子里就要听他的。所以谁受差派,谁就是权柄。谁有职事,谁就是权柄;别的人非顺服不可。神所差派的职分,就是权柄,别人不该不接受他的权柄。今天许多人只看见自己与元首的关系,没有看见自己与肢体之间接受的关系。你是细胞,与元首发生直接的关系;但你忘了,旁边左右都是细胞,你与他们是彼此有关系的。人都愿意直接接取神的权柄;但神有更多间接的权柄,要我们顺服。在身体里,权柄是多方的,如果弟兄姊妹一看见谁有职事,就顺服,在这里就有合一,就有配搭。

 

顺服的生命

 

神要世人顺服,要宇宙中的活物顺服,或要以色列人顺服,是顶难的事,因为他们和神没有生命的关系。但我们顺服是容易的,因为我们与神有生命的关系;顺服是神的性情,是神给我们的性情。所以对我们来说,不顺服反而是难事,因为我们在生命里是合一的。就如手、脚的和谐是自然的,因为它们在生命上是一样的;你要手、脚相争,乃是难的事。我们接受别的弟兄的职事,乃是容易的事。身体生病时才有相争的事,身体康健时乃是合一的。身体相争分离,乃是在发疯时才会发生。我们顺服,里头才觉得是对的、顺的,因为我们在主里已成功为一个身体。为什么不让基督的身体有喜乐的生活?为什么神的儿女要彼此相咬相吞?为什么神的儿女要彼此批评、彼此拆毁?这些乃是逆性的事。一个基督徒如果肯听话,肯与神的儿女彼此顺服,这是喜乐的事,是一件安息的事。

 

承认自己有限,接受身体的供应

 

一个肢体如果顺服,许多事就不是自己背,乃是全身体一同背,并且全身体也因此喜乐。你如果有这样的经历,就知道这是你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但如果你将所有的担子都背在自己身上,这是顶累的事。也许你还没有背累,所以还在背;但有许多人是背了许多年,应该要累了。许多人是自己作一切的工。但一个肢体要背全身体的工作,这是辛苦的事。你自己作了许多年,愁烦很多。其实有许多担子别人能背,有许多工作别人能作;你如果把许多担子、工作分给别的肢体来担、来作,这是何等舒服的事。你能感谢神说,这一个某弟兄能说,那一个某弟兄能看。如果一个人能接受自己的限制,便能有安息。一个人是作眼睛的,若是勉强要去作腿,恐怕要患失眠症。你是作眼的,只要专一作眼就好了,让脚去作跑腿的。所以顺服身体的权柄,顺服身体上各个肢体,乃是一个大释放;反过来,一个人如果去作自己不能作的事,乃是最大的重担。我们若都学习接受自己的限制,主就要将最大的安息、喜乐摆在我们里面。否则,要站别的地位,要作自己不能的事,这不仅是僭越别人,自己也吃力。

 

在身体里起头学习顺服

 

我们要看见,在世界上、在宇宙里,顺服权柄是难的,但在身体里,顺服权柄是自然的,不顺服才是难的。在林前十二章,保罗给我们看见身体的职事,有人在争职事,这是愚昧的事,如果我们是身体,就一切是合一的。自从创造宇宙,到今天教会时代,教会是第四个范围,神要显明祂的权柄。只有在教会里,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权柄与顺服的关系最完全。在世界上,你叫儿女顺服家长,叫妻子顺服丈夫,叫仆人顺服主人,是很难的事。你很难得看见在海关纳税的人是很喜乐的。但主乃是叫你在教会里,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起头学习顺服,而不是先在家庭里、世界上学习。如果不在教会里学习顺服,无论在家庭里或在国家里,就不能顺服,因为没有顺服的根基。在基督的身体里有许多肢体,所以我们有许多机会学习顺服。如果我们在身体里能学得好,在外面一切的关系中就能作得好。我看见许多弟兄姊妹因为在教会里学了顺服,回家才顺服父母。我们从主和教会学顺服,然后对别人的关系就能彀正确。教会是顺服基督的试验;一个人在教会里不学,个人主义不倒,他到了任何地方都不对。教会是试炼的地方,也是成全的地方。在这里学不好,外面的一切都不成功;在教会中若学得好,国度解决了,世界解决了,宇宙也解决了。

 

权柄与顺服在身体里完全合一

 

神的工作就在教会里。今天就看你我如何,神正在恢复权柄的制度。神的权柄必须在教会里得着恢复,祂不愿教会里有一点背叛。在身体的生活里,藉着权柄加上彼此相爱,并且有配搭,这就是今天的路。这件事解决了,其他各样的事都解决了。在已往,权柄与顺服都是客观的,是身外的。权柄是客观的,顺服也是客观的;权柄是身外的,顺服也是身外的。我们是以外面的去顺服外面的。今天权柄与顺服要成为生物学上的现象,要成为里面的东西,是主观的。在基督的身体里,就是在教会里,权柄与顺服能在一个身体里遇见。所以权柄与顺服成为主观的,是活的,是合一的。权柄与顺服变成一个活的实体(living entity),是活的合一。这是神最高之神圣的权柄,世上没有一种合一像头与身体那样的合一。头与身体是完全合一,绝不能分开的。以前权柄是权柄,顺服是顺服;今天在基督的身体里,权柄与顺服分不开、离不开了。

 

身体是显明神权柄的地方,也是顺服的地方。这里就是遇见神权柄的地方,这里就是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这里就是神权柄最高的表显,权柄与顺服在一个身体里,乃是带到极点了。所以基督的身体乃是最高峰!一个人在教会里如果不学顺服,他到任何地方都不能学。你在这里不走路,你就永远没有路走。神在这里没有路,在别的地方也没有路。让我们在这里得着造就,否则我们的路走不通。在地上要碰着权柄的地方,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这件事一学通,其余的都通。你要学习碰神的权柄,而不是碰人的权柄。元首在教会里,肢体也都在教会里,在这里如果再碰不着权柄,就没有办法了。求神怜悯我们。

本文选自倪柝声文集《鼓岭训练记录》(卷一)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肢体的服事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神权柄最高的显现-基督

因此,神必须得着一个机关来彰显祂的权柄,这个机关就是教会。...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