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本站 - www.wnee.net - 敬请收藏!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研究 > 教会史学 >

近代潮汕教牧的兴起

时间:2014-05-13 09:38 来源:未知 作者:李金强 点击:

基督教入华,自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间,其发展方向,渐由欧美传教士入华建立传教事业,转为在华基督教本土化的重大变化。

 

近代潮汕教牧的兴起——林之纯牧师(1886-1980)的生平及其著述

(李金强: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

 

  基督教入华,自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间,其发展方向,渐由欧美传教士入华建立传教事业,转为在华基督教本土化的重大变化。就此而言,此乃随着清季民国的内忧外患,导致民族主义日渐滋长,从而促成基督教自立及本土化的成长。  其具体表征,则为华人教牧、信徒群体的兴起,中华神学的出现,而教会则以自养、自治、自传为其发展目标,而中华基督教亦由此而生。就华人教牧及中华神学的诞生而言,早已为教内外学者关注,  本文即就此论述潮汕教会名牧林之纯之生平及其著述,藉此为近代中国基督教本土化提供一项个案。全文分别就潮汕长老会的自立,林牧之生平及其著述三方面作出说明。

(一)潮汕长老会的建立与自立

  潮汕地区的开教,始于近代中国教会史上的预备时期(1807-1860),由原籍德国,隶属荷兰传道会(Netherlands Missionary Society)的传教士郭士立(Karl Gützlaff, 1803-1851)首开其先。郭氏于1828东来传教,先于南洋一带游行宣教;继而乘船游历中国沿海、韩国、日本、琉球等地,于18311833年间,两度踏足潮汕外海之南澳岛,从此视潮汕为其开教之工场,并呼吁西方教会来华宣教。鸦片战争后出任英占香港的抚华道(Chinese Secretary),至1844年于公余创设福汉会(The Chinese Union),起用华人为布道员,进入内地宣教,其中尤重「福潮弟兄」,相继被郭氏差派进入潮汕宣教。

  1847年欧陆信义宗差会──巴色会(Basel Mission)即在郭氏呼召下,终于差派韩山明(Theodore Hamberg, 1819-1854)及黎力基(Rudolph Lechler, 1824-1908)二人东来传教。其中黎力基在郭氏建议下,学习潮语。并于翌年,亲至潮汕传教,前后四年(1848-1852),于潮汕巡回传教。至海澄县盐灶乡,以福音吸纳13名信徒,其中以林旗(1820-1891)最为著称,信守圣道,为潮汕播下的福音种子,由是被视为「入潮传教开山祖」。  随之而至者为英国长老会的宾为邻(William Chalmer Burns, 1815-1868)及日后内地会的创立者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两人亦受郭氏影响,于1856年联袂由上海至潮汕宣教。稍后戴德生重返上海,而由宾牧独力在潮宣教,得盐灶乡之林旗、美北浸会华人助手陈孙、李员之助,藉医疗传教,为英国长老会在潮汕差传铺路。  及至二次鸦片战争(1858-1860),清廷战败后,遂开汕头为通商口岸,且准允内地传教,至此基督教在华宣教,遂见新契机。该会继任者施饶理(George Smith, 1833-1891)、吴威凛(William Gauld)、金护尔(H.L. Mackenize, 1833-1889)、汲约翰(J. Campbell Gilson, 1849-1919)等相继前来潮汕,努力宣教。始建会堂于汕头庵埠路头,并获首位信徒陈树铨受洗入教。遂于汕头建立传教站,继而进入内陆传教,信教者日增,该会遂以汕头为其教区中心,逐渐拓展教务至潮、惠。先后于潮州府城、黄冈、揭阳、棉湖、潮阳、河婆、五云洞、河田、五经富等地建立教会,确立英国长老会在潮汕的传教事业。

  英国长老会在潮汕之发展,至1881年由中外教牧召开会议,成立潮惠长老大会,会堂计共23处,受洗教友七百余人,幼童受洗百余人,始行自立。至1900年改为潮惠长老总会,下设汕头及五经富两大会,分掌潮、客两语之会众,此即刘泽荣所说:「一九○○年始分为两大会,曰汕头大会,以统理沿海操潮音之堂会;曰五经富大会,以统理内地操客音之会堂,而另立潮惠总会以统摄之。」会堂增至129所,洁名成人共5,700人,幼童受洗3,910人,前后19年间,增加12倍。故谓:「主恩丕降,诚有出乎人之所求所思者。」  1927年,随着在华英、美、加长老会之“合一运动",成立总会,继又与公理会、伦敦传道会联合,成立中华基督教会,并将潮惠地区划属中华基督教会岭东大会,下设汕头中会及五经富中会。  而该会于潮汕之传教事业遂得以成长,此乃传道、济贫之外,并透过教育、医疗、出版之间接传教,吸纳信徒,有以致之。

  就教育传道而言,1871年成立圣道书院(Swatow Theological College),培训传道人,至1888年由于贝理夫人(Mrs. Barbour)奉献建校,改称贝理书院(神学院)(Barbour College),成为岭东教牧传道之摇篮。又开办淑德女校(1873)、聿怀中学(1877)、华英中学;后者以英文教学,为汕头名校。此外,江克礼牧师(Rev. A. Guthrie Gamble)于汕头锡安堂高级小学,开办童子军部(1915),以体操、兵操、野外技能训练学生,作为课外活动教育,尤具意义。至于五经富则设有观丰神学院(1879)、道济中学(1884)、五育女子高级小学(1885),亦设童子军部(1917)。就医疗传道而言,1863年医疗传教士吴威凛于汕头开设医院,为日后著称当地福音医院之始,该院于民国时期由医师莱爱力(Alexander Lyall)及怀敦干(George Duncan Whyte, 1879-1923)二人主其事。至于出版方面,1880年,于汕头开设鸿雪轩印书馆(Mission Printing Press),出版圣经、宣教册子及教会月报,藉文字传道。

  该会遂透过上述传教事业,向潮、惠城乡地区传教;提供济贫、医疗、教育,藉此吸纳信徒,  由沿海潮属地区转入内地客属地区,城乡基层信徒日增,  教堂日多,并逐渐走上自立之地步。

  就潮汕长老会的自立而言,始于1881年潮惠长老大会。于成会之时,首倡教会自立,订定「自养、自管(治)、自播(传)」的原则。其间自立之关键在于「各事归本地任职之人」。至1900年成立潮惠长老总会,下设汕头及五经富二会,然该会传教士仍在会议中居主导地位。直至20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始见、中英教牧轮流掌政,而该会的人事及财权逐渐移交华人教牧手中。本土华人教牧,才见进入该会之权力核心,此即潮汕长老会华人教牧之兴起。  就此而论,该会于1882年按立首位华牧陈树铨(原名开霖),  相继按立林芳、  彭文山(字启峰)。  陈牧被誉为该会在潮汕的「台柱」,而林牧为「重要角色」,彭牧则被推为「最有力的台柱」。此外,尚有饶平浮山刘泽荣(1866-1943),亦为其时著名教牧。  有堂有牧,是为潮汕长老会自立的起步。1912年以降,该会推行透过「自养」达成自立之目标,并于192937年间,传教士逐渐将其管治权移交华人教牧手上。如徐腾辉出任贝理神学院院长、林之纯任汕头区会干事、郑少怀任五经富区会干事。1934年该会信徒多达1万人以上。1948年岭东大会所属堂会112个,其中完全自养的达22个,部份自养的堂会为90个。  英国长老会为来华各国差会中,首倡华人教会自立者,早于1862年已在闽南会堂中推行自养华牧作为闽南长老会自立的起步,  继而积极推动潮汕地区之自立,为来华宣教中最重自立的差会,可见潮汕长老会的自立,其来有自。而林之纯即为二十世纪潮汕长老会自立过程中的著名华牧,故以其为研究对象,以下首论其生平。

(二)林之纯牧师的生平

  林牧原籍澄海县盐灶乡,其父林文和为佰特利堂长老。12岁随父移居汕头市,林牧先后于汕头锡安堂小学、聿怀中学就读。18岁受圣灵感动,加入教会,勤诵圣经。21岁娶揭阳许慕德为妻,继而决志奉献,入读贝理神学院,于揭阳世光堂任小学教员,并实习传道。毕业后,派任汕头锡安堂小学教员,并于汕头锡安堂及崎碌区之佰特利堂任传道,在职期间,修毕岭东大会进名课程。又加入江克礼(A. Guthrie Gamble)创办之童子军部,创设童子军,参与救伤、救灾之社会服务,林牧备受嘉许。1927年,被聘任为汕头区会执行干事,并被按立为区会牧师,负责区会行政及各堂会事务,经常巡视及协助岭东区88所堂会,主持圣礼事工。并将88所堂会,划分为18组,成立18个堂联会,促进堂会联合事工。1937年抗战前夕,潮汕教会为纪念宾为邻入潮宣教80周年,由林牧建议于汕头兴建三牧楼,作为区会新办事处,藉以纪念该会传教士宾为邻、汲约翰(John Campbell Gibson, 1849-1919)及华牧侯乙初。及至抗战,巡回潮汕各地教会,主持各教会事工,兼顾战时各地救济,访慰教友,并于战后主持复员,处理教产,为潮汕一地之名牧。1951年退休,南寓香港,协助本港各潮语教会的发展。

  事实上,林牧与本港潮语教会,关系至深。原来香港之潮语教会,早于1843年由曼谷东来之美北浸信会传教士粦为仁(William Dean)于港岛成立香港潮语教会,并于九龙、长洲岛及坪洲岛,开设三个支站,继有约翰生夫妇(John W. John and Lumina Wakker)接手管理。及至二次鸦片战争后,由于汕头开埠,约翰生遂终止香港的潮语事工,“进军"潮汕,终于建立美北浸信会在潮汕的传教事业。  然至1909年潮汕长老会医疗传教士怀敦干(George Duncan Whyte, 1879-1923)回英述职完婚,途经香港之时,鼓励旅港从事抽纱贸易的潮籍会友,成立潮人教会,又因厦门同会信徒加入,遂改称为“香港汕厦堂会"。后因1914年,欧战爆发,香港百业萧条,会友相继返回潮汕,终止聚会。欧战结束后,昔日会友又卷土重来,在港继续营业,时林牧于1923年因公访港,发现潮汕信徒“如羊无牧"。遂呼吁在港潮汕抽纱业信徒重组教会,是为旅港潮人中华基督教会之创立,此即日后香港基督教潮人生命堂之源起,林牧由是出任该会摄理牧师。直至50年代,离汕南下香江,更致力于扶掖本港弱小教会,支持其发展,包括宗圣堂、蓝地福音堂、岭东堂等。从而成为香港潮语教会的元老牧师。林牧于91岁时,香港之基督教福音联合会宗圣堂为其贺寿,助其出版讲道集,成为其生平之唯一出版著述。由此可见林牧为二十世纪潮汕教会,备受尊重的华牧,此为研究潮汕教会史者,不容忽略。

(三)林之纯牧师之著作

  就林牧之著述而言,主要共分两方面。此即前此牧会讲道,结集而成之讲道集,以及相关潮汕及香港潮人生命堂的史述。后者乃因其参与教会事工,遂得以“历史见证人"角色,起而撰史,为近代潮汕基督会史,留下重要的记录及教会见证。首述其讲道集。

  林牧之讲道集,计收讲章70篇,皆以经释训,讲章言简意赅,颇多发人深省之处。然由于林牧大半生服务于潮汕长老会,故讲章文本,除显示出对基督教教义的娴熟,及借圣经教导、勉励信众外;更于讲道集中,得见林牧自我生平之回顾,及其对潮汕教会发展特质之体认,分述如下:

  其一,生平回顾。林牧生平著述不多,亦未尝撰写回忆录,然讲道集却具有小段生平回顾。他说:「在幼年和童年多病之我,竟得生命留存至今……竟得教会不弃,给我主持高小学校十八载;任岭东大会和汕头区会干事卅二载;退休来港,又蒙同道同工教会,以物质精神支持,较可贵的有时间传福音,虽云益人,实际益己……。」  乃其回顾一生感谢神恩的难得自我表白。

  其二,潮汕长老教会之发展特质,从其讲章文本中提供下列各点。

       1)英国长老会来华传教策略──乃「开礼拜堂、传福音、救人灵魂;……开学校、开通民智;……开医院、行西医、补中医不足、健康人身体;……创福利、改良风俗。」  在开礼拜堂前「派员到各处卖书布道开荒,稍在人有倾向时则开堂,日夕宣传及主日崇拜。」  开学校包括主日办主日学,晚堂查经;并且开办小学、中学、神学的教会学校,并教科学,开通人智,从而感动学生信主。  就办医院而言,以汕头福音医院最为著称。该院之医疗传教士,更日夜为汕头病人服务,彰显基督之爱。又「除施医施药外,亦施米」,且每日早晚均有聚会,亦有专人上下午于病床布道或读经。  病人因感动而信,信徒增加,促成潮汕一地教堂的相继开设。  就创福利而言,救苦救难,改良风俗,甚而为服事人民、服事地方而自我牺牲。  其中女传教士挪姑娘(Sophia A. Norwood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周精选推荐

更多>>

倪柝声的“同工”人才培

“鼓岭训练”是中国地方教会发展历程中一个重要事件,由倪柝声召集中国各地地方教会的同工、长老,于1948年夏至1949年夏在中国福建福州郊外的鼓岭举办的两期同工、长老成全训练。... >>全文

文章推荐

更多>>

热点内容

更多>>